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ar.Jones【约瑟夫我老婆】

阿离大宝贝,公孙和小齐是二宝贝。
主吃钤离副蹇齐,执杰执峰桓易。
基三pvp二少,藏策秀都是心肝宝贝。
执杰之手,钤守不离。

遇见(小霸王在钧天14)

本章开始,公孙钤和慕容黎的立场正式对立

————————正文————————

水榭房。


慕容黎与公孙钤两人对坐。


面前刚倒上的热茶仍上窜着缕缕白烟,虽是一家小店,可那扑鼻沁脾的醇香仍叫公孙钤眸光一亮,摸起茶盏浅酌几口。


见公孙钤享受的品茗,慕容黎并没有缓和面色。面上的表情依旧不冷不热,公孙钤倒也习惯了他对孙策以外之人的这幅模样。


“公孙兄今日来找我,所为何事?”


放下慕容黎动手给他倒的茶水,经过茶水流过的口齿中还残留着淡淡茶香。面对慕容黎,公孙钤心情繁重,却也未失了笑容。


 “也没什么事,黎公子应该知道在下是天璇人士。”


公孙钤断了话,瞧见慕容黎不解其意地困惑模样,继续道:“公子如今能坦然自若地与在下坐于一处,甚至为在下沏茶,公子的胸襟倒真令人折服。”罢了,再攫起桌上的茶,给自己润了润口舌。


话说的没头没尾,慕容黎却明白了公孙钤的意思,刹那,慕容黎也上扬了凝了霜的唇角。


他道:“此话何意?”


注意到慕容黎的目光发冷,公孙钤无奈:“关于慕容公子的身世,在下未曾向丞相提起过,也没有这个打算。今日在下只身前来,也正是为了公子此事。”


良久,慕容黎落在桌面上洞箫的余光收了回来,浑身通体的寒意敛起。仿若刚刚锋芒毕露的人只是公孙钤的错觉。


慕容黎:“公孙兄要我做什么?”


公孙钤摇了摇头,坦言:“在下并没有要拿这件事威胁慕容公子的意思,实话说,在下方才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公子就是那个被人救下的瑶光王子。现在确定了公子的身份,我倒真的对公子佩服万分。”


没有任何恭维,或是半分谄媚,公孙钤的话语仅仅是为了表述自己的心中所想,世家出身的谈吐,让他整个人透着一份如沐春风的暖意。


无论是知道他的身世前,或之后,不可否认,公孙钤对他的态度都没有变过。而他除了对公孙钤天璇的身份介怀外,公孙钤这个人是他接触过最为舒服的人。


微微颔首,慕容黎轻道:“公孙兄过谦了。”


公孙钤接道:“在下今日来目的有二。其一是想告知慕容公子,天璇的情报来源不容小觑,既然能让我查出公子的身世,天璇也自然能查出公子的所有信息,即使不能确定公子是否真正的是瑶光王子,对吾国,家师从不会手软,斩草除根的道理,公子应该也懂得。”


见慕容黎听得仔细,没有插/话意思,也没有任何反应,公孙钤继续道:“其二,则是想让公子劝一劝孙兄。孙兄之才,在下看了……”


敲门声骤起。


“客官,您点的小菜。”


公孙钤看了一眼慕容黎,得人同意后,喊道:“请进。”


撑着盘子端着几份小菜的小二上前放着一喋喋小菜,熟悉的声音让慕容黎带着探究看过去,对方垂下的面孔随着动作一晃一晃的,看不清什么面目。


娴熟的动作没有让他在这里停留多久,转身离开的那一刻,转向慕容黎的那个方向,抬起的面孔让慕容黎暗地皱了皱眉,复又平了眉山。


等房中再次剩下了他们二人,公孙钤又道:“其二原因,仍是之前的目的。”


孙策?


