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ar.Jones【约瑟夫我老婆】

阿离大宝贝,公孙和小齐是二宝贝。
主吃钤离副蹇齐,执杰执峰桓易。
基三pvp二少,藏策秀都是心肝宝贝。
执杰之手,钤守不离。

遇见(小霸王在钧天18)

再一次被请到朝堂上的那一条房梁的孙策,仰躺在擦拭的干净的一角,靠着梁柱听着下面一群人犹如虫豸喈喈的场面,咂舌。


一觑,见到武官前位的马超正半眯起眼,垂着头,一幅旁人看来的深思模样,而他看来却是快瞌睡过去的模样,孙策乐得咧开嘴。


“齐将军有何建议呐?”


注意马超许久的若木华,见状将手头的难题抛给马超,一双狭长的小眼睛眯了眯,俨然遮去了所有情绪,嘴角若有若无的笑意被双手捧起的玉牌遮挡,叫房梁上的孙策看了个清楚。


赵云一挪视线,马超那幅瞌睡模样也入了眼睑。微微紧了紧拳头,手心空出一把汗,赵云提高了声音,乍然喊道:“齐将军,对于天璇天枢往玉衡一处增派人手一事,你有何见解?”


猛然提到齐字,马超的克水泡泡被戳破个窟窿,完全睁开眼睛,马超的眼睛明亮异常。


然而位于上位的赵云却看到了他眼睛上浮现的一层水雾。赫然,某个屁孩刚才的举动,跟他以为的重叠了。


“云……”


——咳。


突然反应过来这是在天玑朝堂之上,周围一圈圈人的眼睛盯着,马超挺直身子,昂起头道:“王上,臣以为天璇与天枢二国这次的举动不属寻常。”


赵云赞叹地点头道:“何以见得?”


——玉衡本是位于天璇天枢的交接处,原用于二国商道……


孙策目光一瞥下方,继续用上战力值使用传音入密。


好在云超二人只是丧失了战力值,并非从不会使用战力的麻瓜,这才使得传音入密能链接他与马超的思绪。以达到提醒马超什么话该说,什么话噤口的目的。


孙策的话吐字清楚,虽然马超多半不明白孙策说的是什么意思,但不妨碍他完整叙述出孙策的话。


“若是玉衡故道重开,明面他们二国是商道往来,背地里却不知道会作出什么不利于吾国的协议来,介时,二国联手势必对吾国是一大威胁。倒不如趁着这个机会,给二国一个威慑,防止二国缔结友盟,以徒吾国。”


一番话说的是掷地有声,就连马超一贯的糯音也去了大半,缓慢的语句中倒是真听不出什么口音问题来。


对于马超的处事孙策不知道多少,但几日的相处下来,这个屁孩的演技倒是一流,就连孙策也不得不称道马超演起来,真有那齐之侃的五分气势。


满意地摇摇头,孙策继续将心声传输给人。


——站出来,请战。


遵循孙策说的指令,马超横跨一步来到大殿中央,一拱手垂下头颅,郑重道:“微臣愿意为王上排忧解难。”


“这……”


赵云未料到孙策会叫马超这么说。之前的话是句句珠玑,但正是如此,马超提出这个请旨,站在蹇宾的角度,天玑王的角度来看,他都无法拒绝。


晦涩难辨的心思在赵云看到马超眼底的懵懂时更盛。赵云可以想得出,马超就是根据孙策说的来按目就斑说的,超他很有可能连他现在说的什么都不名表。


“王上,这万万不可。”


若木华首当其冲站了出来,一躬身,半圆的身子弯了下去。语言中的诚恳就连马超这个粗神经也明白他为天玑的“苦心”。而正为马超操/心的赵云则是亮了眸子,摊手道:“国师何解?”


“那天璇现今的王上已颓,翻不起什么波浪,天枢又因世家掣肘,先不论他们开辟玉衡故道是否属实,就是放任二国往来,他们二国也不过是跳梁小丑,哪里比的上吾国?何况齐将军乃王上的一介近侍,有幸得君宠沾恩露,获取上将军一职。但这也仅仅是齐将军的官职,齐将军出身乡野,多数不懂战场的规矩,怕是不会带兵练兵。”若木华一瞄神色沉着镇静的“齐之侃”,心中冷笑几声,再次一躬身。


“微臣以为,就算要给二国威慑,也该要当朝旧臣毛将军统率三军。毛将军为天玑一介老臣,为吾国立下大大小小繁不胜数的功绩,这次有毛将军出马,定能手到擒来。”


话是如此,也得了赵云不想让马超出战的意思,但若木华话里明里暗里讽刺马超的意思太浓了,浓到他们不愿往人心险恶处想都不行。


再瞧了瞧马超挺起腰身,志在胸膛的肃容。赵云开口道:“本王认为……”


——答应他,云。


话语停驻,赵云一凝眉,当着朝堂下众多朝臣不能仰面直视他的面,在心中回道。


——可超他根本就……


——相信我,我有办法。


话已至此,已经是骑虎难下了。尽管不想明白孙策是什么意思,赵云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赵云闭上眼,再睁开时眸光一锐,铿锵有力道:“本王以为国师所言不无道理……”


若木华斜睨向马超的眼睛盈满了胜利者的笑意,干燥的唇角稍稍上挑出个弧度,状似嘲讽“齐之侃”的不自量力,笑“齐之侃”与他为敌。


“所以,齐将军,就由你来统领此次出征的所有事宜。”


“是!”


马超单膝下跪接令。


“毛将军,你为吾天玑老臣,就由你来辅助齐将军的事务吧,多多提点提点齐将军。”


“是!”


