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ar.Jones【约瑟夫我老婆】

阿离大宝贝,公孙和小齐是二宝贝。
主吃钤离副蹇齐,执杰执峰桓易。
基三pvp二少,藏策秀都是心肝宝贝。
执杰之手,钤守不离。

遇见(小霸王在钧天27)

遖宿之行的目的,原本就是为了孙尚香。作为天玑使臣而来则是顺带的任务。


如今遖宿立国大典结束,亲妹和疑似未来妹夫也安全接到,关于阿黎的私事也差不多结束,孙策不由生出离开的念头。


比起在遖宿天天受人眼线监视,说话也得掂量一二,孙策更喜欢在天玑的无拘无束,带着阿黎自由进出天玑王宫的日子。偶尔指点一下缓慢恢复战力的赵云和马超,松松筋骨。省的在这里又是防着遖宿生变,又是要防着隐型情敌。


对慕容黎亲昵的人,搁在眼里,真真是眼中进了沙子,叫孙策怎么着都不爽利。他也不是委屈自己的人,当日傍晚干脆就和慕容黎说了回天玑一事,被人利索的答应了。


心情大好中,孙策又在遖宿停留了一晚,翌日派人通知了遖宿王和其他几国的使臣,一大早下人便开始收拾行囊,马车也在不吝钱财的情况下很快又采买回来两辆。真正出发时艳阳已悬于正空,微热的阳光伴着秋风,吹得人神清气爽。


当然如果自己亲妹不拉上止戈,硬挤上他和阿黎坐的马车就更好了。


原是三人有余,四人稍挤的马车,被三个男人和一个姑娘占据,倒也不是不可以。面对对面相坐的孙尚香,孙策也只能放下坚持。对于打破和阿黎二人世界的亲妹,孙策更是半分硬不起脾气。


不过即使亲妹在,也不耽搁他对阿黎做什么,以节约空间为由,要揽着阿黎来达到目的的小动作数不胜数。导致一路上孙尚香和止戈都是遮着眼睛过来的,不同于钧天人民的拘谨,相比较这里的人,偏向开朗性格逗趣的孙尚香和止戈,同坐一车里,明显让阿黎的精神提起了许多,连情态都不自觉的放松了许多,脸上总是挂着一幅淡淡的微笑。


注意到慕容黎的变化,孙策再面对未来妹夫的止戈时,印象也从性格怯弱,缓缓转变着,连拐走阿香的不满也变了个样,隐隐有了把止戈当成孙家一份子的迹象。


然而回往天玑的路上并不顺利,出了越支山,路径天璇时,慕容黎的身份也被那守城的守卫给认了出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天璇还在通缉作为“天玑”使臣的慕容黎,但孙策出手了。


清理出一条路来,止戈则是在孙策出手时,担任了团队盾牌的作用,撤出天璇城时,同样实力不俗,且武器是弓矢的孙尚香直接向siman召出武器,将追来的天璇兵士一个个射倒在原地。


好在天璇兵士的守备因陵光颓废之后松懈许多,孙策几人才免了一场苦战,只是怕还会出现类似的情况,在接下来的路程中孙策皆不在天璇城做过多的停留,赶了两日路,总算摸到了天玑边境,入境后,一众人的情况才好转。


但生活上苦事,总没有个尽头,像是为了给孙策等人祝贺,那头的周瑜又通来消息。


银时空的袁绍来向大小姐提亲了,还携带了大小姐与袁绍5岁拍的DV作证,据说袁绍对这次迎娶大小姐的心坚定的很,连袁家都出动给袁绍作靠山了。


袁家孙家合作是长久以来放在明面上的关系。犹如唇齿,一家依着另一家,若是能让这份关系加上一层亲家的关系,想必二家之间的纽扣会钉死,那个时候无论是袁家,或是生意往来上,光是看袁绍的面子,对孙家唯有益处,没有坏处。


这个关系也是孙坚期待的。


话语完了,周瑜还附带把DV视频传输过来,自动播放的DV攘着一圈荧光蓝,画面一帧帧还原了当初幼年时期的孙尚香与袁绍的约定。


仿佛噩耗还不够,在孙尚香顶着止戈的目光,耳朵发红地捞着孙策的胳膊走远两步,准备咬耳朵时,周瑜又言明了一件事,让来自银时空的他们,避无可避的事。


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仿佛两个世界的融合,本来应该是1:10的比例,经过这几日的延伸,他们所处的银时空和钧天的时间趋近于正比,孙策再这里停留的大半个月,银时空那里也过了大半个月的时间了。


