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ar.Jones【约瑟夫我老婆】

阿离大宝贝,公孙和小齐是二宝贝。
主吃钤离副蹇齐,执杰执峰桓易。
基三pvp二少,藏策秀都是心肝宝贝。
执杰之手,钤守不离。

中元/钤离(下)

带有戬杰预警!!





待朱戬与查杰从天璇行宫出来后,天色已经不早了,穿过仍然熙攘的人群,二人徒步去了这一方地儿寻了摊子,填了肚子回到住处时,已入了夜。

晚间的古街巷,比白日多了丝凉爽,虽是夏日三伏天,但时不时吹拂过的晚风,直教人想眯起眼贪恋这片刻的清凉。

然而,今日所见都太匪夷所思,一股不具名的寒意如影随形的一直缠着他,扰的查杰心里乱哄哄的,更甚的是每有凉风拂过,查杰总是被激的身上稀疏的汗毛,也根根倒竖起来,说不出是因为惧那不知名的鬼玩意儿多还是因这三伏天。脑子被天闷成一锅浆糊,汗液逐渐浸湿了衬衫。

目光所及之处,是昏黄的路灯,两侧外则是模糊不清的黑暗,查杰总有种直觉,有人在那里看着他,频频回头之后,静谧的街巷上仍然是他和朱戬二人,联想到所看过恐怖片情节,查杰不由握紧朱戬与他十指相扣的手,步伐也加快了。 

“崽子你没事吧?”

身旁人突然发声,简直就是在查杰绷紧的冷静上一挑,吓得查杰一个激灵,心脏都慢了一拍。定神后一个眼刀剜过去,继而垂下头,眼观鼻鼻观心地闷声道:“…没啥。”

朱戬没继续追问什么,握着查杰的手又贴紧了些,随查杰的脚步加快而加快,没多少时间,十指相扣的俩手心里,都是一片被暖的湿湿黏黏。


暑天炎热,即使入夜后的晚间,温度仍是热烘烘的跟蒸桑拿似的,以至于查杰一时习惯了外面温度,突然回到住所里,被室内供应的冷气一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旋即一个喷嚏打了出来。

很显然,查杰感冒了。

身为感冒的当事人,查杰并不打算在意,感冒就感冒呗,能咋地?但对于把他当宝贝供着的朱戬来说,让朱戬心疼的不行。放了热水后,就推着查杰进浴室,把他剥光了丢进浴缸里去泡热水澡,自个倒在关紧实浴室的磨砂玻璃门后,接了水,把热水烧上,紧接着就去卧室里翻感冒药。

动作熟练的,如同演练了多次般。这也可以说是朱戬和查杰在一起后点亮的照顾人的技能吧。对于查杰,朱戬总希望能给他最好的。

热开水和药已备齐,朱戬洗了把脸后,一屁股就陷进查杰的软床上,开了壁挂电视,等着他的小祖宗在洗完澡后出来吃药。

“今天究竟发生什么事呢?”

一时,分给电视的注意力也逐渐被查杰的事情给占据。




“哐——”玻璃碎裂的脆响。

本来看电视看得眼皮打架的朱戬,一下惊醒。几步冲向隔间的洗澡间,拉开玻璃门后,里面的的场景让朱戬在原地呆滞了几秒。

小小的隔间里中,尽是些白色雾气,隐隐约约的看不真切,只有藏在雾气后,蜿蜒而下的红,扎眼的红。包裹严密防水的白炽灯闪了几下,恢复正常,因玻璃门的大敞,内部的水汽扩散开来,室内也逐渐明晰,显出零落在地的碎玻璃,和面前丝毫未着半缕的人——查杰。

白皙而羸弱的身躯,被蒸的泛起了一层薄红,微微弯起的脊背有些颤抖,乌黑而浓密的碎发,贴着额头挡去半边眼睛,残留着水珠,随着人的轻颤,滑落过他脸颊、胸膛、腰腹,砸到地上。

目光触及查杰手背上的一片血肉模糊,朱戬面色沉了下来,一向对着查杰都保留着的笑容,也消失不见。

抿平了唇角,朱戬没有问什么,拿起一侧衣架上干净的浴袍将查杰裹了严实,刻意避开了那只受伤的手后,将查杰拦腰抱起,大步跨过满地碎玻璃渣的地儿,走向没有几步的卧房。

刚到床塌旁放下查杰,在朱戬抽出了放在查杰腰际、小腿窝处的手时,忽的被人一把抱住,鼻息间窜入的尽是他给查杰准备的水果香味的洗发水味。

心中念念的人就近在咫尺,即便刚刚再怎么窝火,此刻也都消了火,顾忌着查杰手上的伤,朱戬压下了心里的那一点心猿意马,反抱着查杰,拍了拍他的背,在查杰颤抖着身躯中,近耳轻呢:“乖,我去给你找药膏和纱布,手上的伤必须要处理一下。”