毛将军从武官一列出列,与马超同样跪姿在地,头被垂的实实的,半分都见不得人面孔。


“诸位,若是无事,今日就退朝罢。”


此事一决,赵云是没了半分在这儿待得心思,他只盼着回去和孙策好好谈谈,有关让超出征,和“玉衡故道”的相关事宜。


原本以为胜券在握的局势一翻,叫若木华一众人反应不及,还想说些什么,在注意到赵云眼底的不耐后,若木华一紧心思,即刻领头喊道。


“臣等恭送王上。”


“臣等恭送王上——”




下朝后马超卸去一身盔甲,换上便服后匆匆赶往天玑行宫,临近书房时,里面隐隐传出赵云的质问声。


给门口传话的侍从一个噤声的手势,马超放轻步子走进去。


“超的性格不适合上战场,让他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去那里,不是去找死吗?”


“所以这次天玑与天璇天枢的战场我去定了。”


“这里的战争是怎么样的我们谁也不知道,你能保证在人鱼混杂的时候让超全身而退?”


“至少我在,他就在。”


刚进来就听到二人争吵的话题,马超一边欢喜赵云照顾他的同时,一边对二人口中的战役充满了十足的兴趣。


径直走向他们二人后,二人立刻歇口。马超瞅了瞅脸色臭臭的赵云,和一旁面挂笑意的孙策,凑到赵云身旁,兴趣央然道:“云,既然策的意思是必须要打,而且你作为王,命令下达后不能反悔,不如让我去试试吧?这里的一些东西,没有亲眼一见会留下遗憾的。”


面对马超的兴致高昂,赵云更不愿打破马超的梦想。比起满脑子是动画片的未成年马超,不仅仅是赵云,就连其他五虎将来一观,都会认为这两国交战的画面是禁/制级的。


“那不是你可以待的地方。”赵云柔声道。


马超不服道:“那我能待的地方在哪?诶~,这里可没有东汉书院。”


赵云果断道:“留在天玑,超如果想继续学习很简单。建立一个学馆,如何?”


一听赵云这话,马超立刻委屈到脸部表情都皱成一团,嘴角耷拉着。


他的成绩在五虎将中不算倒数第一,但也是与倒数第一势均力敌的倒数第二,班里的成绩更差,换了一个世界本不用担心什么课业,云又要建立学馆?


吓得一个激灵的马超,用小奶狗的水润目光求助地看向一直看戏的孙策。


“云,你也别耍小性子了。”孙策开口,打断了这二位的明撕暗秀。数天的相处让他早摸透了这两位“感情”非常好的事实。


不过比吃狗粮,孙策更想和赵云处理当前的正事。


收到对面两人投来的视线,孙策道:“钧天的地图你该看过了。那么就一定明白玉衡故道被二国开启后对天玑的祸患。与其到了不得不在的时候,不如趁这件事还未发生,直接扼杀它的可能性。”


“那超呢?必须要让超带兵?”


“没错,不过准确来说不是让超带兵,是齐之侃。”


赵云沉下脸色,周身的气息变得凌厉,但不妨碍孙策自始至终的轻松态度。面对没了战力值的赵云的怒火,孙策有十足把握帮人浇灭火气。何况他说的,除非是马超一类的单细胞生物,以心思缜密的赵云而言,定能将其中道理想个通透。


马超抓紧赵云一条胳膊,欢快道:“云,齐之侃回来了吗?他在哪?”


目光扫了一眼马超抱紧他胳膊的手,赵云耳尖微微发红,他果断回道:“没有。”


马超疑惑:“那为什么策说要带兵的是齐之侃?”


赵云道:“说的就是你,超。”


看着马超仍不解其意,赵云将注意再次放回孙策身上。


孙策的意思很明了,赵云确实也明白。马超的上将军身份本就不是什么功勋得来的,硬要说还是他开的小灶,而马超也确确实实是个空头司令,没实权,没有可以信任的亲信,更没有让人信服的资历与战役。


让齐之侃打这一场战役,仅仅是将二国派来开辟玉衡故道的人赶回去而已,倒没什么太过危险的。如果干的漂亮,更能为他在军中立威。然而在战场上刀剑无眼,失了所有战力值的马超如同折了爪牙的老虎,叫赵云如何放心?


这个世界没有大哥,他就要担起大哥的责任,照顾未成年马超是他应做的义务。


“其实,你大可不必考虑那么多,这次出战我会全程跟随在马超左右。不过就是赶出本地的违规开道者嘛,没什么大事。经过这次,我要让马超的脚跟钉在天玑里。让天璇与天枢好好见识见识天玑的实力。”


赵云皱眉道:“为了天玑?”


“为了自己。”


孙策会心笑了。


他从不是一个好心人,少年时期在江东区的中年级校区,与小学校区都是出了名的痞,能让他出手的只有他认为的对,还有能获取利益的东西。


天玑的势正是他需求的东西,他要借势给慕容黎造势。至于借势后的结果如何,都不在他考虑范围内,这个时空如何跟他没关系,唯一联系的仅仅也就是慕容黎一人而已,其他的,包括方煦,庚寅庚辰,于他任何关系都没有。


既然阿黎出玩,他不给阿黎安顿个实力强点的后盾怎么放心呢?


“算了,这些随你。”


赵云盯住孙策,郑重道:“其他的我也没有权利去管,孙策,我只要马超能完好无缺的回来。”


嗅到同类的气息,着实让孙策稍显诧异,他原以为赵云也是和马超一样热心热血的中二少年,未想到对方骨子里和自己却是一样的人。


“没问题。”



————————小剧场————————

云:国师说得好,我选择超

若木华:mmp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