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ar.Jones【约瑟夫我老婆】

阿离大宝贝,公孙和小齐是二宝贝。
主吃钤离副蹇齐,执杰执峰桓易。
基三pvp二少,藏策秀都是心肝宝贝。
执杰之手,钤守不离。

五十度灰(9)

重申一次cp,是钤离,带一点执莫和all离,也有些双白。


警方那头行动的也快,不过若木华这边也不差,因着警方兵力被分散成两拨的缘故,追击若木华的人手不算太过紧逼,在失了两个兄弟后,若木华抱着被枪击中的小臂,坐在主驾驶上,小臂的伤让他不得不将外衣脱下来,包着伤口以止血。

前后环顾了一番没有警察追过来后,若木华将车停在了林间小道上,借着葱郁的树杈遮挡,喘了一口粗气一拳砸向大腿。

“该死。”

本身没有什么纰漏的任务竟然被警察给得了去?还被追到如斯地步?今日的狼狈,若木华已经有十几年没有感受到过了。

是慕容离的人?还是……探子?

地处于安全地带,若木华不免开始翻找记忆中有迹可循的人,大概翻阅一遍后,若木华被树荫所遮的眸子愈发阴霾,微微干裂的唇拉成一条线,垂下的眼角处几道沟壑也也因此而充斥着愤怒。

不管是哪里的人,能让他这么狼狈,就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推开车门,若木华挪着有些发福的身躯从车座上下到地面,远远看了看道路两旁,寂静地只有天空中飞过的鸟鸣,和丛中吱吱的虫喈。

缓缓平息了愤怒后,若木华的理智也逐渐回归。掏出手机后翻了翻,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谁啊?”

“是我。”

“若、若爷?”

电话那头的声音立刻变得恭维起来,若木华虽是心中不屑,此刻也得忍下,拿出十二分的态度对人。

“若爷您怎么有空给我来电话了?您、您不是今个去交……交货了嘛?”

“出了点小问题,我现在在一块鸟不拉屎的地儿,应该是在市外东南方位,快找点人过来接我。对了,带上会医疗的兄弟,我受了点小伤。”

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和气,若木华现在也就只有这个老朋友能靠的住了,其他人他都不放心。虽然他一直没怎么看得起过这个“老朋友”。

“好嘞、好嘞,等会,我去组织人手!若爷请稍后!”

“好,挂了吧。”

不等人回话,若木华移开在耳边的手机,一下挂在右侧的红键上。踩着悠闲的步子在车边转悠了会儿,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叼在嘴边时才发觉没了点火的人。暗骂了一句,若木华将烟甩在地上,不耐烦地来回渡步。

按着现在的时刻,货应该到了吧?执明怎么还没带人过来接他?莫非是货出了问题?

心底计算着时间,随着天上正空的太阳开始逐渐西斜,若木华才急了,等了这么久早把他耐心给磨光了,掏出手机又想给老朋友拨过去时,从电话里传来了一阵忙音。

初夏的天已经有了蚊虫,加之若木华手臂上的伤,让他在林里呆的很不如意,麻痒的感觉不时从那处蔓延出来,若木华无奈之下也只好重新回到车中,关上窗开了车内空调。

“喂?是老威吗?我现在遇到了点麻烦,能过来接我一下吗?”

“对对,今天的货出了点小问题。”

“好好,真不好意思,得麻烦你跑一下了,下次我再交易,定会帮你在执明那头谋个利。”

“挂吧挂吧。”

挂了电话,若木华一改殷勤的笑容,紧锁的眉山被不耐和羞恼给填满了。他捏着手机的手逐渐加力,双眼瞪的圆滚,这么多年第一次这么低声下气的对人,他自觉丢了面子,也羞辱了他。最后保留的自尊心让若木华重重拍了几下方向盘泄愤。

挂断电话的时间没多久,而他积压的怒火却越烧越盛,直到视线中出现的一辆同体黑亮的跑车停在他面前,本身没什么希望的若木华,看到下车的人瞬间扭出笑脸下门去迎他。

“终于……”

“砰——”枪子喷发的声响,惊飞了一群鸟雁。

“……来了。”

话说完,若木华眉心中顶着个黑洞栽倒在地上。他惨白的唇动了动,睁大的眼睛不解地看向自己那多年的老友。

“抱歉,老大的命令,我不敢不听。”

那人吹了一口枪口的白烟,朝若木华笑了。笑容不再是他面前以往的献媚笑脸,而是自顾自的令人发冷的寒笑。

“……”

得知了死因,若木华仍嗫嚅着唇试图说些什么,但他已经没了说话的力气,头一仰后,原本剧烈起伏的胸膛也没了动静。

“处理了,别给老大惹麻烦。”

“是。”


当执明那边收到货被截了的消息若木华行踪不明的消息时,已经近乎傍晚。也不知道有几个真心担心若木华的安危,又有几个担心自己地位的若木华一党的心腹,只要有点身份的就组成一伙人,来见执明,个个冲天的气势在站到执明面前时,都蔫了枝丫,唯唯诺诺地不敢吱声,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敢带头说话。

见诸人如此,执明哪会不知道他们来的目的?

