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ar.Jones【约瑟夫我老婆】

阿离大宝贝,公孙和小齐是二宝贝。
主吃钤离副蹇齐,执杰执峰桓易。
基三pvp二少,藏策秀都是心肝宝贝。
执杰之手,钤守不离。

五十度灰(8)

这章……钤离洁癖党慎入吧。





“嗤~阿离,阿离~干什么那么当真?”

对峙的没有三秒,执明突兀的笑出来,仿佛刚刚冒出的人并不是他似得,即使被慕容离挑明了计划中的一扣,执明也未显露开心或不开心,反倒是将倚重点都放在了公孙钤身上,整张脸上写满了委屈,像是比起被人看透的正事还没和公孙钤争风吃醋来的重要。

“阿离啊,你可不能有了公孙钤忘了我,这人都没从若木华那边过来呢,你都向着他了?”

算是暂时对公孙钤没了兴头,见公孙钤这条命总的来说是保住了,慕容离染霜的眉眼展霁,关乎公孙钤哪边人的问题,慕容离也倒顺着执明的意思下去。

“毒王一声令下,若木华又哪里敢来反驳毒王?”

“我要是吃醋,不让公孙钤跟你呢?”

“也好,免去了数多麻烦。”

“好吧好吧,真是拿你没办法。”

执明拍了拍慕容离的肩,算是将此事了了一个句号。钤离二人各自在心里舒出一口气的同时,执明起坐捋起袖口,瞟了一眼左腕上的手表后,脸上堆上幽怨,目光依依地瞅着慕容离。

“下午我还有事,阿离,我就先走了。”

毒王都起身了,他又怎么能不出去送送?随着执明起身的动作,慕容离也跟着站了起来,不过他才起来的身子还未站稳,就被执明的手掌按回座位上。借着这一空隙,一晃,面前放大的俊颜就近在咫尺。

“……”

四目相视,将对方眼底的情绪一览无遗。或是慕容离的惊愕,又亦或执明的调谑,双唇相贴,一个蜻蜓点水的吻,没有过度深入却带着无法拒绝的掠夺。约莫是眨眼的功夫,在场除主动吻的一方外的二人,才惊觉发生了什么。

执明留恋似得咬了一下慕容离的唇,水润的薄唇凉丝丝的,跟他想象中的触觉差不多,交换气息的吻让他在分开后又着迷地探出舌尖,舔了一圈自己的唇肉。

“味道真好~”

目光穿过慕容离看向他身后的公孙钤,执明嘴角的弧度却是飞扬地肆无忌惮。

“好了,我先走了,阿离就不用送了。”

分明是恶作剧成功的笑容,落在公孙钤的眼里也变成了另类的占有和炫耀。五指泛白的握成拳,被长袖包裹的手臂上一根根青筋暴起。他在克制,或者说为了任务他必须克制。

好在执明对慕容离过界的举动也就一次,利落的离去很快就让室内二人意识到,又是他们二人的独处空间了。

再怎么恼执明,对着慕容离,公孙钤唯有掏出心来待他。没了执明存在时的拘束,公孙钤放松了绷直的身体,搔头道。

“慕容,刚才的事情…谢谢。”脱离了执明的阴霾后,聪明如公孙钤又怎么会联系不到之前一事前后的因?

“……”

指腹轻轻贴在被人碾磨过的唇边,温热的感觉仍残留着,慕容离没有理会公孙钤,起身后径直走出客厅,一个拐角消失在公孙钤的视野里。

心乱,从不是一人的权利。

似乎从那一日起,公孙钤和慕容离之间就被一道看不见的屏障给隔开了距离,准确来说是慕容离单方面疏远公孙钤,每当公孙钤主动要和慕容离聊聊的时候就会被慕容离给摒退,或是被从哪个杂沓里冒出的执明给挡了去。

哦,毒王这几天特别闲,闲到三天两头的往慕容离现在住的家里跑,以往的时候大多是执明带着慕容离出去溜达,而近日也都耐得住空,在慕容离家里窝着,时不时在他面前和慕容离作出一些亲昵非常的举动。执明态度公孙钤并不在乎,他在乎的是慕容离的态度,没有拒绝。

公孙钤想提起勇气抓住慕容离,强迫他说出他现在的打算,但他不能这么做,也没有资格这么做。这种不受控的感觉令他讨厌极了,当然相比这个,执明的存在更令他讨厌。即使心知对执明纵容的是慕容离。

不过,随着交货时间的接近,公孙钤还是压住了濒临临界点的感情,他的眼里不能只有慕容离,他看到的,还有被毒品摧毁的普通人民。若是往后来不及阻止慕容沾染毒品,他不会手下留情。

无论如何,他首先是一名警察。

六月一日,刚巧是孩子们放假的时间,然而东市的街区并没有往日的吵闹,比起西市游乐场的吵闹,并没有什么娱乐设施的东市在这一日算得上是冷清了。或许唯有一条街道,还算得上有点人息。

东苑路,以东苑命名的一家KTV中,在今日来了些特殊的客人。包厢中,分为两队人手,相对入座,除了身后站着的面色严谨的人外,领头的两位倒详谈融洽。

“货物的纯度,若爷不放心可以现场检验一番。”

“放心放心,古先生的为人,咱们都清楚的很,有古先生在,我若木华就安心了。”

“若爷实在是过谦了。老实说,我帮接下来还想与贵帮合作谋财路,不知道若爷意下如何?”

“这…这可不是我能管辖的范围了,若爷如果坚持,我问问我们的头,如果上头同意了我定会第一时间告诉古先生,若上头不同意……呵,可千万不要因为毒王的命令而危及我们二人之间的友谊呐。”

当着众人的面,财货两换,究竟是担心自己的命,和入面前这位以精明闻名的“古达”的套,若木华没有立刻应承下来,小心将装货的皮箱转给身后的人手上,赔着笑眯起眼睛再次看向古达。

“也好,我不急于一时,相信我与天权会有第二次的合作的。”

“那就最好了,今儿……”

未等若木华再说什么,本以为此行与以往的交易没什么两样正准备来个收尾时,屋外传来的杂乱声,和各类翻箱倒柜的撞击声纠缠在一起,惊的若木华一下变了脸色,阴雨堆积。

“外面是怎么回事?”

“若、若爷!外面来了好多条子的人!我们这次行动应该是被卖了!若爷快走吧!!”

冲进来的一人哑着嗓子回禀着,道出的消息让若木华一再沉了面色。若木华一瞄一旁的古达,发觉对方没什么过激的反应后才缓和了神色,沉声道:“古先生,现下的情况应该没有时间再让我们叙谈了,不妨就此别过?”

“若爷,有缘再会。”

互相的客套必不可少,古达虽镇定自若,但眉宇已然沉淀了一股凝重,没有多逗留,古达就领着跟随他来的人陆续从小门出去。

“若爷,我们该如何撤退?”

手下一个个也急了,若木华望着古达撤退的路线兀地挑出个笑脸,转而道:“我们?自然就从正门出去咯。”

“啊?这、这……”

瞧着一个个面面相觑的手下,若木华有些恨铁不成钢。

“古达既然选择了小门溜出去,那我们就要选择与他截然相反的方向,总好过被一窝端了。就怕……算了,不想在慕容离那抬不起头的就赶紧走,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这次行动可千万不能失败。”

“好,听若爷的!”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