莫说他们在这里过得如何,银时空那里这段时间发声的事,经历许多,有关董卓的,有关那对异世君臣的,也有关他们江东的。


周瑜简述:“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登时,除了银时空来的几人明白后呈现一脸凝重外,钧天本土人慕容黎则是头脑上顶了个问号。


虽然不明白孙策等人说的什么,慕容黎也依旧听得认真。更是捕捉着周瑜和孙策等人的对话,一字一句地努力去了解他们所说的什么。然而银时空的众多神奇之处,就是融入了他们骨子里的,可能有世界差异,慕容黎听得很是吃力。


“总长,老爷子希望你带上大小姐回去,江东的事还需要你来经手。”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让父亲先再等一等,我留在这里自然是有我自己的事要处理,处理完我会回去的。”


最后的话落下,周瑜和孙策的siman中断,别的没有明白,但有一点慕容黎是知道的。


策的家人来催他回家。


这下不单单是孙尚香难以面对止戈,连孙策也难以面对慕容黎了。同为兄妹,二人尴尬之于,面对距离他们有两步之遥的二人,皆是一幅偏开目光的虚心样。三分相似的眸子,四只眼睛齐齐落在地面上。


“阿黎,我……”


“叮叮咚~叮叮咚~”


没给孙策打破寂静的机会,从止戈方向传来一阵奇怪的响奏,引了三双眼睛黏过去。


“抱歉抱歉,哈哈哈,我有事先出去一下~”


止戈打着哈哈,一手借着宽大的袖口遮挡了掌心里捏着的物件,朝后一挪一挪的撤开步子。


“老哥,我想你和大嫂一定还有话说,我就先去看看备他怎么样了。拜~”


眼巴巴盯着止戈出了视野内,说不着急是假的。何况关于袁绍的那件事,她还需要和止戈说清楚,匆忙给孙策说了一句后,没等孙策回答,孙尚香便快步追着止戈消失的方向追上去。


原地又剩下了孙策和慕容黎二人。


整顿了言语,孙策刚想开口,被慕容黎一挡嘴唇,听面前人一动一动唇,缓道:“策不用解释什么,以前的约定我还记得。”


虽说众多组队排好的话语被咽了回去,慕容黎给予孙策直白的语言还是让孙策难得既感动又暖心。


“但是,我还想在那条约定里加一条条件。”


“不要说一条,十条,百条都可以。”


平时里最看不起的肉麻话语,在此刻也都化为天音。心易心,孙策对慕容黎的感受,相对的,在孙策身上慕容黎也体验到了。


心窝一暖,慕容黎沉着声音,郑重道:“以后无论去哪里,不要忘了带上我。包括你的时空。”


孙策愕然睁大了眼睛,僵着的身子随着放缓的心绪愣在原地。


似一瞬,又恍然千年。


或许是急了的缘故,慕容黎的表态完全出于孙策的意料之外。他留在这个时空为的什么?以前是不知怎么回去,现如今是为了给阿黎复仇,前些日子阿黎才放下复国的念头,这才过了多久?又愿意建立在随时可抛开仇怨的情况下,表态和他一同?


不具名的,孙策心里欢喜的同时,又异常难受。


然而回神后,对上慕容黎没有任何玩笑掺和的双眼,孙策放手一揽,把身架清瘦的慕容黎锁在怀里。身体就像注射了兴奋剂,止不住颤抖地紧紧拥着怀中人。孙策将头抵在慕容黎的左肩上,隔着两具肉/身,将心与心的距离拉近到极致。


他的爱人。


孙策当即半哑了嗓子,在人耳畔道:“好,以后不管我去哪里,我都带着你,无论天涯海角,我孙策,都要带上慕容黎。”


松开的怀抱,孙策微微模糊的视线,慕容黎崭然一笑。


如同最初认识的那个娇气又矜贵的王子,笑的没有一丝多余的烦恼。对方眼中的星辰,是他最渴望的东西。


他说过,他不会让他受任何委屈,包括他自己也不能。承诺必践也并非东汉书院一等人的权力。


阿黎不做的,不代表他不会去做。


疯狂也好,痴颠也罢,慕容黎既然甘愿抛开所有与他并肩,他就会牢牢地抓着人递过来的手掌。




山涧多是杂草高木,依着白日里的日光,加上身负战力指数的人,孙尚香还能寻出一些止戈的踪迹来。


不过当孙尚香找到止戈时,对方不出她意外的正在和一个陌生声音通讯。


踩着猫步悄悄地绕到止戈背后,和止戈面对面接通讯息的女子映入孙尚香的眼中,孙尚香料想她明白了刚刚发出那响动的声音是什么了。


最大可能的就是这块方方正正的东西,被止戈称和siman相同功能的名称“手机”的东西。


“小戈,有人来了。”


