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ar.Jones【约瑟夫我老婆】

阿离大宝贝,公孙和小齐是二宝贝。
主吃钤离副蹇齐,执杰执峰桓易。
基三pvp二少,藏策秀都是心肝宝贝。
执杰之手,钤守不离。

遇见(小霸王在钧天17)

敲喜欢江东的!孙家人不管哪一个出场都超帅的!

————————正文————————

究竟不再是无拘束的五虎将,云超二人来的快,去的也快。


二人前脚刚从窗户口溜走。一缓脸色,孙策转过身,面朝门口的方位,快步走过去开了门。


门缝开拓变为大敞,那道鲜红的身影愈发灼眼。四目相对,孙策先侧身让出道路。


“进来吧。”


身旁红影掠过,孙策的目光追逐着人的轮廓,随手关上敞圆的木门。


穿过门槛,外屋中搁置的一面圆桌上的布帛吸引了慕容黎的注意。缓步来到桌旁,那低调的神色布帛上的暗纹便隐约可见。


慕容黎的神色淡淡,手指滑过那堆成一团的上好巾帛,道:“方才来的人,可是当今的天玑王蹇宾?或者说是赵云?”


孙策应道:“是的,摸不着他们二人怎么想的,当着白天偷溜出宫?且不说宫里人发现天玑王失踪的慌乱,就单单说马超和赵云二人同时没了战力值,若是在自己王城中被行刺,赵云可算的上是给蹇宾的形象抹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了~”话了,孙策甚至还期待了一下。


“马超?”


提到齐之侃一事,孙策右掌敲了敲左掌心,不管云超二人会暴露身份的顾虑,在慕容黎面前向来不喜欢隐瞒什么的他直接道:“对了,齐之侃也追着蹇宾去了东汉书院,现如今的“齐之侃”壳子里住着的是赵云的朋友,马超。”


也难怪赵云能与“齐之侃”平心和气的在一同吃住了,原先庚辰告知慕容黎时,慕容黎还质疑了许久。


那齐之侃本就机敏过人,作了蹇宾一段时间的近侍想来也熟悉蹇宾的作息生活,从根里换了个人,他也不该没有察觉。现在看来,若是原本从皮囊中换了一个芯子,倒也不足为奇了。


没有再问什么,慕容黎的沉默叫孙策先不自在起来。


慕容黎确实在休息,但隔壁那接二连三的喊声,隔着一面墙,都能叫他警醒?何况慕容黎自幼习武,早就比一般人耳聪目明,又有什么是他听不到的?孙策和云超二人的对话在后,慕容黎在门口并没有掩饰自己的气息,这点他们二人心知肚明。


一人是不愿有什么秘密隐瞒阿黎,一人是顺着那赵云的主意,在他势力没成形前给孙策编排一座靠山。


孙策或许没有什么对于他来说不能说出口的秘密,然而慕容黎的沉默,让他原先准备好的一堆情话没了用武之地。孙策多少显得面色有些奇怪。


“阿黎,你没有什么要问的吗?”


翻了两面茶盏,热茶将瓷器从顶浇下烫了个遍,两杯才盛满大半杯子的热茶才悠悠地发出清香。慕容黎才说道:


“阿策若是愿意说,我愿闻其详。”


同慕容黎身旁坐下,孙策道:“阿黎,天玑的势力是当今钧天最为强横的国之一,若是卖了赵云一个人情,就相当于明面上给蹇宾记上了人情,五虎将的信誉,我孙策信得过。这相当于得到了天玑的助力,介时你我就不必再担心天璇之人找上门了。你也可以光明正大的恢复你的瑶光王子身份,然后,复国。”


没有意想之中的欣喜,慕容黎弯起的睫羽打下一块暗色的阴影,叫注视着他的孙策也没了笑容。

“怎么了?阿黎?”


