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ar.Jones【约瑟夫我老婆】

阿离大宝贝,公孙和小齐是二宝贝。
主吃钤离副蹇齐,执杰执峰桓易。
基三pvp二少,藏策秀都是心肝宝贝。
执杰之手,钤守不离。

【钤离衍生】爱这种离谱感觉4

友情提示:本章含止戈x慕容黎。
不过放心啦止戈就是个颜控,没有别的意思。



铃声拉响,讲台上的老师没有拖堂的意思,立刻抱起书本消失在教室门口。

合起书本,课桌旁便围上一道人影,微微仰起脸,与自己所熟识的大侄子完全一致,神态却又截然不同的面孔出现在视野内。

“怎么样?还能适应吧…我知道高中的生活节奏可能会有点紧,要你一个没有接触过这些的人会很难,要是适应困难的话,直接说出来。”

眉眼几乎一模一样,却因为内里存在的人,导致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慕容黎注视着止戈那张干净的面孔,突然明白了什么,那颗给大侄子刮胡子的心又跳动起来。

回到瑶光之后,一定要给大侄子好好装扮一番。

“黎?”

回过神,慕容黎点点头,将合起的课本递给止戈,亲眼看着他放进一个叫“书包”的袋子里。

“还有啊,学习上有什么不懂得,生活里有什么不明白的,都直接问我。我会一一给你解答的。对了,黎,还有你的国语,说是没问题啦,就是写的很困难。等晚上回去的时候我再给你……”

“小心!”

“小戈!”

眼前一花,顿时一个身影扑上来,偏离了原本站立的位置摔向一侧空出的座椅上,登时屁股尾骨被两人叠加的重量一压,加上冲力的惯性刺激的止戈倒吸一口冷气。待止戈缓下这份突如其来的疼痛后,才发现那道扑过来的身影正是换上芭乐高中一贯黑色外套的慕容黎。

近在咫尺的面孔,似乎能感知的到人呼吸的温度,宛若扇面的睫羽颤了颤,往下便是他清澈通透的眸子,像是被撩起火焰,与之相处的沉静全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见所未见的明亮,像是有一簇火在烧。

“小戈!”

“小戈你没事吧!”

周围的人围上来,唤醒了止戈凝注着慕容黎的心神。脸部一热,对于自己盯着慕容黎不放的行为,止戈臊到不行。

从止戈身上起来,止戈仍不住的偷偷瞄着慕容黎,面上一直挂着一抹奇怪的红晕,神色也纠结极了,这叫周围一直关注他的同学都悬起心。

“小戈,你真的没事吗?”

“不要逞强哦,我们都在这里。”

对着好友关切担忧半掺的表情,止戈立刻摆摆手,连道:“没事没事,我没有逞强啦。”

慕容黎没有围上去,转而向刚刚袭击的暗器运转轨迹看去,果不其然一道印有不知名花纹的卡牌陷进墙体内,牌面的三分之一都插了进去,或许没有后续的异能加持,它的质感逐渐没有偷袭止戈时的硬度,取下它变得容易非常。

“黎同学,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才取下牌面回到止戈身旁,裘球便眼神尖锐的瞧见慕容黎手里捏紧的东西。

众人目光被裘球一引,注意力全部从止戈身上转到慕容黎手里拿着的卡牌上面。没等慕容黎说些什么,他们一众除金宝三与其左右手我步瞅和甄德帅三人外,都齐齐的面朝窗外一个方向。

就连方才心思一瞬旖旎的止戈都将这点不同往日的小心思抛之脑后,眉眼凝重的朝窗外望去。

“怎么了?”慕容黎扫过一圈众人神色各异的表情,出声询问。

“感应到了吗?”

