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ar.Jones【约瑟夫我老婆】

阿离大宝贝,公孙和小齐是二宝贝。
主吃钤离副蹇齐,执杰执峰桓易。
基三pvp二少,藏策秀都是心肝宝贝。
执杰之手,钤守不离。

【钤离衍生】爱这种离谱感觉8

僵持不下的对峙在慕容黎的坚持下粉碎,深夜陪着慕容黎给人送到家去。

虽说慕容黎暂住止家的现状让顾执心里窝着一股气,但相比止家那个小子带来的气愤,更让顾执在乎的是慕容黎个人意思。

不,或许不单单是慕容黎的意思,一向被人捧在手心长大的顾执性子跟他的名字一样,固执的很,坚持的意思很少有退一步的,然而对上慕容黎的目光,再联系到当时脑子一懵说出的话,叫事后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的顾执夹杂着一份羞赦。

顾执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那些话,或许是跟慕容黎眼里注视的“人”有关,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在那种情况便脱口出那些害臊话来。

不过……

想到初见慕容黎时候对方的“张牙舞爪”,和后来再会时漏出的利齿,抱着书籍靠在床头的顾执不自觉的跑了心神,嘴角上扬着。

随机翻开的一页已经被无意识的摩挲卷起了页角,待他放空的瞳孔聚焦回来,便一撂手里的书籍,摸过床头柜上放置的手机,打出一条信息,给流尘与太阳群发过去。

那些话就当成是承诺罢,他可不是草草应付承诺的人唷。

在暖橘色的灯光下,手机屏幕上发送成功的字样便更加显眼。

事不尽人意,且不论顾执作何打算,第二日上学的终极一班众人却被休息一晚后匆匆赶来的修告知了一个消息。

雷婷失踪了。

闻言,终极一班的诸人各个站了起来,惊疑不定的目光一道道落在门口闯入的修身上,而相信,作为终极一班雷婷不在的主心骨,辜战与止戈交汇了个眼神心中便有了决意。

修简约叙述了一遍回到银时空的过程,辜战便下令让人分成几个小组,分别去往修口中雷婷消失的树林找寻雷婷的踪迹。

登时,处于工作日期间的终极一班没了半个人影。

这才从小苹果国际高校转到终极一班的顾执扑了个空,转悠了一圈,终极一班的众人一个也没见到,至于其他芭乐高中的学生,则个个都不知其情的无辜模样,叫心情立刻晴转多云的顾执当即给慕容黎通了电话过去,哪知对方没有多话的意思,接通后来不及问什么,对方便挂断了电话。

原本就差的心情变得更加糟糕,捏着手机面带青色的顾执转向身旁两个正呵欠连连的同伴,盯住流尘,似有感应的对方硬生生提起精神,双眼无神的回看过来。

“帮我查查慕、容、黎现在的位置。”

咬牙切齿的话语,搭配顾执睁大的燃着火焰的眸子很有提申醒脑的效果,特别是念到慕容黎一名的时候,突兀的重音让流尘打了个颤,打架的眼皮立刻瞪大,拿出手机拨动着上面的信息。

“找到了。”

顷刻时间,流尘举起自己的手机,上面一处扁平化导航的跳动标志正在他们三人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地带挪动着。

“他们去那里干嘛?”

揉着黑眼圈,太阳瞄过流尘手机上的定位,打了个呵欠问道。

摇了摇头,流尘把注意力放在顾执身上,对方双眉紧锁的疑惑模样也似乎没有要说的话,半晌,顾执才开口。

“走。”

“雷婷——”

“King——!”

“雷老大——”

一声声此起彼伏的呼唤远去,因顾执的来电而落下人群一截的慕容黎快步追了上去。

没见到人人影,但呼唤声很近,越过几颗参天大树,一抬头,止戈正站在两米外的地方看过来。

“怎么了?”

走上前,慕容黎往止戈的方向一扫,被葱郁笼罩的山林将远处同伴的轮廓照的模糊。

“刚刚看你没有跟上来,我就在这等着嘛。”止戈挠了挠后脑勺,摆出个笑容。

“没什么,刚刚顾执给我…来了电话。”说到不熟悉的词汇,慕容黎仍稍稍停顿了下,给拗口的词汇一个转动脑筋的时间“现在没事了。”

“他?”

虽然好奇顾执打电话过来的原因,但慕容黎没有讲的意思,止戈也不会问,点点头后,止戈便与慕容黎再次迈开步伐。

然而随着前方同伴的呼唤声四散远去,深入山林二人忽觉周围的风景似曾相识。

“黎,有没有觉得这里我们来过?”

走的有一段时间,止戈不确定的问询着身旁的人。

“昨天来过。”

得到答案,止戈恍然应道:“昨天来过啊……昨、昨天??”

大脑终于转过弯的止戈朝慕容黎求证,得到对方肯定的答复后,脑子立刻糊成浆糊。

“King失踪在顾执的产业上了吗?”

