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ar.Jones【约瑟夫我老婆】

阿离大宝贝,公孙和小齐是二宝贝。
主吃钤离副蹇齐,执杰执峰桓易。
基三pvp二少,藏策秀都是心肝宝贝。
执杰之手,钤守不离。

遇见(小霸王在钧天24)

孙策后悔来遖宿了。


准确来说,是后悔带慕容黎来遖宿了。


他哪里想到天权来使会是莫澜此人?而且比他们的脚程要快上一日。这一日在遖宿会面之后,慕容黎身旁孙策的位置就被莫澜给挤了下去,整整盯了一日,莫澜给慕容黎堆积的笑容,看的孙策是醋坛子发酵,酸上加酸了。


即便成功接到老妹,还有老妹看重的“刘备”,也不能横扫莫澜带给孙策的酸意。


当了一会阿黎最不喜欢的跟屁虫,孙策跟在慕容黎身后一整天,看的孙尚香和止戈则是暗自咂舌。算是打破了他们对孙策的固有认知。


江东的时候,孙策可从来没有摆出这幅姿态过,委屈的跟个大型犬类。止戈也是将之前和孙策联系的强硬印象中抽出,被这一日的孙策给刷新了他的新印象。


若不是亲眼看到和亲身接触,止戈根本无法把面前的这个掉进醋坛子的男人和之前半威胁自己的男人联系起来。这前后反差太过强烈了,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


“阿黎,这来到遖宿一天了,也没有到四处看看,不如我们出去走走,瞧瞧这遖宿风景如何?”


磕着孙尚香不知道从哪逃出来的瓜子,止戈安分地将瓜子皮吐到一旁的瓷碗中,旁观地看着面前这一出修罗场。


一日下来,连止戈也不得不感叹,感情让人白痴,明明孙策的武力要比那个天权什么人要高出不知多少,还有慕容黎没有跟那天权人说什么话,也能让雄霸一方的孙总长喝足了陈年老醋,一边还无可奈何地跟莫澜“争/宠”。


看久了,止戈竟也习惯了孙策面对慕容黎时的这番姿态。他试图放低声音,朝身旁同样在嗑瓜子的孙尚香道:“阿香,你说策是不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慕容明明对天权来使是应付应付的态度,都能把孙策酸到?”


呱唧呱唧地磕着瓜子,孙尚香苦了脸,吐出一口苦水,秀气的五官皱成一团,小声道:“哪有,我大哥的直觉可准了,你没看到那人对大嫂一副心怀不轨的贼样?指不定他对大嫂有什么企图呢?老哥谨慎点没错!”


有企图吗?


止戈瞧了瞧献殷勤的莫澜,再看看被莫澜献殷勤的慕容黎,白净的面孔上无波无澜的,即使是莫澜有心,慕容黎只怕也无意吧?他能感知到慕容黎的功夫不错,如果慕容黎不愿意,谁也没法拐走他的吧?何况他身旁还有个孙策。


止戈又道:“阿香你绝对想多了,你看看慕容分明对天权这人半点意思都没有,而且我们也都能感知到慕容的武功应该不错,那莫澜的脚步虚浮,半分功夫也没有,而且根据siman扫描,他还是处于亚健康状态,你想想这人能拐走慕容?策他是不是真的太过了。”


孙尚香啐了一口,妙目一瞪止戈,轻哼道:“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那人会用什么坏手段来对付大嫂?虽然老哥小气,但我不记老哥小气的,看大哥那么喜欢大嫂,大嫂铁定是我孙家的人了!谁都抢不走!大哥的忙我帮定了!”


不再劝说孙尚香,孙家碰到孙家事时总是格外的固执兼己见,这一点在孙策身上他就体会不少了,反应对他也没什么损失,这一次孙策是代替天玑来的,要回天玑也要等到遖宿立国之后,他还有有段日子要留在这个时空,就当是一次旅行了。


至于孙策为什么会喜欢上这里的人,结局又如何,还有不同时空的人不能在一起的规则,被止戈下意识给避了过去。


“阿香,我和阿黎要一块出去走走,你们好好照看莫先生!”


回神,房间里没了孙策和慕容黎的身影,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屋里就剩下了他和阿香,还有另一人,莫什么?刚刚策说了什么?


“先生!先生!”