顶上慕容黎诧异的目光,公孙钤苦笑道:“不过在下放弃了。在知道公子身世的那一刻,我就已经明白公子和孙兄与我不是一路人,更罔论孙兄为吾国效力。在下看得出孙兄待公子至亲,故而仅仅有几面之缘,在下仍想讲与公子听。”


慕容黎道:“公孙兄请讲。”


公孙钤坦言道:“公子身份特殊,孙兄怀有大才。如果公子不想他就此一生随着公子跌宕,就该好好想一想,往后该如何与孙兄想与了。”


闻言,慕容黎僵了一刹那的身子,平静无波的心也躁动起来。然而即刻,联系到孙策的承诺,他又冷静下来,抬起脸道:“多谢公孙兄提醒。”





公孙钤和慕容黎的谈话时间很短,在孙策拍开水榭房闯进来时,屋里仅余下慕容黎一人。


面对在桌旁自顾自饮着茶水,对桌上菜食一动未动的慕容黎,孙策凑了过去,轻快道:“阿黎,公孙钤呢?”


慕容黎一怔,应道:“走了。”


“走了?”孙策紧着的心放松下来,旋即又察觉出慕容黎的心不在焉。捞起一旁的木凳挪了个位,挪到更贴近慕容黎的位置,坐下来,前倾了身子,面对面关切道:“阿黎,你看起来似乎有很重的心事,要不要说出来让我给你想想解决的办法?”


“没什么。”回神,被孙策这一张放大的脸给惊得心脏漏了一拍,下一刻公孙钤和孙策面貌重叠,耳旁又响彻着公孙钤的那句劝告。


无意间,慕容黎挪开了视线。


正起眉,孙策站了起来。没给慕容黎反应时间,他俯下身,双手撑在慕容黎身后的圆桌上,将人圈在自己给出的一方空间里。


第一次用这个姿态围着人,虽然心里臊得很,但孙策更多担心的是慕容黎的事,不打算给人任何逃避的机会,孙策保持着这个转头都能擦上唇的距离脱口问道:“阿黎的心事是什么?”


吐息在耳朵上的热息,让慕容黎大脑有一刻停止运转,缩了下脖子,偏过头的瞬间,又与人贴上了双唇。四目相视,眼底的所有情绪一览无遗。


这一连续的近距离接触,叫土生土长在钧天的慕容黎,彻底臊红了脸。他偏过头,抑下耳朵处传来的热度,用上些许内力拨开孙策的胳膊。


所幸第一次的孙策也没有一直圈着他的打算,慕容黎很容易破开了孙策圈出的空间,站起来前走了两步。边平静心跳边放缓语速道:“阿策,庚辰亲自来传了消息,天玑有异。”


暗自忖着siman上下载的那些烂书籍,烂套话方式的不管用,然而不可避免的是,那本书的后遗症果然不错。用这个方式套人话,会让心脏急剧跳动。


孙策这头按上左胸膛,那里的心脏正不受控的悦动着,全心全脑是刚刚慕容黎染上晕红的面孔,就连慕容黎的问话也未注意。


身后没了答话,脸上的热度也消减下去许多,慕容黎这才转过身。一眼看到孙策在原地放空目子出神的模样,唤道:“阿策?”


连续两声,孙策才被慕容黎唤回神。


见人无碍,慕容黎放下捏紧的心,缓道:“阿策,庚辰刚刚在公孙钤走后传了消息,天玑行宫今日有异。”


孙策:“是蹇宾吗?”反问却笃定的语气。


慕容黎惊讶,问道:“阿策知道?”


孙策摇了摇头,抬起左腕对人晃了晃,解释道:“刚刚公瑾也传来消息,东汉书院昏迷的五虎将之二,其中之一的赵云苏醒。”


点开siman,上面的蓝光又凸显出一幅图片,金色短发的青年,和孙策相似风格的墨色衣衫。


慕容黎看到这张图片的人的面孔,登时没了言语,半晌,他挪开视线,愕然道:“赵云?”