像是想到了什么办法,但止戈又否定的摇了摇头,转而对慕容黎展露笑脸:“没什么了,走吧,黎。我们还需要去找King呢。”

“好。”

“终极一班这一次集体出动,想必一定是有大事发生。至于这个要事,如果猜的不错,能让他们全员出动的,就一定和他们的老大——雷婷有关。”

“真的和KO榜上的no.3有联系,就一定不是寻常的麻烦事。执,有可能的话,我希望你重新考虑转校的事情,当然,包括黎在内,拿出你的本事来说动他转校,否则以后终极一班的麻烦事总会找上黎本人。”

“不过,你要坚持的话,我和太阳也只好舍命陪君子咯。反正我们十几年也是这么过来的。”

…… ……

友人私下里找来交谈的话一再重播,连赶路用上的瞬移都减缓不少速度。

转校吗?不,就算终极一班的麻烦事一堆,他顾执也不会怕麻烦。而且正是因为终极一班的琐事名闻八大高校,他才更要待在这个班级去,将承诺看护的人看在眼皮底下,比什么保护都要安全。

那一时和止戈的逞强并非出自无意,更多的是一种有意的表示。

从一开始起,遇见的第一面,对慕容黎的好感似乎出乎意料的直升,这种好感甚至超出了掌控,连顾执自己都察觉到自己眼睛不受控的去黏在人身上,包括生活中看到和慕容黎亲密接触的人,便忍不住心里泛酸。

冥冥中顾执有些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但十几年来的自持和骄傲让他否认掉那一猜想。

或许他对慕容黎只是遇到有趣的人的感觉?

顾执甩了甩头,像是要把其他念头甩出脑外。

总之,他是顾家的唯一继承人,绝不会,也绝不能去喜欢一个男人。

“执,你看!”

太阳略带惊异的叫声拉回全部心神。

定睛看向太阳指着的方位,只能见到数十米外被莹绿遮挡的数道身影正缠斗在一起,偶尔释放出的异能,或苍蓝,或焰火的波动在山林中闪烁着夺目的炫彩。

虽然看不清那几人围着的人是什么人,但根据异能感应,中间那人的异能虽然比其余人强横,但异能像是受了什么限制,或者说她本身像是受到了重创,导致异能很不稳定,而且在对方一遍遍的车轮战下,明显要处于弱势,那人若是再不逃,胜负也不过是早晚的问题。

“执,那人的长相!”

“不对,她就是雷婷。”

闻言太阳和顾执纷纷看向流尘,流尘没有分散给二人注意,左眼上蓝色的单片眼镜浮现,直直收录着远处那群人的战斗数据。

“确定吗?”顾执皱起眉。

“十分确定。”

“好,这就好办了,终极一班老大救命恩人的身份,对于我们来说没有什么坏处呐。”

勾了勾唇角,顾执手心里便翻出一套不按理出牌,瞬移之后眨眼间出现在雷婷面前,横臂挡下二名黑衣人的异能拳的同时,两只卡牌飞出,切过那两名黑衣人罩面的布料。

“同样,也没什么好处。”

余下的流尘面对太阳微微叹口气,插/入口袋的手掌掏出攥成拳头,眼神一凛给盯着顾执发愣的雷婷,护下一记火系异能团。

没懂顾执和流尘打的哑谜,甩甩短发,太阳不甘示弱的加入混斗。

“这、这群人从哪冒出来的?”

“资料上没有显示这群人!”

“计划有变,撤退——”

三人的加入将一面倒的局势掰正,毫无例外的结局正中顾执的意料,他本是身体不易升温到27°的体质,速战速决是他最佳战斗选择。对方也是能进能退,没有再纠缠,哨声一起,便飞也似的四处窜逃没了影。

没了攻击对象,顾执三人便听下了备战姿态,随身相携的伴身武器随之消失,互相大略查看一番无事后,齐齐看向方才被他们护在背后的人。

“多、多谢…”

确认眼前的人不是敌人呢后,最后绷紧的防线骤然松懈,全身的无力突然扩大的延展到四肢,一时被疲累席卷,面前发黑重影的场景让雷婷无力的向前栽去。

“哎——!”

反应机敏的太阳立刻上前扶住雷婷,这才免了雷婷面朝下的局面。

不过说到底,太阳也是个女生,雷婷一个女性的体重全力压在她身上倒也是勉强她了。在拍了拍雷婷的脊背后,发觉对方呼吸绵长,吐息均匀的昏迷后,太阳将目光救助向流尘。

她要撑不住了!

“执,你去找黎吧。我和太阳,暂且先把雷婷送到你那里,等她醒了再联系你。”

接收到太阳的求助,一贯注意太阳的流尘立刻会意上前去扶过雷婷。顿时压在身上的重量没了后,叫太阳舒出一口气。

“也好,你们要小心,那群人既然盯上雷婷,就不会善罢甘休。接下来应该还会有后续事件。”

拍了拍流尘的肩膀,顾执也未作停留,异能波动浮动后,便消失在原地。

“流尘,我怎么觉得执变了好多,在我们不知道的情况下究竟发生了什么?”

扶着雷婷趴上流尘的脊背,太阳有意无意地嘟囔了一句,叫流尘手上的劲道一卸,差点没给雷婷摔倒在地上。

失笑给惊了一下的太阳道歉后,重新将雷婷固定在自己的背部后,流尘轻道:“谁知道呢。”

“流尘,你说那本书里写的究竟是不是真的?要是真的话,黎岂不是要经历一次灭国之痛?还有挚友家人的死亡?嘶~”

搓了搓胳膊,抚平凸起的鸡皮疙瘩后,继续扶住趴流尘背上的雷婷,太阳继续纠结道:“要是我,我就活不下去了。”

“谁知道呢…”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