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ar.Jones【约瑟夫我老婆】

阿离大宝贝,公孙和小齐是二宝贝。
主吃钤离副蹇齐,执杰执峰桓易。
基三pvp二少,藏策秀都是心肝宝贝。
执杰之手,钤守不离。

遇见(小霸王在钧天13)

云超错过get√

————————正文————————

整整一日,赵云睡了个昏天黑地。


外面齐之侃也守了一天。且不论齐之侃因为牵挂蹇宾一日未挪开身形半步,与他两魂一体的马超先撂担子不赶了。


二人用的本就是一个身体,即使主动权并不在马超手里,齐之侃的饥饿还是可以清楚传达给马超,现如今是真的两魂两边天。一边是对蹇宾堆积起的忧虑,一边是马超对食物的渴望。


甚至不单单是饥饿,连齐之侃身体上的酸痛都传给了马超,在马场上一向被黄忠宠惯了,入东汉学院后又被其他五虎将宠着,马超哪里能忍这份苦?


联系到他这来到这里几日,也不知道错过多少集的灰羊羊与喜太狼,马超不免在齐之侃的意识海中小声发着牢骚。


“侃,我们回去休息一下好不好?腿好累。”


“侃,能不能找点吃的再来站岗,好累的说。”


“…飞,我想念你给我买的灰羊羊与喜太狼全集了。”


…… ……



待临近逢魔时刻,蹇宾的卧房才传出一声沙哑的呼唤,齐之侃阔步走了进去。


床榻上仅着内衣的蹇宾,白着脸,双目失神。见到齐之侃进来,也无动于衷,连以往维系表面的微笑都没了踪迹。


齐之侃倒了一杯水,递交到赵云手里。一日未平的眉山拢起,目光灼灼地凝注着赵云,字正腔圆道:“王上,是头痛又犯了吗?”


赵云原想拒绝,然而张开口干涩的喉咙并未成了他的意,意识到自己已经一日滴水未尽,赵云将齐之侃递来的水一饮而尽。


润泽了喉咙,干涩发痒的喉部舒服许多,赵云看向齐之侃。而齐之侃也自主接过赵云手中的瓷器,放置它原本处于的位置。


“小齐,我……”


“王上要说什么尽管说便是,属下听着。”


见赵云看着他欲言又止,止欲又言,偏生说不出什么话来。齐之侃绷起唇线,就像在山野中的那段日子,静候在赵云身旁,给予他心理上的安定。


而赵云又岂是蹇宾?虽然二人共用过一具身体几天,但蹇宾脑中想的什么,过往又经历了什么,赵云是半分也不知道。齐之侃所用的安抚,不过是徒增他的压力。原想坦白的话,上到嘴边,又滤了滤,转了一圈回到肚子里。


赵云轻叹道:“没什么。”


“蹇宾”不愿说,齐之侃也不会问,想到“蹇宾”睡了一天,他关切道:“王上是否饿了?属下这就让人备膳。”


哪知他一叩首便被赵云搭在手臂上扶了起来,神色不定之际,赵云哂然一笑,道:“小齐在外面守了整整一日,合该和我……本王一样饿了,不如叫人多备一双碗筷,一同用膳如何?”


心念一动,自入宫之后,便与他未再过渡亲近的“蹇宾”这般提议,齐之侃想他应该答应的。然而注意到“蹇宾”如今的身份,他于心底喟叹一声,开口道:“王上,这万万使不得。”


“有何使不得?”赵云微扬了扬眉。


他记得这几日和蹇宾共处时,蹇宾就是这么和齐之侃相与的,他很自信自己的模仿力,没有十成十的相似,也有九成无差。即便面对齐之侃,他也有这份自信。


“王上贵为天玑君王,而属下仅仅为王上众多近侍的其中一名,能得享荣誉陪王伴嫁已经是莫大的荣焉,哪里能让王上为了属下破例共进膳食?”齐之侃缓缓叙道,声音平稳无波,神色淡淡,然而赵云偏生就能看出他的几分无奈和失落。


齐之侃顿了顿,见赵云没有答话,继续道:“战场上不缺为天玑奋战的勇士,朝堂上也不缺为天玑社稷绞尽脑汁的智者,他们暂且都未享尽这荣誉,属下何德何能,要先于这些人的前面?”