感受到查杰的抗拒,还有更加用力的拥抱,仿佛要将他嵌入身体中时,朱戬无奈的叫苦。

“唉唉崽子,我快被你搂窒息了,松一点~”

几乎零距离,查杰慢慢平复下来的情绪,除了他自己也就朱戬知道了。等查杰主动松开这个拥抱后,朱戬小心的给查杰把凌乱的浴袍整了整,瞄见查杰手上的伤口蜿蜒的几道血痕,还有正在渗血的地方,朱戬叹了口气。翻过床那边,打开衣柜翻起了查杰的背包。

他记得在出发前有准备这些东西的,本来想着预备着,以防有什么意外,没想到真的意外出现了,完全出乎意料的意外,还是在他眼皮底下发生的。

翻开查杰的衣柜,那里来的时候怎么样,现在仍是怎么样,毫无变动。朱戬无奈的拎出查杰的包裹,从包底找出了他放进去的擦伤药、棉签和纱布。

“乖,忍着点。可能会有点疼。”

再次回到查杰的身边,朱戬单膝在地上蹲着,拉起查杰受伤的手后,开始用棉签蘸去血肉模糊的手背。

“嘶…”

倒吸一口冷气的声音,倒是清晰可闻。

“忍一会,很快就好了。”

那只受伤的手并没有抽回去,即使疼痛让他不自觉的发抖。逞强的态度,一如往常,待朱戬疼惜着尽快给他包扎好最后一步,抬起脸,入眼的就是查杰圈了红的眼眸。

“怎么了?成兔子眼了?查小兔子~”

起了身,酸疼的腿一时麻痹的没知觉,朱戬便顺势坐查杰床边。揉了揉人还残余着湿润润的头发。

“朱戬…”

糯味十足的腔调中,稍稍夹杂了些哭音,奶到不行,朱戬时偏爱查杰的这个腔调。

“我在,怎么了?”

“朱戬…”

查杰欲言又止,与往日全然不同的态度,倒是让朱戬不觉生疑。

“究竟发生了什么?没事,我在的,说出来。”

朱戬包容的态度,以往对查杰是无往不利的,这次自然也应当如此。

“没什么。”

思及上一刻在镜中出现的面孔,查杰不由握紧了拳。那如同炼狱中爬出的恶鬼面容,扭曲而狰狞,就那么突然出现在镜中,朝着他笑…不想,朱戬也遭遇它,不能将朱戬牵扯进来。



还想说什么,朱戬脑中一闪而过一样东西,立刻拍了脑袋,起身去倒了杯热水,拿着感冒药给查杰递过去。

“吃药。我就说好像忘了点什么,刚差点就忘了。”

热水没有因耽搁的这段时间变凉,倒入杯中后的热水仍在氤氲着热气。

入手后温热的温度透过瓷器传递过来,认定伴侣的关怀和温暖,让查杰躁动不安的心定了下来。

手掌下意识地摩挲着杯沿,查杰接过朱戬掌心的药,一口搁嘴里,伴着热水饮下去。

“诶,小心烫,还有手,别溅到水。”

闻言,满口的药苦,也淡去了几分,多的是油然而生的甜意。

“谢谢。”

细弱蚊虫的声音,小几近听不到。

“不用道谢,崽子可是我命定的唯一媳妇儿啊,不给崽子使唤还给谁使唤?”

朱戬被查杰的话弄的一怔,下一秒抿出个笑,调谑的回道。

“guin。”被朱戬弄的脸一红,刚起的一点防御也彻底崩塌,刚刚的所有都抛之脑后,现在的查杰,只属于朱戬。

 “睡觉。”

捞起一侧的薄被,侧倒在床上。用薄被蒙住了头。待几秒钟后,意料中的挽留,从被中闷闷传出。

“上床睡觉。”

噙着傻兮兮笑,利索的洗了漱,怕查杰着急,朱戬花了几分钟洗漱后立刻踢踏着凉拖回到查杰卧室,关上灯后,褪了衣服爬上床,小心的将查杰拥怀里。

“崽子~”

“快睡,明天收拾一下回去。”

“好嘞~媳妇儿说啥都是对的。”

“guin!”