辜战并没有表明对人发言,却叫留下来的人中身手不错的都齐齐点点头。

“我突然嗅到了一股腥风血雨的气息~”金宝三努力吸吸鼻子,同时摆出一张沉重的脸色,“来者不善。”

话语中,一行人沉默,默认金宝三的话语。因为从外面飚起的战力指数实在不在他们之中最强的止戈辜战之下,甚至有过之不及。

辜战扬起个蔑笑,道:“走吧,希望这次来踢馆的人,身手能让我尽兴。”

像是多年以来的默契,没有什么表示,却在下一刻除止戈外的人都用上瞬移消失在原地。剩下没有异能的金宝三和两个跟班,也都一步一步挪出教室。

“黎,你没有什么战力指数,这些异能者应该也是朝着终极一班来的,所以你还是呆在班里吧,这里比较安全我也放心。等到我和战解决了下面的事,就来接你。”

见同学各个走了,止戈软糯软糯的语气添上一分硬气。虽然不喜自己被当成后勤人员,但接触到止戈满满的盛满关心的眼眸,慕容黎的话仍是卡了一下,摇了摇头,继续道:“终极一班的都去了,我也去。”

“黎,你没有战力指数…”再次一品他的话,心思通透的止戈忽然明白了慕容黎的意思,见慕容黎坚持,终于松口道:“好吧,终极一班不会抛下任何一个同伴,跟我来吧,黎。”

拉起慕容黎的手掌,没有用任何战力指数,止戈和慕容黎小跑到教室外一楼的闲置娱乐区边上。

越来越近的距离,和处于不远处两方胶着的战力指数飚起的漩涡,叫止戈皱紧眉,偶尔转头看一眼因为没有战力指数而不受任何影响的慕容黎,凝重才略显放松。

“小戈,你来了。”

“怎么样了?裘球,他们是谁?”

盯着场中央缠斗在一起的两人,赫然其中一名是他们熟识的老友辜战,而另一名与他打的难分难舍的却是素未谋面的一身红色大衣的男人。

“竟然能和战打的不分上下,他到底是谁?”

“不清楚,他们说他们是小苹果的学生,至于来的目的,有一点很明确,就是他们的目标不在我们终极一班。”

“那是……?”

“是黎同学。”

裘球给出了一个止戈始料未及的答案,他惊讶的瞪大眼睛,嘴巴也因为不可置信而微微张着,而裘球又一个重重的点头,敲定她话语的实锤。

“怎么会是黎?”似是无意识的自我询问,他看向同样盯着场中央的人微微出神的慕容黎。

捡到慕容黎的那一个雨夜恍若昨日,包括慕容黎清醒后周身环绕的茫然气息,和看到他时,他那激动的面孔,一一都烙在止戈心上。

虽然通过后来的解释,他知道慕容黎是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家人,但不妨碍止戈将他看成了是自己的家人一般,就像是冥冥中的感觉,他对慕容黎的好感超出他的预计。

而慕容黎也未向他隐瞒过什么,身世,身份一一跟他说了,尽管听起来像小说里的玄幻奇事一样,然而止戈仍选择相信慕容黎,可就是如此,到今天有人上门踢馆,还是战力指数不俗的异能行者,止戈才意外的惊讶。

按照慕容黎所说,他应该没有时间在这个世界竖敌才对,何况是和战不分上下的能手?

凝注着慕容黎稚气的脸庞,止戈犹豫了片刻,开口道:“黎,你知道来者是什么身份吗?”

“……”

“黎?黎。”

出神间被唤回心神,慕容黎愣愣的嗯了一声,面对止戈忖疑的目光,慕容黎紧紧是蹙起秀美,没有打算解释。

现下的慕容黎全心全意放到了对面三人组身上。

和辜战打斗的人他知道,是名为“流尘”的王族后裔,一旁看着他们的男女则是顾执和太阳。

似乎注意到他的到来,隔着数米的距离,顾执给慕容黎投来一个挑衅的眼神,既是对他能力的一种炫耀,又是对他进行“抓捕”的洋洋得意,整个人犹如龟兔赛跑中赢的第一圈胜利的兔子,骄傲又得意。

慕容黎故意偏开视线,不与他接触。

“流尘,停手吧。”

“战!”

“辜单戈!”

“辜战同学!”

对战中的二人,像是拥有着一份默契,同时收回飚起的战力指数,刹那对于低阶异能行者与麻瓜异常危险的战力全化为软绵绵的清风,弥散于空气中。

“找到了?”