画面上倒映不出来人,可不代表雷婷那头看不到无声无息走到止戈背后的少女。提醒了一句后立刻闭口,防止时空交互信息的泄露。


“阿香,你来了…”


偏过头就看到近在咫尺的少女面容,止戈勉强扬个微笑,平淡的态度让雷婷惊讶的同时,不得不去猜测止戈在银时空遇到了什么。


要知道从一开始,止戈就是个听话性子乖巧的好“孩子”,时空与时空之间不能露出任何影响时空秩序的东西是必须的,否则会出现蝴蝶效应也说不准。然而面前这一幕?这个女子是何来历,能让小戈习惯她存在的同时,还不避讳她时空之间的事?


“别愁眉苦脸了,有什么事说出来让我们一起解决嘛。”


止戈不会做戏,即使遮掩情绪的话语,还有神态也都是僵硬的跟个木头,孙尚香看在眼里,除了对止戈愈发的喜欢外,还诞出些许的重视。


偷偷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另一头的King,又转回视线,眉宇间拧出几分犹豫后,止戈艰难道:“也好,这件事你们早晚是要知道的。”


见此,雷婷厉色提醒道:“小戈,时空秩序。”


“我知道,但阿香她已经知道我们的事了……我对她坦白了。”


雷婷怔了一瞬,忖思片刻后,叹息道:“算了,小戈,你有你自己的打算,我也不好介入你的打算之中,只是希望你能注意破坏时空秩序的后果,不是我们能承担的起的。还有我刚刚说的,你一定要记在心里,这个多出的异时空正在逐渐融进十二时空之中。”


止戈了然的点了点头,屏幕上一瞬间恢复到了桌面上,按下锁屏,止戈看向孙尚香,说道:“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疑问,那么我就长话短说。”


鼓足了勇气,将雷婷刚刚那番话概括了一下,转成孙尚香能听懂的言语,止戈解释道:“钧天大陆所在时空,已经和银时空开始融合。周瑜所说的时间比例转正比,应该也是初融合的征兆。但是奇怪的是,异时空根本就不属于我们所在的十二时空,如果不出意外,可能直到世界毁灭,两个世界也不会牵扯上什么关联,就像两条平行线一样。”


“所以你的意思是,两个时空会出现问题,是在于我们这些从银时空来的外来者身上?”


止戈郑重地点点头,对上孙尚香的疑惑目光,而后又快速摇了摇头。


“那简单啊,既然小戈你的任务是维护时空秩序,那么我们这次回天玑后,带着超和云还有大哥大嫂回去不就成了?这样避免时空再出现什么意外。”


他们可以回去,但孙策……怕是结果不会趁人意。


轻微颔首,止戈浮出一个苦笑。


“希望能亡羊补牢吧…”



————————解读————————

整理一下原著线

为什么这里阿黎没有遇到刺杀,那是因为有孙策在,根本就不会让莫澜领人出去玩,还有为什么没有调下阿离的阿宵,原因就是我抛弃了龙血玄黄的所有线,只根据第一季的主线来走。阿宵的存在我私设就是毓埥的影卫夜宵,其实毓埥根本没有什么兄弟,原著为什么会去调戏阿离,也是为了试探众人的性情,还有那是阿离为了让给仲堃仪下套设的一个局,让其他人都面色不好的说不出几人的谈话内容。而在本文中,阿黎不会给仲堃仪下套,因为本文的阿黎没有乱天下的思想,有阿煦在,有庚辰庚寅在,有陪着他孙策,阿黎不会是个行尸走肉,他比原著的阿离要幸福太多,所谓的羁绊也多了,自然不会再步步以身涉险,因为他不再是一个人。

没有下套给仲堃仪的阿黎,性情和可以说和公孙钤和仲堃仪最为相近的,公孙钤是由于国家,不能和阿黎深入交往,仲堃仪则不同,就算知道阿黎是什么人,无论是社交还是外交上,他都乐意和阿黎说话,处朋友。


其实我一直忘不了当初在那个深夜里,就算处处受人掣肘,还愿意为阿离留出一块栖身之处的仲妙人,原著中因为算计二人不能共处一事的遗憾一直在我心里。真心觉得他们二人如果抛开各种算计,他们二人的智商,还有性情,将会是我钤离之外最般配的一对。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