孙策摇了摇头。将赵云的文字资料又点了开,以供慕容黎阅读。


大致扫了几眼,确定了图片上那人的身份,即使是慕容黎,也无法不承认缘分一词的玄妙。若不是那张图片上的青年面色稚嫩,周身气息太过干净,连他都无法辨认出那人和蹇宾的区别来。


收起siman,孙策又道:“公瑾得到的消息是赵云用了华佗的药水,醒之后性情大变,对五虎将出手也罢,对他们还俱不相识。联系到你说的信息,我想这个问题的答案很明显了。”


从庚辰传达的蹇宾头痛,天玑一日不朝的消息,再与孙策给予的消息通理,尽管不可思议,慕容黎的心中也隐隐有了明晰的结论。


而为什么蹇宾会头痛难忍,想来是与阿策说的华佗有关。可惜那人的叫赵云魂不成,反倒叫了这个时空的蹇宾的魂魄。


慕容黎抬起袖子,拍了拍孙策精壮的胳膊。


“既然蹇宾去了你的时空,那么现在的这个苏醒的天玑王很有可能是那个时空的赵云。灵魂互换虽说匪夷所思,事实发生了,也着实让人不得不信。”


“这个世界的蹇宾是赵云?”孙策皱眉:“不如今晚让我去试一试蹇宾。”


孙策和慕容黎皆是初次来天玑,天玑行宫的布局还未搞懂,隐藏在暗处的高手也不知有几人,挂心于孙策,慕容黎本想拒绝孙策的提议,然而看到孙策眸光里的期待,又将拒绝的话咽下去。


公孙钤说的不完全是错的,他离不开阿策,但在复国之前,阿策最起码要是安全的。这个蹇宾若真的是阿策那个世界的人,至少在天玑起乱之前,能保的阿策一时平安。


“小心点。”


“我会的,阿黎就不要担心了,我之前不是说了吗,这个世界还没有什么人能奈何的了我。”





夜晚,睡了一日的赵云在床榻上辗转反侧。


都说半夜最是能勾起人心底的孤独感,一向在东汉书院最吸引少女的赵云又有什么孤独可言?

若真的有,那就是他在思念那个时空的兄弟们。


想念经历过生死的兄弟,热闹义气的东汉书院,和蔼亲善的曹会长,就连少女们心碎的声音也成了一种怀念。


前些日子和蹇宾共用一体,赵云非主导者,却也有个盼头,能催眠自己一觉醒来就回到自己身体上的盼头,而今没了蹇宾,他彻彻底底的成了这具身体的新主人,即使再想催眠自己这是一场梦,所见所触,都在击垮他堆垒起来的防御。


摁了摁床榻,或许在这个世界上算得上柔软的床榻,较之曹会长家里的那张床,可逊色多了,连同看星解闷的窗户也没有。


良好的作息时间催促着赵云该休息了,大脑却违反赵云的意识,意外的清醒。作为注重形象的人,赵云绝不对让自己第二天挂着两只黑眼圈的情况出现。


闭上眼,赵云默念道:“一只马,两只马,三只马……”


数马睡觉是一种解决失眠的办法,但是在上百之后脑中逐渐被马超给占据了后,赵云发现他更精神了。


“赵云啊赵云,想不到有一日你竟独自会流落异乡。”


睁着眼,望着上方的黄蟠,赵云短叹了一口气。


“赵云?”


“是我。”


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赵云下意识应道,然而下一刻他意识到不对劲儿的地方,一个翻身从床榻上站好,定睛看向声源处,暗中提起全身的戒备。


关于这个男人为什么知道自己的名字,是敌是友赵云没有多想。他在意的是这个男人的实力。


蹇宾的行宫守备不可谓不严,面前这个男人能瞒得过他们进来,就一定有不小的本事,他如今成了麻瓜,只有脑子里通过实战摸索出的实拳。最基本,也最有效的拳脚功夫。


赵云厉声道:“你是谁?为什……”


下一刻,孙策直接瞬移到赵云面前,揭下脸上包裹严实的黑布同时,用手捂上赵云的嘴,呵道:“小声点,你想惊动天玑的守卫吗?”


赵云:“……”你的声音明明比我都大。



————————小剧场————————

孙策:这书怎么不管用?

慕容黎:什么书?

孙策【给慕容黎看看siman周瑜传来的书】:这个,可以问出人心里话的。

慕容黎【一扫书名——霸道总裁的行为手册】:……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