后退回顾执的右侧,流尘往对面一众人的人群里一扫,一眼便注意到一旁与他们格格不入的慕容黎,唇角勾了勾。对顾执拍拍肩:“接下来的舞台,就让给你了。”

“自然。”顾执微微扬起脸,挂起一抹较之流尘更为放肆的傲气笑容。

从前方撤回的辜战第一眼便看到了一旁的慕容黎,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后,拉着止戈咬耳朵道:“他怎么来了?不是要你留下照看他吗?”

“没办法啦,战,黎也是我们终极一班的一份子嘛。这种事不能强求的。”

一瞄慕容黎,止戈轻声回道。却未发觉他们二人口中所谓的“悄悄话”已经大到让周围人都能听到的地步。

“……”

“水梨同学,没想到你真的很挺我们、啊呸,是咱们终极一班的诶!”

悄声绕到慕容黎身旁的金宝三一搭肩,挤出一副感动的泪眼婆娑模样,原本三分滑稽被硬生生作出了七分的喜剧效果。叫慕容黎不适的后退半步。

“喂,那边的那个胖子。”

“谁是胖子?请叫我的名字好吗?我有名字,而且还是鼎鼎有名的大名——金宝三~OK吗?对面的小苹果。”

满眼盯着与慕容黎近距离接触的金宝三,油然升起的火气叫顾执觉得奇怪,又新鲜。然而一切火气在注意到慕容黎投过来的视线时都化为青烟消散。

手里的卡牌不知觉中入了手,一下一下由着环臂的动作敲击着下巴,显得悠哉至极。

“是、是他!”

一向眼睛敏锐的金宝三即刻注意到顾执手里的卡牌,一记类同惊恐的尖叫让一众人都注意到顾执手里的卡牌。细看,正是袭击止戈的那一道卡牌。

低阶异能行者此刻都有些虚,和金宝三同样朝后撤了一步。而辜战领头的排的上名号的人,则向前迈出一大步。各个面色不悦的盯住顾执。

比起强敌的畏惧,背地里对同伴下黑手的小人更让他们厌恶。何况被袭击的还是他们之中人缘最广,性子最温和的止戈?

顾执的桃花眼似笑非笑的环伺一圈终极一班煞气冲天的诸人,最终落到慕容黎身上。笑意入眼,不再是虚于表面的笑脸,用上一股腻人的语气,他道:“落跑者总要有被抓回来的觉悟,不回来吗?”

“……”

众人一转视线,注意力又全放到慕容黎身上。

就在诸人窃窃私语的时候,慕容黎淡然道:“欠你的我会尽快还上,但这并不意味在还债期间我就要听你的指示行事,我只是背上了一个欠债人的身份而已,非是卖了卖身契的奴仆下人。”

意料之外的反抗叫顾执一皱眉,又旋即松下心神:“据我所知终极一班并不是一处安宁的安身之所,你既然欠着我的债,在还清之前就理当好好存活着。而你一个没有战力指数的麻瓜,能有什么能力介入异能行者之间的事情?”

“所以要跟着你走吗?”慕容黎轻轻一笑,未笑出声,仅仅挂起个皮笑肉不笑的笑脸,除了那份令人觉得如雨后新荷的无垢外,更多的是引人注意到他言语中掩饰不住的怒气。

慕容黎讨厌被人强迫他不愿做的事情。

下意识的,止戈注意到这一点,方才对顾执和慕容黎谈话中透漏的信息的惊讶也淡了去。

“除了我,还有什么人能在这期间护你周全?”

欣赏名作的目光上下扫着慕容黎,隐含的占/有欲连顾执也未注意。对于顾执而言慕容黎愈是生火,他便愈是喜欢。漆黑如夜的眸子像是被划入一道划破黑夜的光亮,黎明时际的那一道光,引人神往。

那种喜欢,意外的上瘾。

“自大。”

“黎。”

慕容黎跨出的一步被一直注意他情绪的止戈出手,前倾的身形骤然一顿不能再前进半分,扭过头,对上止戈不掩任何假意的眸子,慕容黎冲头的火气才褪下来一些。冷静回归,衡量下,又觉得是自己是冲动了。

“多谢。”

“没什么,黎。”

见慕容黎听劝,止戈放宽心,与人一笑,灿烂的笑容叫被他们忽视有一阵的顾执心里一阵吐酸泡泡,不受控的感觉叫顾执出了一记不按牌理出牌,飞速掷向止戈。

评论(5)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