随着孙策话语飘出的思绪被扯回,慕容黎怔怔回神,再次看着孙策,轻轻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神色无悲无喜。


“阿黎,你怎么了?怎么感觉你从前天起就变得很奇怪?不能和我说说吗?你的心事。”


到底是数年的陪伴,慕容黎的不对劲儿从一开始就被孙策注意到,但碍着慕容黎不和他提到的心思,孙策也愿意给他一些自己的空间,就没怎么提起。不过眼看着慕容黎这几日一直将所有心思闷在心里,也不主动找他说起。即使心大如孙策,也不得不开始忧心慕容黎是发生了什么事?


有关方煦的?还是他的?又或是……瑶光?


孙策猜疑不定,也不勉强自己去猜人心思,他直接选择了问当事人。让他挂心的那一个人。


不过当事人没有要开口的意思,面对孙策的疑问,慕容黎更愿意独自来处理一些东西。


想知道,有些事务并不是多出一个人知道,就能被分担出痛苦。


慕容黎道:“我想明日就启程去往浮玉山。”


孙策被人的话题转的一愣,突如其来的决定叫他措手不及,他反问道:“不再多留几日?我瞧着最近天气多变,过了这一阵子再去也不迟。”


慕容黎否决:“有些事早作决定也好。”


勉强不得,孙策也没有做过多的挽留。


也好,这几日趁着阿黎出去的日子,帮齐之侃进职上将军的事务都处理妥当。不过……


“阿黎,浮玉山地处天璇地境,你要小心些。要记住天玑有我。”


字眼的关切化作一股暖流滑过心田。慕容黎遂点了点头:“我明白。”


“记得想我~”


“……”




在天璇天枢商攫开辟玉衡故道,赵云给马超加官进爵时际,另一个时空早已乱成了一锅粥。


白天剩下的五虎将忙着给异世界来的君臣科普银时空规矩,夜里又得协助华佗研制解药,好不容易空出点时间还要去刑房看一看被处以死刑的曹/操与关羽。


作为剩下的人的主心骨,刘备一个头两个大。几天下来,他都能感觉自己原本得体的校服松垮了一圈。


两个时空的链接问题,仅仅出现人物灵魂互换的问题就已经超出了他能解决的问题范围。


然而当他联系King,叫人从金时空来到银时空时,得到的指令却是原地待命,再向上汇报问题看看灸舞盟盟主怎么解决时空bug。


从那对君臣中好容易抽出空,止戈也是用上了瞬移,以光速赶到了他和雷婷相聚的地点。三天前,King让他原地待命,三天后,也就是今天,他相信King会带着好消息过来。


众峰矗立的一座山顶,止戈左右环顾着,被他下意识地握在胸口的拳头止不住爆起青筋,平日里的呆愣此刻全凝聚为担忧和焦躁。


“小戈!”


背后传来的声音叫止戈表情一喜,转身时,恰好与赶来的雷婷照个正面。雷婷在,止戈像有了主心骨,面色的忧色都褪去不少。


“King,怎么样?盟主怎么说?”


与人撞面的喜色衰减,雷婷拍拍止戈的肩膀,凝重道:“小戈,这件事……盟主也无能为力。”


“啊?怎么会这样……”被最为信任的人打破了幻想,止戈不敢相信的盯住雷婷,熬出指骨的手掌握住她双肩,急迫道:“她可是十二时空的灸舞盟盟主啊?怎么会连两个时空的链接bug都没辙?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的……”


“小戈!”雷婷挣开止戈的束/缚,肃容一整喝道:“冷静点!”


“冷静?你叫我怎么冷静?那是我的兄弟!同生共死过的兄弟!现在他们就在另一个时空漂泊着,作为他们的大哥我就在这里干瞪眼吗?!”


一改往日的怯弱,几乎是用嘶吼喊出这句话后,止戈便像失了所有勇气,抱着头缓缓蹲了下去。


虽然不知道止戈和他的这些兄弟经历过什么,但止戈目前的状态让雷婷想到了终极一班,亲自带出来的他们,如果终极一班中的任一一人出了意外而她只能束手无策,应该与小戈的状态相差无二。


想通了这一点,雷婷也蹲下身,安抚地拍上止戈的肩膀,这时候的她才发觉对方的身子在微微的颤抖。


“小戈……没事的,灸舞盟盟主的口信并没有说不可改变啊,只是那个时空……”


“什么?”