…………

“朱戬,你身上汗味好重,离我远点。”

“就不,媳妇儿别嫌弃我嘛。”

“……”

二人相拥而眠。




虽是现世安稳,然而入睡后的查杰却到另一个空间。平行无交点的虚拟世界,他摸不到任何东西,旁人也见不到他,听不到他的呼喊。就像是个孤魂野鬼,被隔绝在人间的另一个世界。

“这里是……?”

突兀地,他漂浮的身体在一所府邸前停驻,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吸引着他,使他收不住脚步的进去到府中。

这个地方……好像来过?

将府邸大抵的游览一遍,查杰狐疑地在记忆中搜寻这儿的信息。他去过的地方不多,别提这种古韵十足的地儿了。所以,当记忆翻个底朝天时,查杰仍是没什么印象,可能就是错觉,查杰正打算离开这,却是一控制身子漂出去时,一股吸力将他重新扯回一个房间。

头部被扭曲的空间连带的难受至极,比晕车还恶心的眩晕感让查杰脚跟一软瘫在地上,剔透一阵阵干呕着。

“咳咳……咳。”

干呕过后,虽说仍旧难受,但没一开始那么无法忍受了。查杰摸了下嘴,站起身来,入眼是雅致的室内装潢,朱色擎柱,排序有致,麦色纱幔挂在外屋与内屋的交界处,因纱幔的原因,内里的装饰看的不太真切,不过大致可以看出在层层纱幔后于正榻上落下的一盘棋局。

这是……?

从残局上捻起一枚如玉剔透的棋子,顿时脑中不断涌现出陌生的画面。那是……属于“慕容离”的过去?


瑶光……城破……浮玉山……公孙……公孙钤?


查杰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像是傻了似的杵在原地。脑中的画面定格在那人死前无聚焦努力仰视自己的一幕。无悔却有怨的目光。

“跄――”手中棋子不知觉间砸在棋局之上,发出一声脆响。

周身空间呈波纹状扭曲,几乎是眨眼间查杰就到了另一处,这次所到的地方很熟悉,虽是以古代化装潢却也具有浓厚的现代风。这是查杰与朱戬来天璇遗址居住的房屋。

查杰还未定神,便见到了一令他无法镇定的一幕。

绵软的双人大床上,一人正在那熟睡,那人他再熟悉不过,是朱戬。可是偏偏朱戬身侧多处了一道身影。颀长的靛蓝身影。

那人似乎是察觉到了查杰的到来,侧过头朝查杰露出个笑,惨白中透着青灰的脸蛋配以这个笑,实在是说不出的瘆人。

“噤言。”

那人对比着口型,短短的几字,数倍的扩大了查杰的恐惧。

一开始他仅仅是为不知名而害怕,到如今瞧到人的面貌,他是真的怕极了,志伟哥,公孙钤,这两人究竟……

“……!”

就在查杰心思百转之间,那个类似于记忆中“公孙钤”的人,伸出右手来,缓缓向毫不知情的朱戬探去。健康的黄色皮肤与他病态白的手形成了很鲜明的对比,眼见就要触及的刹那,查杰登时回神,张口,本该脱口而出的话语未发一声,像是他进入了一部哑剧,慌乱中也顾不得上害怕,冥冥中的直觉告诉查杰,若让他碰了朱戬,朱戬他……定会发生什么,他不敢也不能牵朱戬进来。

“住手!”



嘶哑了嗓子叫出声,然而,并不能阻止蓝衫人探向朱戬的手,在触及朱戬的脸的那一刹,查杰亦疾驰到他们面前,没有顾忌面前的人拥有着和志伟千丝万缕的联系,查杰的拳头砸向了那人。

然而,查杰从他的身体中穿身而过。

如同将他隔离在了另一个空间,碰不了任何东西,攒握的拳头打在了空气上,带着查杰栽了个跟头。

这、这怎么可能!

心中犹疑不定时,耳中传入一声细小的痛呼声,待查杰不信邪的再一次向“公孙钤”抓去时,手依旧是穿过他的身体。就像是……投影一般?!

“唔……”

加剧的痛呼,引去了查杰所有目光,不过也就这一眼,几乎烙在他心上。

眼前这个不知是不是“公孙钤”的人,触着朱戬的那只手,呈现出一种熔了的状态,像是熔炉里要化的铁块,融化的稠液则全都融入了朱戬体内。

亲眼见着朱戬越来越痛苦的神情转变,查杰一次次的穿过“公孙钤”的身子,想就这样阻止他,却连人一个衣角都触碰不到,本就不怎么牢固的心房,裂痕愈来愈大。

在重复着一次次的挥拳动作,终是在朱戬声音渐渐变小的情况下嘎然而止。

查杰瘫坐在地上,往日的神气不在,清瞳被注了水,将脸埋入膝盖处嚎啕着。

“不……哭……”

一只冰凉的手搭在了他肩上,查杰询声仰望,模糊不清的视野内,被一男孩占据。是血肉模糊的脸与染透的格子衣衫,那个男孩,他不知道他是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跟着他,却有一种经年隔世的恍惚感。

“你……”是谁?