孙尚香和止戈走上前,由孙尚香拍了拍莫澜的肩膀,第一次见到这么大胆的女子,莫澜被吓得一个激灵,往后退了一步,原本失落的眸光一改,警惕地盯紧孙尚香。


咧了咧嘴,孙尚香扬起个和善的微笑:“莫先生对吧!我大哥和(未来)大嫂要去幽会,在这里等着他们回来吧,不要想出去找了,你找不到的。”


莫澜与止戈同时一惊,惊讶的源头却是截然不同。


莫澜:“先生和孙公子不是兄弟吗?!”


止戈:“阿香你就这么接受了慕容是你大嫂吗?而且你怎么看到他们出去的?明明孙策的瞬移我都没来得及看到??”


对付莫澜的百思不得解,孙尚香一抱臂,不准备再理会莫澜。缠着她大嫂,还有阻挡在她大哥大嫂之间的人都该统统被浸猪笼。


余光一瞄同样心存疑惑的止戈,孙尚香嗤嗤笑出声。分明是同样的疑惑,她就是爱看备,不,应该是戈的犯傻模样。


追思至前几日止戈对她的坦白,孙尚香心情更加地舒畅。能和戈一块守着他最大的秘密,她很满足。至于那什么金时空银时空还有什么灸舞盟主,她只当不知道,她就是要和止戈在一起就是了,不管他是不是刘备。





这厢,孙策一个激动,直接不管不顾,横抱起慕容黎用上瞬移出了遖宿王宫,过于快的速度,经肉眼分辨,也看不到什么,只能感受到孙策经过带起的一阵清风罢了。


明目张胆地从正门出去,待到人少的巷口,孙策才将慕容黎放了下来,面色打着哈哈看向慕容黎。他这次没经过阿黎的同意就擅自做主出来,不知道阿黎怎么看他,他不想阿黎不开心。


“阿黎,你……”


慕容黎摇了摇头,道:“策,我没事。”末了开始迈开步子,朝街上走着,孙策紧跟左右,没有再发话。


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和阿黎说莫澜的事,该说他不喜欢莫澜缠着阿黎吗?但之前阿黎也跟他说了莫澜于他有别用,这一问,若是搅了阿黎的计划,他想他自己都会给自己一个嘴巴子的。


阿黎背负的东西,和来到异时空孑然一身的他完全不同,就算趁着阿黎心房失守时侵/入,孙策也自认为占了以前二人的那份感情的便宜。


“策,还记得你第一次来瑶光吗?”


慕容黎突然开口,让孙策怔怔,没有答上话。他捏不准阿黎想说什么,第一次来瑶光?是在梦中阿黎第一次用梦境做出的瑶光?还是……他来到这里和瑶光的匆匆一面?


索性慕容黎原本就没有让孙策直接回答,他继续道:“策,第一次来瑶光,见到瑶光的第一面也是最后一面。我原以为,那一日我必死无疑。”


孙策转移目光,落在慕容黎的侧脸上,才发觉他由衷地牵起一抹笑来。


“身子从城楼上跃下的腾空感很不真实,但被策接下后,一瞬就把我拉回了现实。”


伴着慕容黎的一言一语,孙策也应道:“不错,穿越时空很突然,天下掉下个阿黎更突然。我原以为要等到中年时期才能见到你呐阿黎。”


慕容黎困惑道:“为何?”


孙策道:“公瑾在江东的科研小组,正在研发令人能横跨时空的机器,不过这几率太小,时空穿梭太过危险,公瑾说这一年来的进展就是蚂蚁与象,就算赶时间,最早也要等个二三十年,坐标位置不准确,说不定两个时空的连接点发生什么意外,导致降落点出现差池。”


谈及于此,孙策的语气带上了几分庆幸。


“还好命运领着我来到这里,与你再相遇。”


慕容黎的脚步骤停,人来人往的街道上,他背过人群,旋身看着身旁的孙策,目光中的柔情脉脉第一次彰示出。


冰冷的红衣仿佛刹那有了温度,被固于冰山之下的火山融化,泄出的热烈感情抨击着孙策,他这也是来到这里之后,第一次见到慕容黎对他表露的如此浅显的情绪。


孙策痴痴的念出声:“阿黎。”


慕容黎不缓不急地说道:“策,我想过了,瑶光并非一定要光复。”