听到意外的答案,止戈才将头颅抬起来。


视线放在止戈眼底下的两片青黑眼圈,还有发红的眼珠与湿润的眼角处,雷婷的心脏忽的一下就像被人攥住了一般难受。


止戈是个好脾气的孩子。性子上的优柔寡断,怯弱避战,加上他偶然令人敬服的坚强,让他像个矛盾性格集结体,能让他喊出这句话,甚至让一个男人无助到落泪,那么这个人无非是走到了死胡同。


想到灸舞盟盟主所言,雷婷叹了一口气,道:“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那个时空不在灸舞盟盟主的管辖范围内,所以我们谁也不知道那个时空的秩序是怎样的,如果贸然用时光穿梭机确定空间坐标进行时空跳转后,我怕会给两个时空的链接造出什么意外。破坏时空秩序的下场,不是我们能承担的起的,懂吗,小戈。不是没有办法,而是这些东西我们无法去管。”


抹去眼眶内的温热,定睛后重新看清了面前人的轮廓,止戈咽下颤抖的腔调,急忙问道:“那……那我们不能把他们先接回来,再让华佗调配出换回灵魂的解药,再送那对什么国的君臣回去不就好了吗?”


不忍击破止戈眼底重新燃起的光芒,雷婷重重点了点头。


“太好了,King!时光穿梭机还在你那里吗?我们今晚就回去和兄弟们商量商量去接超和云回来!”


看着止戈重新有了活力,雷婷没有再多话。


希望小戈的办法能成功吧,就当是…一次赌/博。




止戈的计划不错,五虎将其他的人在听了计划后即使心中仍存疑惑,也都以云超二人的安危为首相继摇头同意,然而真正要执行前,止戈又将计划延后两日。


超和云确实需要接回来,但一日后就是曹会长和关羽处刑的日子,以董卓视他们五虎将为眼中钉肉中刺的态度,若是不计划计划,二弟和曹会长就真的要折在这儿了。


轻重缓急,他还是明白的。


“云,超。”我一定会接你们回家的。


松懈的意识没有得空多久,夹着楼上的杂乱,一道从大厅音响里传出的女声,被扩大了几倍传播在整栋房屋里。


“想要救关羽和曹/操很简单。”


扫了一圈室内,除了认识的人外倒没有别人了。


急性子张飞喊道:“你是谁?哪里冒出来的人?”


女声俏道:“我呢,是刘备的祖奶奶,你们呢,想救关羽和张飞的话现在出来,到后院见我。”


被人这么侮辱,止戈倒没生多大气,然而作为一直敬止戈为大哥,了解止戈真实身份的张飞却忍不得。


“喂!你是哪路的?报出名来让你的飞哥哥听听!”


拉住张飞的臂肘,止戈点了点头道:“走吧,去后院。”


张飞道:“诶,大哥,你都被人说成这样了诶?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个祖奶奶?”


余光与众人互换接上,再将视线落在面前人的身上,笑容出现在止戈的脸颊上,他道:“总之,先去听一听我的“祖奶奶”有什么办法救得下二弟和会长吧。”


在见到孙尚香之前,止戈一直以为自己是暂时扮演的刘备,但当孙尚香第一次骑着她的坐骑跨过他们的头顶,从天而降到他们面前时,他认为他遇见了天使。


少女衣着利索的长衫长裤,留有短俏的白金色秀发,同属于孙家的桃花眼眯起,夹着玩世不恭的笑意,微嘟的唇肉水润润的,骄傲的模样像极了他们这一辈的孙家人。


“请问…你就是我的祖奶奶吗?”


止戈鼓起勇气问道,却与少女相撞的视线中红了脸。


 “你这人一点也不像传闻中的刘备。好啦,我不是什么祖奶奶了。我先自我介绍下,我叫孙尚香。家住江东,就读江东高校,老爸是江东高校校长孙坚,大哥是江东区学生总会总长……”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