被齐之侃的一番话夹的卡壳,赵云一时也想不到拒绝的法子。这个时空的事迹他知之甚少,朝中制度也是一知半解的,齐之侃的话可以说是正中了他空白的一页,说的他毫无反驳的能力。


在赵云翻转思绪时,齐之侃这边也是鸡飞狗跳。意识海中马超对食物的渴望几近超出齐之侃对身体的控制,勉勉强压下马超争夺身体主权的意识。马超紧接道:“为什么不答应他?侃,你不饿吗?我快饿死了。”


碍于“蹇宾”在,齐之侃又哪能直接回应马超,而不经过嘴,在意识海中想的什么,马超又根本接受不到,齐之侃也只能分出心神压下马超的躁动。


“属下这就……”赶急起身,齐之侃垂下的头昂起的那一刻,原先的话锋一转,没有任何口音的话语稍稍软了些,带着份孩子气的糯意,脱口道:“好啊,一块吃东西,我快……”


峰回路转,熟悉的腔调让赵云微微出神,他夹杂疑惑道:“小齐?”


齐之侃却又恢复了字正腔圆,道:“属下这就去准备。”话落,更是一头不回地离开了。


留于空殿的赵云面对齐之侃离去的方向怔怔出神,半晌,半阖的桃眼流露出几分思念。


“超…大哥,羽,你们还好吗?”





距离天玑立国大典有一段时间,孙策和慕容黎都刻意避开了公孙钤。


孙策嘛,躲公孙钤的理由无非有一,便是慕容黎。而慕容黎想的则更多些,公孙钤作为魏玹晨门客,能日日出来寻他们,还有意与他们交近,想必也是魏玹晨的授意,那魏玹晨是天璇丞相,定是知道瑶光王子的模样。


当今天玑天璇仅仅是处于表面上的平和,不被魏玹晨接触认破之前,天玑就是他们最佳的避风港。


现如今就是等他们离开了,好在天玑并没有留他们多久,原先蹇宾更是疑心重,除了齐之侃盯梢典客署中众人,更是遣人在暗处盯紧每国来使。防于天玑,各国来使也不敢有所动作,魏玹晨的动作更是受限,才有了公孙钤出去走动的影子。一名名不见经传的门客,较之一国丞相的份量堪比象蚁,暗处的人也自然而言减少许多。


公孙钤很满意,加上得知孙家兄弟在天玑境内,他出去走动的时间便久了起来。打听一对新至天玑的兄弟很困难,但是若这对兄弟皆器宇不凡,容貌上乘,那么打听起来就简单多了。


在波折几番,拐进一家僻静清幽的小店里,公孙钤才放下墨阳,品着茶水,等候着孙策和慕容黎。为防上次人都没见到,二人就离开的遗憾,公孙钤这次径直坐到门口侧边的桌旁,正是大门遮挡的一处视觉死角,在外面是看不到这一处的地方。


故而,一日出行,孙策和慕容黎傍晚回来时,被公孙钤堵在了门口。


孙策自然对公孙钤烦极了,原先对公孙钤气度和那张和自己一样的甩脸留下的好印象,也逐渐趋近于狗皮膏药,即使他在慕容黎的提点下已经知道公孙钤来的抱有什么目的,也无法让他取消对公孙钤的警惕。


若说是什么,应该还是那张脸的锅。


原想一走了之,把公孙钤挡在门外的孙策,也没有真的这么做。慕容黎阻拦了他的动作,直接叫孙策先回房。原先孙策也不愿留下公孙钤和阿黎两人相处,可不凑巧的siman在那一刻又响了起来,发出的叮咚叮咚声音极其引人注目。


