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ar.Jones【约瑟夫我老婆】

阿离大宝贝,公孙和小齐是二宝贝。
主吃钤离副蹇齐,执杰执峰桓易。
基三pvp二少,藏策秀都是心肝宝贝。
执杰之手,钤守不离。

【钤离衍生】爱这种离谱感觉6

这一章写的磕磕绊绊的,唉。



事态突变,见慕容黎凭借灵活身手翻出窗,几下跳跃到楼下跑远的背影,止戈一横身,拦下准备追上去的辜战,与紧随辜战的裘球。

“战,裘球,我去追黎,今天的事麻烦大家太多时间了,如果没事的话,大家就先回去吧。”

下意识反驳的话语未说出,止戈湿漉漉的拜托人的目光投来,辜战拉下半张脸,咽下原本的话。

“好吧,大家先回去,你自己要小心点。”

“我会的。”

郑重点点头,止戈转身的动作一滞,继而半咧过身子面朝其余同学微微欠身道:“黎的秘密,拜托大家了。”

“放心吧,阿武同学,我们是那么多嘴的人吗?事情交给我金宝三,保证万无一失,同学们当然会帮助水梨同学的,对吗?”

我步瞅:“宝三哥武威!”

甄德帅:“宝三哥霸气!”

节骨眼上的耍宝虽然不招人喜欢,不过确实叫止戈紧着的心放松了一些,不单如此,周围围观全程的同学也都一一应了,这叫他从慕容黎不发一言离开起便拢起的眉山平下,面色动容。

“小戈,找到黎后记得给我们通个call,我和战,还有终极一班的其他同学都会担心的。”

“好,我会记得的。”

被人关切的话语一暖心窝,止戈重重点头后转身用上瞬移出了教室,然而出了教室,放学后偌大的校园里,哪还有什么人的踪影。

山中小屋。

靠窗落座的顾执手执一青瓷杯,目光却落在他面前桌面上敞开的书面上,过于聚精会神让他连杯中的热茶没了氤氲的白烟都不知,待一页书本告一段落,下意识抿上一口茶水,冷掉的苦涩茶水立刻叫他不适的蹙起眉。

总算分出心神,置杯于一旁时际,门被推开发出的轻微细响没瞒过顾执的耳朵,余光一瞄,熟人的面孔叫他重新放专注力到书本上。

“不要无视我啊,执。”

端着两杯新煮的热茶,快步走来的流尘无奈道。

“没有无视啊,只是现在我有正事要做,不要打搅我。”

顾执仍然未分出心来瞧他,着实叫流尘扎心的同时,话语中所谓的“正事”又变成了一记利矢刺进心脏口。

放下手里端着的东西,流尘上前去瞄了一眼,亢长的文言文叫他大脑嗡嗡作响的时候,瞄见其中的几个关键字。

慕容,瑶光,钧天国。

这是前些天他们搜寻慕容黎身份无果情况下,太阳在闲暇时际偶然翻阅到的一篇野史书,书中记载的是个历史上没有被求证过的国度。想来应该是什么人脑补出来的东西。

然而当太阳看到第二章,文里出现的几个熟悉字眼逐渐叫她紧张起来,再到出场的人物“慕容离”,到人物注释,确定文里讲述的正是他们寻找的东西,太阳片刻不敢耽搁告诉了顾执,这才有今日的终极一班之行。

而他们两个,仅仅是大概翻了翻,就去终极一班了,当下回来家里,自然要更深入了解其中曲折。

突然明白顾执这个比好友重要的“正事”是什么,流尘又感到脊背被中了一枪。直觉自己继续这么下去会成刺猬的流尘果断选择开口。

“你…想好要怎么对黎说了吗?”

“说什么?”

顾执随口反问道,显然没有将流尘的问话记在心里。

“他的身份,和他仅仅是存在于书中人物的身份。”

至此顾执抽出心神,回看向流尘,反射着白炽灯的墨眸蕴含了一分笑意,像是大权在握的闲适。

流尘刚想问他是想到什么好办法了?顾执果断道:“不知道。”

“……”

“不要用那种被抛弃的目光看我,我和你之间是清白的。”

一抖鸡皮疙瘩,流尘忍下好友时不时发作的恶趣味,继续迁回话题:“我记得之前在芭乐高中的时候,你说过黎如果想回到瑶光,就来找你。你呢?有那个能力吗?”

