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ar.Jones【约瑟夫我老婆】

阿离大宝贝,公孙和小齐是二宝贝。
主吃钤离副蹇齐,执杰执峰桓易。
基三pvp二少,藏策秀都是心肝宝贝。
执杰之手,钤守不离。

五十度灰(16)

对于一个没有艺术细胞的人而言,画展中每一框图都是一样的。若是不论价值,在他们眼中这些甚至比不上能擦拭脏污的手纸。

而慕容离原本是抱着另一种目的来这儿的,目的既然已经达到,就失了继续逛展会的动力。大致走了一圈后,慕容离在入口处又和刚刚的二人对了个照面,互相友善打了声招呼后,慕容离也没有多停留,展会口处随便截了辆车,余光瞄见远处直勾勾盯过来的视线,挑起唇。

他个人便进入了车内。

丝毫没有觉察到自己所为被人收入眼底,那人直到亲眼见慕容离乘坐的车辆离开后,才从遮蔽物后走出来,掏出手机给唯一保存的号码发出信息。

【二爷与蹇宾少爷再遇。目前二爷离开了展会,蹇宾少爷尚留在展子里。】

发送成功的消息才跳出来,不消片刻,那头又回了条新的消息。

【继续留意蹇宾少爷近来接触的人。…保护好他。】

没有人能比艮墨池更了解此刻慕容离的处境。在佐奕一事上,他尽量做了万全准备让慕容离能节省出自个的时间。

没有辜负过去以往的耳濡目染,艮墨池很好的继承了慕容离的行事风格,半天的时间足以让艮墨池给慕容离铺了一条道路,让第二日的慕容离早早就结束了与佐奕的会谈,出来后二人的面色都不错。若说还有什么后续处理,那便是货物的真正交易。

时间被二人定在了下周周三,期间隔着的四天时间足够他们做好偷龙转凤的准备。而另外的计划也在他们的算计之中,依次进行着。

第一日,没有任何变动,慕容离与艮墨池随意在c市走动了一天。在有意无意的偶遇之下,艮墨池也正面与蹇宾孟章结识了,虽然蹇宾自始至终对慕容离和艮墨池抱有警惕意识,但也没有抗拒他们的靠近,也算是成为了朋友。

第二日,自来熟的孟章主动约了慕容离与艮墨池,说是要在他离开c市之前好好再逛一逛,他们虽然面露惊讶,也没有过多的挽留,毕只是才认识的朋友而已。反倒是蹇宾,从这一日中与慕容离拉近了不少关系。

其实也无非是慕容离多少透漏了一些齐之侃的消息,继而让蹇宾大多相信后,那道因齐之侃而竖起的隔阂也自然而然的消弭不见了。

第三日,一大早,执明就给慕容离来了一通电话,除了通知慕容离的货物明日即将达到c市外,在电话里又跟他单方面腻歪了片刻,最后才恋恋不舍地挂断电话。在晚上蹇宾与慕容离再次联系之后,告知了慕容离孟章已经回c市的消息,又多少再从慕容离这知道了齐之侃的近况后,一日倒也这么过去了。

第四日,也是距离交货的前一天。晌午时刻,慕容离所在的酒店里来了一位压货来的熟人。慕容离的计划中,也明白今日会来一位人,而不清楚会派什么人,等慕容离看到熟人的面貌后确确实实诧异了一刹。面前人不是旁人,正是他在天权扶持起来的亲信“方夜”。

左右没见到萧然,慕容离看向了方夜。方夜也难能撇嘴,面上也显露出无奈。给慕容离叙说了一番执明原本确定的人是萧然,他一手拦下的事情后,慕容离了解的点头。没有多问,方夜便将所知一并给慕容离倒了出来。连同执明给他下达的“请回慕容离友人——蹇宾”这一消息。

就在方夜疑惑这蹇宾是何人,慕容离倒没有什么行动,意料之中的情况向着他定好的结局发展。方夜则继续保持现状,执行毒王的命令。

周三。

艮墨池跟着慕容离出去见佐奕,方夜与他们的道相反,则是跟着执明给的地址去寻蹇宾去了。

如果说z市的警/察对天权的骚/扰,只是单单的扰乱天权的收益来源,那么直到如今黏着到c市来,就是让人厌恶的狗皮膏药了。

刚互相交换了信任,突然响起的喇叭声从工厂外方传过来,喊得也无非是放下武器,可以从轻处置的话语,杂乱的声源那儿,清晰的传播过来警车的呜呜警报。

这一变故,让在工厂里的人都齐齐变了脸色。在佐奕用质疑的眼神看向慕容离时,慕容离也错愕的摇摇头,空气顿时凝固。

他们不知道是谁通风报信,亦不清楚他们其中究竟有没有警方的卧底,但他们的为今之计只有一条,就是想办法出去。据佐奕那边探风的小赵说的,后门前门都有相同数量的警/察,警方这次估摸是动了大手笔,外头的警车打底也有二十几辆,人数更是比他们的人多出一倍不止。恐怕……

