Djar.Jones【约瑟夫我老婆】

阿离大宝贝,公孙和小齐是二宝贝。
主吃钤离副蹇齐,执杰执峰桓易。
基三pvp二少,藏策秀都是心肝宝贝。
执杰之手,钤守不离。

情之一字/短篇

他与他一同长大。

他喜着妃衣,往往孑身拥箫而离,隽秀无双的容颜回首一笑,便永驻了时光;他则白衣胜雪,傲气居心,张弓雕栏时际最是意气风发,恒为一幅图画。

他名唤慕容离,慕容氏公子,另一人名为齐之侃,齐家现任掌事。

人道他们才貌双绝双绝,身家相对,为天作佳偶,而身处局中,他们对彼此情谊,又岂是旁人闲语可道尽的?两心一处,他们只是心照不宣罢了。

年逐月走,二人已是成年,齐之侃心中记得慕容离曾应下他的承诺。上千个日夜,每每情丝牵动,忆起承诺,他便能止动为静。如今时机成熟,他是鼓足了勇气邀出慕容离于城郊一聚。

“阿离可还记得小时候的承诺?若是记不得,那我再重申一遍,我…我想娶你,照顾你一生一世。”

凭生豪情为性,却也在此事上躞碟不前,早早到了城郊,一人演练起备好的话语,然而即便他口才爽利,关系到了心城中人,也难免磕磕绊绊,娶之一字,数次说的不尽人意。

眼见约定时间将至,他整了整衣衫,正了高冠,除慕容离外鲜有表情的面上,纳了一份焦躁和紧迫。眺向几尺外赴约而来的倩影,双眸熠熠同融了星火,热烈而明亮。

“你找我?”

“慕容我…我想……”

先前几次算是将勇气一鼓作气用尽了,到如今正事上,一丁点都未尽到用处,齐之侃也恼自己在慕容离面前失了往日冷静模样,兀自长吸一口气,鼓足劲儿半喊出声。

“慕容,我要娶你。”

一句话用尽了齐家掌事的所有勇气,齐之侃笃定慕容离不会拒绝他,然而他心中就有一股害怕感,一直萦绕于心,消散不去。

喊出声后,齐之侃没再与慕容离的视线对接,垂下的目光聚焦在慕容离腰间悬挂的一块暖玉上,那是他刚接触齐家,偷摸攒了很久薪俸,买于慕容离的一块玉,是送于慕容满十五的贺礼,成色不高,他很久都未见过它了,因为慕容离家室不错,不佩戴这瑕疵过大的玉也无可厚非,如今瞧见慕容离佩以此玉,当真是个意外。想至此,他唇角上扬,笑意怎么也掩不住。

“…很久了。”

慕容离意料之外的言语,一时让齐之侃懵了片刻。没反问,慕容离话语缓缓悠悠道出。

“我等了很久了,木头脑袋。”

他突得笑了,笑得同酒肆中那一坛陈年老酒,诱惑着他,还迫以齐之侃面上挂起一层微红,醉在其中。

“你……”

齐之侃张口,饱和的唇肉上,被贴上一个温温热热的东西,细看是慕容离的手指,细长的食指作出禁声手势,过于近的距离让他一说话就能碰到慕容离的手指,由此他便不再动唇。双目灼灼注视着面前人。

“这个,还记得吗?”

在慕容离取下他送的玉,抬举到半空中与视线齐平时,齐之侃便懂了慕容离接下来会说什么。心中隐隐有暖流流淌。

“你送我的,我一直保留着。小时候答应你的,我也未曾忘记,我啊,就是在等,等你这个榆木脑袋哪天能开窍了。”

“现在看来,应该不是榆木脑袋,是木头嘛,我还想着,若是你再不来向我说明,我就让父亲上齐家提亲去,到时啊,把你这个齐家掌事娶回来,顺带把齐家作嫁妆并入我慕容氏。”

一番倒出苦水,倒是点明了齐之侃,既然心意相通,他亦无所顾忌了。

垂于身侧的手,动了动,动作陌生,带着他腼腆时特有的僵硬握上慕容离瘦削的手腕。

“我会对你好的。”

“我信,你从不是食言之人。”

四目相视,二者皆会心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情芽远在过去,就被种下,如今算是得出了果,只愿两心不离,共承难,同享乐,携手一世长安。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