一句话惊醒孙策,皱起眉,死来想起未果阿黎怎么做的这决定,他问道:“怎么突然做了这决定?阿黎,你不想再让瑶光重现于世吗?不想让瑶光流芳千古吗?还有那过国破家亡的血仇,不报了吗?”不理解,仍是不理解。


对于国家之间的纷争,孙策看在眼里,却不是很明白,因为在银时空里他们没有所谓的家国,只有划分为自己管辖之下的地盘,争霸天下是每一个男人都有的梦想,但阿黎被天璇害的无处可依,连最基本的父亲母亲都被逼自缢身亡,这份血仇,孙策想不出有什么理由能让慕容黎放下。


似乎看出孙策的所有疑问,慕容黎道:“国破乃乱世之祸,若是那时的瑶光并非是慕容家的瑶光,瑶光一样会亡,国一样会破。”顿了顿,他眼眸中厉色一闪而过,继而又道:“道理浅显易懂,只是我自己做不到罢了。曾经的瑶光被天璇践踏,荒废为一座弃城,就算夺下瑶光,重新建设也成为不了过去的瑶光。”


孙策若有所思,道:“所以撇弃了国仇,那么家恨?……”挑出文字里的漏洞,孙策皱起的眉渐渐平复,他大致明白了慕容黎的意思了。


“必报。以告诫瑶光亡民,父王母后的在天之灵。”


决绝的断言,敢舍敢恨,这才是他认识的慕容黎。


被阿黎这一番话激的血液沸腾,孙策豪情高涨道:“我陪你,阿黎。”


慕容黎颔首。


应是应了,策黎二人又继续汇入人流中,作其中的一股不起眼的水浪。


至于慕容黎,孙策仍然有疑问,为什么他突然之间改变了这么多?在天玑的时候,他和阿黎几乎是日不离身,如果不是那段时间的问题,那么就是在他眼皮之外的地方发生了什么?


浮玉山?还是因为之前的公孙钤?


或是因为……他?不可能。


下意识的否定,孙策偷偷瞄着身侧的慕容黎,俊脸上挂起难得一见的纠结。


他不是自恋,但关乎于喜欢之人,想东想西是他的权力吧?


谁都喜欢爱人为自己而改变,但要是这改变关乎于爱人的私事,或是能改变人一生的决定,就算是压在孙策身上,孙策都觉得沉重。


人群被分为两侧,被这一份人力挤向一边的孙策,下一刻牵起慕容黎的手,紧紧相扣着不让人群的力道把他们给分开。


挤过两道痴肥体格的商户,孙策挤到慕容黎面前,因为不怎么会梳理而扎着的短辫,被此刻零散下几撮发丝,双臂环起慕容黎,支出七分力给慕容黎圈出一块最接近他胸膛的空地,他上下打量了一番人。


“阿黎,你怎么样?”


慕容黎摇了摇头,视线放于远方。


“怎么了?”


跟着将目光移到道路上,那里正出现了一伙骑马入城之人,走在前面的人,也算是孙策和慕容黎的老朋友了。


孙策道:“他怎么会来?”


“遖宿不单单邀请了天玑,还邀请了其余几国,想来他应该也是作为这次天璇使臣出使遖宿的。”


“喔。”


闷闷地应了一声,孙策使劲盯着隔着人群那头的公孙钤。


说起来公孙钤在前些日子,策黎二人就与他碰过照面了。那个时候公孙钤紧紧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天璇丞相门客,护送着櫻枥候出使天玑,面上是要和天玑和谈,暗里却是又一波暗度陈仓,几人又溜回了天璇。


赵云和马超是固着应付若木华没有心思管他,却不代表孙策没有心思去管这个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虽说不留公孙钤的命,那下下绊子总是可以的。


至于公孙钤怎么灰头土脸回的天璇,那又是另一回事了,简言之,公孙钤这一趟,让他和赵云都谋足了利。特别是赵云,为了马超还有答应蹇宾看顾好天玑的承诺,对若木华这个封建迷信,作了很大的批斗。


单单就是若木华这次收取天璇来使的贿赂这件事,就让赵云好一通发作。对于赵云借事发作的手段,传入公孙钤的耳中又发生了什么,他们是无从得知了。


马儿的脚步不停,踢踏踢踏的马蹄声由远至近,再渐渐远去,公孙钤一直都未看到人群之中的他们。待人和马的背影几乎消失不见,孙策收回视线,转而对慕容黎道:“阿黎,要回去吗?”


“不,继续走走。”


“好嘞~”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