顾执的面色沉寂下来,轻松的表情逐渐淡了,流尘松一口气的同时,哪知对方下一刻再次扬起灿笑,不见半分的忧愁。

“我是没有那份能力,不过你不要忘了,时空局那边,对于黎这类时空错……”

意识到慕容黎不同银时空的身份,顾执立刻没了打趣流尘的心思。时空错位,送人到自己的时空容易,但如果这样以后他们,相隔的不再是能跨越的距离,而是两道时空。

思及此,顾执登时断了要送慕容黎回瑶光的意思,或者是再让他留在这里一段时间,一段时间就够了。

“你的办法不错,但时空局的话,应该需要终极一班的老大King来联系吧?现如今雷婷不在终极一班,你该怎么找雷婷?问终极一班吗?”

没意识到顾执的态度转变,流尘接连抛出的几个难题像是给顾执了一个绝妙的借口,他的目光越发明亮,而后一拍桌子,难掩兴奋道:“不错!就是这个!”

忽略过流尘满脑袋问号的模样,顾执重新恢复以往的惬意,没有作什么解释,以为给自己找了个好理由的顾执下一刻再次翻阅起署名:东篱x,书名为:刺客列传的书籍。

他刚看到他钟情的“慕容离”在天玑被一众纨绔堵在云蔚泽不让离开的片段,若“慕容离”是慕容黎,那么那些人的下场,他有点期待。毕竟与慕容黎交过手,就知道他的身手,可不是什么乌七八糟的纨绔比得上的。

窝在沙发上,太阳百无聊赖的翻动着手里的《刺客列传》,因为好友的缘故,她总想着帮上什么,但这本书已经被她翻的近三遍了,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趣,余光瞄见下楼来的流尘,将他的面无表情收入眼底。

一合书本扔置一旁桌上,太阳从沙发里跃起,背着手边走近流尘,边朝人挤了挤眼,一副打趣道:“怎么样?流尘,你看起来怪怪的,执他说了什么吗?”

摇了摇头,流尘不知道该如何给太阳说明,但一想到好友触到慕容黎的事情,就变得与往日截然不同的作为,流尘无奈之余,更多的是近乎不留余力的维护顾执。作为好友,亲眼看到好友对这方面懵懂的模样,他做的也就这么多了。

越过太阳瞧见她身后桌面上静置的小说,上面被印刷出的刺客列传几个大字显眼至极。

看了一眼腕表,太阳转身朝沙发边走边拾起书本说道:“好吧,执既然没什么对我们说的,那么我们给执打个招呼就回家吧,今天够晚了~”

“太阳,我能借一下你的书吗?”

循着流尘目光看去,注意到他的目光尽头正是自己手上的《刺客列传》,太阳果断点点头:“可以啊,喏。”

书籍被递于眼前,流尘接下后摩挲了一下书沿,却听太阳说道:“我去给执道别,你等我一下。”

小跑的脚步声远去,流尘这才揭开书籍,随即翻开的一页,页脚有些微许的褶皱,应是太阳翻动这一页频繁的缘故。流尘定睛看去,几行密密麻麻的字上,右上角抱箫而立的美人全彩插画像是集聚了所有灯光焦点,图画下方有简短概括他身份的三字:慕容离。

只一眼,那书本中的人犹如要挣脱出来,跃出书籍的束缚。与他所见的慕容黎有九分像的容貌,但相比自己看到的慕容黎,插画上的他更为惊才绝艳,一袭灼眼的红衣,却只会让人感到冻人的寒意。

“流尘,走吧。”

突如其来的女声唤回心神,流尘立刻合起书若无其事的朝已经走近的太阳不自然笑笑,像是做坏事被发现的感觉,令他脊背都出满虚汗。

“对了,那本书里有黎的画像诶。”

流尘窘迫应道:“是吗?很巧。”

“不过书里画的离太冷了,而且没有任何人气,不如黎给人的感觉舒服。”

太阳兀自说着,边肯定的点点头。完全无心提到这一点的态度才叫流尘躁动不安的心平静下来。

“我会看的。”

“还有一定要好好看看公孙钤这个人物,要不是知道他和执没关系,我都以为画师是照着执画下来的公孙钤。”

…… ……

“黎!黎!——”

“黎,你在哪?”