话未问出,耳际突兀传来一句“恩?你毁约了?”

还未反应出发生了什么,查杰便眼睁睁的瞧见面前的男孩身型也开始扭曲,涣散。

“你是……?!”

抹了抹泪,视线总算是清楚了,那孩子消失前的眼神,使查杰记起了一些往昔,十几年前,志伟哥他……

“赵志伟!”

当查杰意识到这个看不清面貌,甚至可以说恐怖至极的鬼孩是他幼时疼他的表兄长时,一切都回到了原点,没有志伟,没有朱戬,也没有“公孙钤”。虚空中,他消失的一点无存,仿佛这一切都是查杰一个人的幻想。

“不听话,而且还痴心妄想的小东西,没有存在的价值。对吗。”

近在耳畔的声响,伴随着冷息,一吐一纳在他后颈处,惊的他转了个身,匆忙间不稳的身型使他失了平衡,跌坐在地。

“你…”

“嘘――睡吧,这一切都是个梦。”

巨大的困意笼罩了他,眼皮一搭一搭的,大脑中清醒层愈发减少。

朱戬……

在查杰失去意识前,似乎听到了朱戬撕心裂肺的吼叫声。





……  ……


晨曦的第一缕光亮,透过纱帐洒向室内那人的脸上,棕黑的眉峰拢起,闭阖的眼皮颤颤,其下的眼珠乱动着,显然,主人睡的并不安稳。

“朱戬!”

梦中惊醒,床榻上的人终是脱离了梦魇,双目从懵懂中聚焦,在看清周围布景和身边和衣而眠的朱戬时,急速跃动的心脏慢慢平复下来,冷静回归查杰自然就察觉和记忆不对的地方。

白皙的手背毫无磕碰的痕迹,伸展了一下五指,和往日一般的触感,面色微变,查杰掀了被子冲进浴室,开门半米处的地方,半人高的大镜子完好无损的在瓷墙上挂着,一时,梦与现实交错,本来清晰的回忆被蒙上了层雾,分不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查杰下意思的捏了下脸,疼痛的感觉无比真实。镜子中的人在松开了捏着的软肉后,那明显泛起了红色,粉粉的掐痕,倒是在他白皙的脸蛋上清楚可见。

“是梦啊。”喃喃。

揉了揉惺忪的双眼,被打扰了睡眠的朱戬也应声醒来。

“唔…崽子,你怎么醒这么早啊?”

看到从浴室走出来的查杰,朱戬半耷拉着眼皮打了个哈欠,刚睡醒时软绵绵的声音,让他整个人像一只向主人撒娇的狗狗。

但面对他这个软话,查杰扔了个枕头过去,正中朱戬门面,总算砸醒了朱戬最后的几分睡意。

“起来收拾东西回去了。”

“好~好。”

没办法,虽然想继续和查杰在晨光中也温存一下,但查杰很是拒绝的态度让朱戬只能附和,可能是才起床的缘故,查杰今天的异常,朱戬并未觉察。

待朱戬慢吞吞穿了衣服,洗了漱,整理妥当带回的行李包后,已经一个小时过去了。在给崽子洗了头吹了吹后,最后一件事也收拾完毕。OK,完美~

“崽子啊,下次我们换个地玩好不好,这次不尽兴,还没开始就结束了~说好的二人世界呢?”

“guin!”

“要补偿鹅。”



二人背影渐远,熹光中将他们的身影映照在与他们擦身而过的后备镜上。羸弱的青年与靛蓝古衫的青年十指相扣,刹那一袭古袍的男子化为了短发的健气大男孩,一切仿佛是一场错觉。





撒花撒花~钤离he,怎么样?伟杰和戬杰be了,这个公孙可以说是怨气所积攒成的鬼,对着阿离有着疯狂的执念,然而只能徘徊在被毒死的那一带区域,查杰住的正好是公孙府邸√真正的公孙转世其实是志伟,志伟是死后变为背后灵一直在保护着查杰,这一次也是,提醒查杰走的也是他,但查杰以为“公孙”和志伟是同一个东西鹅,伟杰be达成√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