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ar.Jones【约瑟夫我老婆】

阿离大宝贝,公孙和小齐是二宝贝。
主吃钤离副蹇齐,执杰执峰桓易。
基三pvp二少,藏策秀都是心肝宝贝。
执杰之手,钤守不离。

【钤离】轮回缘1

架空背景,设定详见黑塔利亚。
国的化灵设定。
本文是【钤离】和【裘光】,没有光离光!
包子和阿离只是兄弟情,他们之间濡慕有,羁绊有,依恋有,就是没有爱情,只有亲情,『亲情』!所以别站错队了。当然,要是硬站的话我也没办法,本文慢更,主更隔壁的顾黎文。

天成609年,诸侯崛起。

钧天国分裂几国,各自占地成为一方霸主。硝烟连年不断,国与国的战争更是无止境,然而在这种情况下,除了那些大国,在战争夹缝里不断诞生又死去的小国数不胜数,或几天,或几个月,或一年……

乱世三十三年,钧天之主收复四方藩地,钧天国灵启昆携钧天之主重登共主之位,收复诸侯。之后一连数年,战火才得以平息。

瑶光,战争的幸运儿。

瑶光国灵慕容离诞生在战争的尾声,未来得及品味战火滋味,便归于钧天国麾下。

虽说明面上是钧天的属国之一,然而除了乱世中发光的那几大国,钧天国那又怎么会登上刚刚诞生的瑶光,这种弹丸小国呢?

瑶光属地很小,其中山脉居多、临山靠水。除了无人烟的深林外,供人住宿的土地约莫是大国之中的两三座城池大小,。慕容离在山林中诞生的时候,甚至连瑶光君王的面都不曾见过。

整日于山林中与动物为伍嬉戏,也得亏他是国灵,否则以他没有任何常识的小脑瓜,不出一周便饿死在了深山野林。

而就是在这一带深山野林中游荡,他才见到了他。

“大人,这天瞧着似乎是有下雨的迹象,据闻这一带山林野的很,没有给人走的大路,加上之前被我们猎到的那只瘸鹿的血腥味,倒是会吸引来许多野兽。不如我们等到明日再出来吧?”

“也好。”

那人着一身蓝衣,半长的头发一半竖起,像是天生的,头发上微微有些卷曲,话语却饱满圆实,听的人耳朵痒痒的。

正距离他们正上方的一条稍粗的树枝上,听到那人的话,慕容离睁开眼睛,瞌睡劲尽数被他压下去,努力探出头去瞧下面的人,却因为角度问题只能看到一个个乌黑发亮的头顶,或是紧紧竖起长发的发带。

“回去吧。”

“是!”

蓝衣人一拉缰绳,他身后跟随的诸人也都一一调了头。
清风扬起,牵走几分落雨之前的烦闷。

微动的刘海,给人额前打下一小片阴影,浓密的眼睫煽动,一双涂了墨的眸子漆黑明亮,不经意间流露的意气风发引人向往,唇角上挑,抹了蜜一样的唇泛着润润的色泽,叫慕容离立刻想到了山中大雨之后青草树木上挂着点滴水露。

将他的容貌尽数眼底,虽是一瞬的时间,在慕容离看来却是许久。直到他们走远,慕容离才缓缓回神,注意到这一队人走远,深林里又恢复了寂静。他往日被注入星辰的眸子立刻失了光,挂着显而易见的失落。

雀鸟盘旋几只,绕过慕容离身旁,叽叽喳喳的说些不知道的话语。感知到伙伴的安慰,慕容离兀自问道:“我还能再见到他吗?”

头一次见到和他一样的“人”,慕容离说不失落是假,只是心里不知道究竟是这份失落多,还是想见到那个蓝衣人的心思更多一些。

雀鸟依旧喳喳的不停,慕容离收起那份低落的情绪,转而伸出手掌,让它们落到掌心上,抚了抚它们的额头上的绒毛。

“没事了。”

不想给同伴添麻烦,也不想给自己找烦忧,慕容离很快的收拾心思,继续过着他的野人生活。

似乎这一方土地才是他的世外桃源,山外的瑶光,则是另一处地方。

而这种生活没有过多久,慕容离再次见到了他的同类。

那是一个集雍容华贵于一身的国家,从他的衣着到环绕周身的气质,慕容离可以想到他的国家是多么富庶而有序的国家。

“新国家?”

裹着层层以紫色为主衣物的青年低下头,看向慕容离的目光一刹变得柔和了许多,连同他周身都不再是拒人千里外的气质。

“你好。”算得上是第一次与人交谈,慕容离软糯的声音弱弱的,垂下那张未长开的小脸,算得上是泥娃娃的身子上披着混着泥泞的衣服,不,那算不上衣服,根本就是为了裹身而寻来的一整块布料。

与来者完全不同的打扮叫他背过脏兮兮的手,只给来人一个乱成鸟窝的发顶。腼腆的完全不像个国家。

“好吧,小家伙。我想我们需要各自做一番自我介绍。”

慕容离重重点点头,仍然未抬起那张仅剩下眼睛还算干净的脸。

“我来自西边的天璇,是天璇国的化灵——陵光,你呢?小家伙,你怎么称呼?”

陵光浅浅抿出个笑容,穿过绿叶的骄阳给他铺盖上一层金光,精巧的面容更被照澈的脱凡脱俗。

只可惜在场的除了不开智的动植物外,只剩豆丁大的慕容离,而慕容离此刻正在背手不安的搓着手背,脸更是快埋到颈项里了,谈何欣赏这一幕良辰美景。

“瑶光慕容离。”

“瑶光?”