夕阳呈现橙红的余韵,随着一分一秒的流逝,止戈心里的挂念愈发浓郁,以至于随身携带的手机振动都未察觉到。

充满焦躁的眼睛梭巡着街道,时不时拦下一人问问慕容黎的踪迹,从无果到好像见过,随着时间浇灭的火苗又重新燃起。

“黎——你在哪里?”

再次喊了一大声,止戈弯下腰歇了歇脚步,额头滑落的汗珠爬过他的脸颊砸到地面上, 喉咙里似乎因为许久未进水,不停喊话的缘故,犹如火燎的难受。

哪知祸事一串接一串,还未平复呼吸,万尺高空上的天牛飞过,一坨半米高类似奶油的白色便便直直从他头顶上抛下。

半个身子都被埋进散发着恶臭的白色便便里,止戈静止了三秒,欲哭无泪的拨开糊了一脸的便便。

“需要帮忙吗?”

一记男声近在咫尺,原以为行人会嗅到这臭味绕路走的止戈诧异刹那,继而点点头。

“需要需要!谢谢……修?”

“记得我啊,小戈。”

上手帮人清理了口鼻的不明物体后,止戈睁开眼,一身黑色皮衣皮靴的修正面带笑意的看着他。

“走吧,带你去洗一下。”

“好。”

好在附近的洗手间不远,因为临近逢魔时刻,路上的行人也少,止戈的脸至少保住了一部分。

待进去洗手间彻底洗了面上的东西,和领口沾的东西,面上蹭着一层薄薄水珠的止戈走了出来,给了修一个拥抱。

“好久不见了,修。”

“好久不见。”

虽然臭味没有清洗彻底,但至少不再是难以忍受的地步。不过这点仍然让止戈红了脸,不好意思问道:“你这次从铁时空过来,是有什么要事吗?”

“这次我来……”

“嗡嗡嗡——”

电话的振动从止戈的口袋里传出,静止下来后电话的振动也不再是容易被人忽视的地步,歉意的朝人点点头后,止戈掏出手机,登时上面十几通连环call让他咯噔了一下。再注意到现在打来的备注人:辜战,心里又咯噔了一下。

怯怯的接下接通,止戈稍稍将手机拿的距耳朵远了一些,下一刻手机那头传来的大音量的一连串批斗让他庆幸起自己的举动。

两步外的修向止戈做出了“辜战”的口型,止戈点点头,没有理会修隐含笑意的眼神,继续头皮发麻的听着辜战训斥。

辜战的话虽句句狠厉,但话里话外无不是对他的关心,被辜战另类的担心压的愧疚泛滥,听人话语没有停止的意思,意识到自己如今还不是浪费时间的时候,止戈立刻软下语气,小声道:“我知道错了。”

“……”手机那头没了动静。

“我会改啦,战,现在黎的安危重要,我得在太阳落山前找到他,毕竟他的身份特殊,还没有适应咱们的生活。”

“…要不要我来帮忙?”

“不用了我自己一个人可以的。”

偷偷瞄了一眼等待的修,止戈立刻道:“先挂了,战。”

“小心点,找不到不要逞强,黎不会丢的。他也不是个孩子。”

“好,知道啦。”

挂断电话,止戈走近修后,满怀歉意道:“抱歉了,修,我还要去找人,不能继续陪着你了,如果有什么其他的事等明天来终极一班吧,其他同学会帮忙的。”

修拍拍止戈的肩膀,一如既往稳重的腔调:“我明白了,去吧。”

刚跨出半步,与人擦身而过的动作停驻,止戈拉住修,顶着对方的疑问,不好意思问道:“你刚刚从那边过来,有没有见到一个男生,约莫16、7的年龄,长发,长的很秀气。”

原以为的答案千滤一遍,未料到修皱眉想来想后,出乎意料的点头:“好像见过。”

“哪里?!”

得到意外的消息,止戈显得有些激动,拉住修的手也用上了力道。

“前面的路口,如果你现在去追的话,用上瞬移应该可以追的上。”

“谢谢。”

话音未落,面前人已经消失在原地,修怔了怔,唇角微微扬起,专属于长辈的笑意填满整个朝远去望去的墨眸。

没有在原地多作停留,下一刻修转身离去。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