念及被遣去收了若木华性命的魏玹晨回禀的内容,执明心情大好地点了面前一伙人中站的腰板挺直神清眸正的一人说明。那心腹倒也不怯,对上执明的目光也仅仅是微微垂了目光,腰身依旧挺得犹如松柏。

“若爷自从今日的货源出事后就再也联系不上,私下里大家也都核对过若爷是否给谁人通过消息,一回下来也没有若爷消息。”

“如今货也被兄弟们运回来了,但若爷仍没有踪影,我们作为下属的实在担心若爷,不知道毒王能不能动一下口,派人出去找找若爷?”

执明点头表示知道,没有说同意,也没拒绝,只是整个人半陷入了软椅中,兴致缺缺的样子毫不遮蔽。

“那兄弟们在这里就先谢过毒王了。”

那人不恼,也不显心燥,给执明扣了个高帽后领着一众人纷纷双膝跪地行了大礼,经执明一摆手,未做停留就带着人离去。

“刚刚那个人是什么人?”

关门开门声再启,听到熟悉的声音渐近了,执明才微微直起身子,不过他还是半眯着眸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弧度,整个人仍显得慵懒的很。看向走近的莫澜,执明随口一提。

“若木华十几年前捡回来的养子。”

“养子?”莫澜诧异了片刻,又恍然大悟地反应过来,“是那个名为齐之侃的养子?”

不清楚莫澜为何这么反常,执明应道:“不错,若木华也就只有这么一个养子。”

“老大老大!这齐之侃你得留着!这是个人才啊!早年的时候若木华在陵光手下打杂,也就是这个人给若木华出的主意拿的决断,交货等大事小事一经他的手没有说办不成的,一件件一桩桩都半的漂亮极了~可以说如果没有齐之侃,这若木华要想得到今天的这个位置?能早到他返回娘胎重造!”

莫澜一口气吐完了齐之侃当年的大概事迹,捞起桌上搁着的茶水一口闷了。没有管莫澜算得上过了的举动,执明支着下巴静静想了几番,见莫澜缓过来后反问:“齐之侃如果真有这本事,若木华为何不让他继续给自己谋利?”

“这,养子就是个养子,哪有亲的好?何况依照若木华的性子,指不准当初养齐之侃的决定是临时兴起呢?人嘛,总会忌惮比自己有才的,即使那个人是在为他付出,他也不见得能全盘接受。齐之侃被若木华给雪藏起来很正常。”

“莫澜,齐之侃此人的性情如何?”

“这点你放心,齐之侃本人的详细过往都被我调查个透了,他除了对若木华留有亲情外,其他人都不管不顾的,可以说咱们施以恩惠后,他会是个干净利索的武器。”莫澜咧嘴笑笑,圆滚的眼眸半阖起,敛去内里精芒。

不过执明这次并没有即刻答应。

“老大,你要是不答应,这天权现在谁来当着货源的二把手?”见执明仍然若有所思的模样,莫澜转了转心眼,试探的问道“莫非你真的想让慕容离主持货源出处?”

“可以”随即应下的答案让莫澜一怔,来不及询问,执明又道:“等明个若木华死亡的消息一公布,就让齐之侃顶上若木华的位置,货源的事儿以后就安排齐之侃来管,记着给齐之侃添几个帮手。”

抹了把虚汗,莫澜算是将一颗心吞进肚子里。见执明坐正了身子朝自己勾勾手指,会意后伸出脑袋将耳朵凑过来。

“记住,放个消息给齐之侃,说若木华的死因和慕容离手下的公孙钤有关系。”

发热的吐息喷在耳朵上,带着一股撩人的意味,刻意压低的声线不同往日的清亮,像极了惑人心扉的魔鬼。咽了一下喉咙,莫澜忍住了跪倒在地的酥软感,了然回笑。

“懂得,交给我吧,老大。”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