顶着公孙钤疑惑的目光,孙策瞬移到公孙钤面前,瞪视着人,后附耳道:“不要对阿黎有觊觎之心,他只能是我的。”


下一刻,没等公孙钤答应,他便消失在了人面前,留下的残影叫人咂嘴同时,也叫躲在一旁的店主开了一把眼界。


拍了拍桌台,公孙钤缓道:“店家,开一房雅间,再备些小菜,我有事要与这位公子单独商谈。”


店主连连点头,萎缩的模样 “好、好,地字间水榭房请,上楼直走最后一间就是了。”


“黎公子,请。”


公孙钤拂袖让路。


没有谦让,慕容黎也径直走了过去。





“公瑾,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说辞。”


紧闭的房屋中,孙策臭着脸平视着siman通讯里的周瑜,额头的青筋跳动着,很是骇人。


周瑜移了移眼,四处张望了一番孙策周围的环境,确定只有孙策一人后,这才松口气道:“总长,又不是打断你和夫人的亲热,干嘛那么大火气?小心会长皱纹。”


横眉相对,联想到阿黎现在还正在和公孙钤单独相处,孙策就怎么也耐不住性子。这才抬起手做siman关闭的动作,周瑜立刻隔着屏幕探出手,急道:“别!总长,我有急事。”


再平视向周瑜,孙策抬高了关闭siman通讯的手势,抬起的手臂并没有放下,仅仅是距离红色的关闭键远了些。


“直接说重点,我也有急事。”


周瑜道:“是关于大小姐的。”


提到孙尚香,孙策愠怒的神色不存,转而挂上几分焦急,迫切道:“阿香她怎么了?”


周瑜点着头,道:“大小姐离家出走了。不过我在大小姐的房间里找到了一封信。”


断断续续的线索不明了,没有任何可以联系的头绪。


孙策皱紧眉道:“什么信?一次讲清楚。”


周瑜概括道:“曹嵩的信,信里说了东汉书院五虎将之二受董卓迫害,现今入狱两人,七日后就要被处于死刑。曹嵩希望江东能帮助他救出这二人。”


曹嵩?曹/操这个小狐狸的老子?


孙策诧异:“江东欠他的人情,他能让出来救五虎将?”


周瑜重重摇了摇头,语气也有些不可思议:“理论上,不可能。然而事实就是如此。”


曹/操,东汉书院的学生会会长,是下一任的东汉书院校长的接任人。传说中接任了数次东汉书院学生会会长一职的人物。江东情报网上对此人的评价,可谓是多狡猾,多城府。


作为小狐狸的老狐狸,孙策不信曹嵩能随随便便地将他们江东欠下的人情,全权让给外人。除非那份危险,或事后的利益大过他们江东欠下的这份人情。


捶着手掌,孙策此刻只觉的心绪不定。


能让利益大过人情的事情,他猜不到。而三妹什么也不说,独自拦下这些离开出走一事更让他忧心。


这个妹妹,从小到大都没有批过她,硬话更是没有说上一句,在江东要是谁对阿香有一句不敬之语,不光是他,连二弟,父亲都会一并出头轮番对那人进行思想身体上的折磨,这么一个呗娇惯的妹妹,孙策真不知晓她离开江东,在外面会不会有什么不适应。


吃能不能吃好?睡能不能睡饱?要是被人欺负了怎么办?这年头找江东麻烦的一些瘤子虽少,却也不是没有,要是知道阿香的身份,找阿香麻烦怎么办?


“不行!”想到这儿,孙策立刻从凳子上跳了起来,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着:“阿香她一人搞不定的,公瑾,你快派些人去助阿香!不能让阿香受那些人的欺负。”


周瑜摇头:“明白。”


孙策道:“还有,尽快派人找到大小姐,尽可能去东汉书院,如果阿香真的是因为书信,那她定在东汉书院跑不远。”


周瑜:“是!”


应了,孙策见周瑜仍杵在原地没有动作,眉头锁的更死,眼中险些冒出火星来。


“快去,还杵在原地做什么?”


“……”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