无关其他歪念,佐奕与慕容离至少在这一刻,活下去的念头,重合了。

“慕容二爷,我期待与你的下次合作。”

佐奕摸出怀中携着的一把枪,微微擦拭了一下通体明亮的枪身,冲慕容离呵呵的笑出来。

“合作愉快。”

同样支出小型枪/支,慕容离抿出个浅笑。若非他看到对方眉间凝起的凝重,还真以为他将生死放于眼界之外。 毕竟他们的劣势太大了,即便有能突围的车辆,也无法真正确定能在枪林弹雨下活着出去。

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这群警/察的秉性,对付贩卖毒/品的毒/贩,那一个个黑洞洞的枪口可不是摆设。

随着外面的声音逐渐失去耐性,里面的人齐齐将枪/支上膛,纷纷回到这里屈指可数的车辆上,划分了队伍预备冲出去。

“里面的人听着!放下武器!立刻投降!放下武器!立刻……”

汽车的发动声不可谓不大,何况几辆汽车拼尽了极致发动的速度呢?

那人没有喊完,迎面冲来的车辆直接越过他奔驰而去,擦身过的烈风让他脊背冷汗一冒,来不及松气,只觉腹部一痛,大量的血液在他的警服上晕染开。

“追!”

其他人反应倒快,大多匍匐在地避开弹药后,仰面开了几枪。但也仅仅透过窗打中了一些人,并没有成功将车胎给爆/掉,等车辆离开射程范围,他们一一起身钻入车内,一辆接一辆的警车追着远去。

留下的三人则看顾着不幸中枪的阿sir,因为失血过多,他的面色已经逐渐呈现出苍白,他们互相望望,最后开着车去向最近的医院。

“后面还有几辆?”

一个大幅度的拐弯,车尾一摆,半立在后座上开枪的人歪斜了下身子,原本打向车胎的枪药飘到了车身。

“七辆。”

坐回座上,慕容离取出空了的弹夹,从开车的人——艮墨池身上掏出他携着的枪火,一拨上膛后又回到原本的位置,迎面一道破空声突过来,慕容离尽量斜开脑袋,然而在那之后,脸上仍出现了火辣辣的疼,湿热的液体顺着脸缓缓滑下。

大脑被这一刺激,也变得更加清醒。端着枪的沉稳百炼,对准后方一车的前胎,慕容离挑唇,刹那的开火,听得一声闷响,那车直接在原地打了几个转,被后方的一辆车给撞上,停滞在原地。

“漂亮。”

扫了一眼后视镜,艮墨池夸赞。

“专心开车。”

街道的窄小阻碍了警/察的节奏,也因为那辆车的爆胎,更是堵了一半的街道。然而即便如此,那群犹如蚊蝇的警车仍死死的追在身后。

似乎是怕再出现上次的情况,警车并不再并肩而行,而是选择了错开,好让车身有足够的空间躲避慕容离射出的枪矢。

连绵的枪声抨抨不绝。

车速在艮墨池开到半悬着的峭壁上时慢了下来,仅仅约八米宽的道路弯曲的很,左侧是木制的栅栏,栽倒下面就是泛着映着春绿的活水。幸而那群警/察也并非不知生死,同样减慢了车速。几辆车也就着这个速度维持着车距。

余光注意到周身的地境发生变化后,慕容离就迅速地坐回车内。

如果他记得不错,枪/支里的弹药就剩下两枚了。然而身后的车仍有三辆。求助的电话已经打了出去,方夜即便是赶来,也需要几个小时的时间。

“将车开到附近人口密集的地区。”

“明白。”

连环弯曲的道路也不得不使警方收起枪火,专心一致地开车。不过等过了这段路,翻过半座山路,道路旁逐渐出现行人时,紧追慢赶的首车阿sir才捉起对讲机,又是惊异又是恼怒道:“仲sir,我们跟着的这辆车的目的似乎是要冲入人群,如果让他们进到人群中,就无法执行抗拒射杀的指令,该怎么应对?”

“很好,如果这车真的进入群众之中,那么就证实他们的枪火应该捉襟见肘了,想以人民群众作掩护,让人群制约你们。近身擒住他们岂不是更好?”

这人捏着对讲机的手指紧了紧,他道:

“仲sir,我怕他们还有枪子,万一……”

“放心,他们即使有,也所剩无几,用来自保都成问题,何况伤人?报位置,我会派人支援。”

“是!我现在应该位于重明山底,前方再行驶半个小时左右就可以抵达重明公园。”

“重明公园的入口处会有人在那接应,此次任务务必成功将这些毒/贩捉拿归案。”

“是!”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