默念了几遍这个国家的名字,陵光才从过去战争的记忆中翻出这个国家。是位于天璇钧天交界处的一处国家,几年未见瑶光竟是从乱世中活下来了?还诞生了国家化灵?

心绪快速翻转着,陵光蹲下身抱起浑身僵硬的跟个石头一样的慕容离,安抚的拍了拍慕容离的背部。

像是被捋顺毛发的猫儿,原本手都不知道往哪放,怕给人脏了衣服的慕容离渐渐的放松下来,披散在面前的头发缝隙中,慕容离与陵光的目光对上,一时大脑放空,面前仅剩下了陵光一人注视他的温柔缱绻。

“小家伙,跟我回去吧,去天璇。”

“好。”

当一个新生国家幼年期的时候,是最容易夭折的时候,那段时间选择寄人篱下倒也不错,当然前提是收留你的那个国家对你的态度不那么恶劣。

慕容离的运气一向很好,陵光带他回天璇后,一直以兄长的身份指导他生活上的东西,像是把他当做了亲弟弟,倾囊相授。而慕容离也不负期望,日进千里的吸取天璇大国的精髓。

不过在学习天璇益处的同时,慕容离更多的是将他的习俗加以演化,融成自己的东西。逐渐的,那个围着一块布料,光脚丫踩水的孩子消失,一切生活习性向陵光靠拢的慕容离,俨然成了一个缩小版的陵光,若非那身不同于天璇国主色的红衣,国中有资格与陵光接触的权贵,定以为慕容离又是他们天璇生出的国灵。

时常照顾慕容离的奴仆也曾嬉笑对慕容离说过,他和陵光越来越相似的模样,整日黏在陵光身后,简直是陵光的小影子。

对此,慕容离很满意。

倒不是什么归属心理。前几年的时候,陵光曾领着他去了一趟天玑,天玑治下的玉衡和他一般大的年龄,和天玑国灵蹇宾站在一起,一眼就看得出这两个家伙关系的形象刺激到了他。

加之那段时间玉衡这混小子整日来刺他,小孩子的好胜心叫双方私下里拿出各类东西比较,从玩具到吃食,再到他们二人的兄长,二人时常因为口舌之利吵得不可开交,偏偏两个都是倔的很,谁也不愿意掉金豆豆,更不愿意服软,导致这二国的关系,也因此恶劣上不少。

可以说没有玉衡国灵的刺激,哪有这几年来愈发勤勉的慕容离?

再一年的钧天国四方国灵的集会,险胜一揪揪玉衡的慕容离,仰着肉嘟嘟的下巴,大眼被他满意的眯起,嘴边挂着一抹笑,冲着玉衡投得意地神色。

玉衡无视的一甩头,不看慕容离,反倒是叫慕容离咧嘴更肆无忌惮的笑出声。

不过可惜,赢了玉衡的喜悦没有维系多久,家中一股山雨欲来的气息让慕容离收敛了喜色。

渐渐的,慕容离发现陵光的异常,虽然陵光掩饰的很好,但他眼底下逐渐加深的黑眼圈,瞒不过慕容离的眼睛。

当慕容离有意询问的时候,像是看穿了慕容离的心思,陵光倒先反问起慕容离来。

“近些日子,我会忙一些,抽不开身照顾你,阿离愿意去淮西公孙世家住一段时间吗。”

完全不给慕容离拒绝的机会,经年的相处,早已让慕容离了解陵光这番话口吻的肯定,不容任何人拒绝的语气。

挂心陵光的心顿时盈满了委屈,慕容离点点头。

“乖,等过完这段时间,我就去接你。”

陵光抱起慕容离,像是初次见面的那样,轻轻拍着慕容离的脊背。而不复当初二头身泥孩子的身影,长大上一些,成了三头身,洗的白白净净的慕容离反手搂着陵光的脖子,对准脸,给人糊个口水印子。

一直揣在心里的不安也慢慢的被陵光的安抚淡去。

“陵哥哥一定要记得来接我。”

四目相视,慕容离留有婴儿肥的圆脸鼓着,陵光终在慕容离严肃的圆咕噜眸子下败倒,像是被慕容离逗乐,发出一串轻笑后,他道:“好,天璇的都城,随时为阿离敞开。”

“拉钩。”

“拉钩。”

小孩子肉肉的手指与陵光纤长的手指对上就有些不够看了,不过陵光仍配合的跟着慕容离作出承诺。

小嘴动着,溜出一串密密的跟咒语的话,到拇指相抵,慕容离扬起个灿烂的笑容,仿佛受到感染,陵光的唇角也挑出个弧度。

“陵哥哥一定要记得来寻我。”

天真如慕容离,此刻仍未懂陵光眼底掩不住的疲惫是什么,但不妨碍他陷入陵光未来有朝一日再将他从淮西接到天璇王城这的喜悦。

慕容离喜欢天璇,很喜欢很喜欢。

所以在第二日便启程赶往淮西的车马上,慕容离一直把头探到车外,眷恋的看着面前的天璇王城,直到马车远去,天璇王城和在原地注视着他离开的陵光都远成一个黑点,到黑点也消失不见,慕容离才安分做好座上。

很快马车的摇晃勾起了他的瞌睡虫,车马上被陵光安排的人和事都妥妥当当,习惯于陵光准备的东西的慕容离,即刻便安心的靠着软垫睡了过去。

像是梦到了美好的东西,他砸吧砸吧嘴,口中还嘟囔着“陵哥哥”,如画一样的梦境就像他所期望的未来一样。

然而此刻的他和陵光都未料到,他们再次相见,已是近百年之后。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