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ar.Jones【约瑟夫我老婆】

阿离大宝贝,公孙和小齐是二宝贝。
主吃钤离副蹇齐,执杰执峰桓易。
基三pvp二少,藏策秀都是心肝宝贝。
执杰之手,钤守不离。

遇见(番外三慕容离视角中)

感觉自己真的对银时空简述的太模糊了,导致番外感觉怎么都码不够,像是银时空江东的,大乔,周瑜等人的事,董卓还有止戈孙尚香的事,还有双白的事,这些都没交代清楚……就当是童话里的结局吧~

阿黎是慕容离平行空间的分/身不是肖尘的,本文的孙策是顾执的分/身不是公孙钤的,番外离里的阿离,应该会和公孙在一起√。

——————————番外——————————

曹宅很大,除了房屋外,还移植了许多的花草,围着院落中心还坐落了一眼会喷泉水的小湖,听孙策说这是“喷泉。”


除此外,每经过一处,都能看到一个包裹的只露出一双眼的人,怀里抱着一把枪,来回巡视着,这倒是和钧天的一些权贵相同。唯一不同的怕就是巡视之人的武力,如果说钧天的人一向以体健为首,那么这里选择下人的标准,则要放宽许多,除了孙策所言的少数的“武力值数者”外,这里选择普通工作的都是没有武力值数的人,俗称“麻瓜”。


麻瓜的体能远远武力值数者,但是如果思维灵敏,也可以靠着外在之力,使用机械来拉近自己和武力值数的距离。不过也仅仅是低阶武力值数者,对上高阶的话,再多的机械也无用。


不曾亲眼见过,自然构想不出孙策说的画面。而他似乎很熟悉我的习惯,一个眼神,他便伸出了手,示意我看过去。


凭空窜起的火苗像是被注入了生命,在他骨骼分明的手掌中跃动,艳红的光包裹着暖橘色,倒映在脸上,团团扑面而来的热浪,随着火焰的跃动一阵盖过一阵,犹如真正燃起的火。


目光凝注着他连接着火焰的掌心,不知觉地探出手,被人用另一只手抓住手腕制止。


“别动,是真的。”


跳跃的火焰,伴着他手掌的握拳动作,化作一缕青烟消弭不见。


再摊开手掌,一双少爷家娇嫩的手平举着,上面除了掌心几条深色的线路外,没有多余的伤痕,连一丁一线的青黑痕迹都没有。


“武力值数倒也神奇。”


何止神奇,不存在于人/体内的能力,包含了自然间的死物,由人自主发出,这已经突破了人的“能力”,甚至有些像幼时无意间浏览到的民间小说。


“不单单是你觉得神奇,就连我,有时候也觉得武力值数无比的神奇。”


“为何?”


“这个世界拥有武力值数的人,在人数之中也是少数,真正能练就武艺超绝之人,算上双手,也超不过十个,所以,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能拥有这一份保护周围人的能力。”


与人并肩而行,余光中注意到他无声的笑容,被骄阳洒下的阳光笼罩的柔软至极。


饱满的唇随着说话一翕一合。他没有停止叙说着这个世界的东西,炫耀似的把这里的一切,大事到小事,统统兴致怏然的说了一通。


冷静的眉眼似乎完全不像丢了心爱之人的人,从见到华佗之后,他便一直没了之前平静之下的急躁,就像被喂了一颗定心丸,而这颗定心丸一定与身/体原主人“阿黎”有关。


“你不怕他回不来吗?”


突如其来的插话让他断了话语。


我不了解他的心情是怎么样的,但不妨碍我去戳破他的那一点安全感。


“不怕。”


顿了顿,下一秒,他郑重说道:“武力值数可以破开时空,即使你们换不回来,我也会去找他。十二个时空,包括十二时空之外的世界,未知的坐标,一个一个寻找总能找回他的。”


或许他以为我在担心这个问题,他反倒是话中多出一分安慰,道:“时空问题虽然不频繁,但也发生过类似的事件,放心吧。”


第一次,从瑶光灭亡之后,头一次对一件东西感兴趣。


十二时空?其他时空?


这个时空的东西已经超出了我的认知,何况其他时空?其他时空究竟是怎么的一番光景?而且听孙策所言,身/体的原主人,也是其他时空的人,还是孙策亲自带回来的。


“跟我讲一讲这具身/体原主人的事吧。”


孙策面部表情奇怪,却也没拒绝我的要求,或许是妥了这身/体的作用,他对我提出的要求,近乎是百般顺从,前提是他必须陪着。


晨起的骄阳悬于青空,没了清晨空气的适宜得度,午间的阳光刺在脸上,晒得脸微微疼了,没有再四处转悠,寻了一处凉亭坐下,无处可避的阳光才有了一个遮挡物。


他说,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叫慕容黎,复姓慕容,黎明的黎,是异时空中一个叫钧天大陆中,瑶光国的王子。


他说,他和慕容黎的相识是从小就认识了的,而且他的慕容黎,在瑶光城破之日,被他突然的时空跳跃给救下。


他说,他的慕容黎很好,好的盖过了这世上的所有人,好到让他放弃了故乡来到这个时空。


他说,他和他的阿黎做过约定,这辈子都要共同面对一切的约定。


…… ……



一桩桩,一件件,他和他在意的那个“慕容黎”的相识相知,再到如今携手共度一生,这些听在耳中,若是以前的我,定不置一词。


谁最了解自己?那定是他自己。


另一个自己的举动看似不可理喻,然而通过孙策的描述,感同身受中也大概明白了他的感受。


没有被压伤最后一根稻草,童年的精神支柱存在,比恨更深刻的感情存在,除了那份一时上脑的仇恨外,冷静之后,做出的选择,依旧符合“我”的选择。


“慕容黎”和孙策的故事,用话总结,就像是一出处处充满巧合的话本,悲惨的开头,完美的结尾。一切像既定的故事。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生出了一股陌生的嫉妒,对这个男人,包括另一个“我”。


为什么不是一样的呢?如果说世界上真的有万千相同的世界,那么为什么偏偏是另一个“我”受了这份天赐的恩惠?为什么自己要被拉入仇恨的深渊里?


“看时间,差不多到饭点了。”


看向孙策,他俯首看了眼siman的时间:“是要出去吃点,还是在曹校长家里用饭?”


“就近罢。”


“好。”手指滑了滑,嘀嘀的声音在人关闭siman后停止。“回去吧。”


回去的路上依旧异常沉默,他却像想到了什么紧要的东西,忽而道。


“阿黎喜欢吃一些松软酥糯的甜点,作为他在其他的时空的分/身,你们的习惯可能差不多,要不要试试看?”


“……”


原本的拒绝,到了嘴边又被囫囵过去,轻轻的“嗯”了一声,便见他眉眼飞扬,脚步也轻快不少。被人习惯性的牵着一只手前进,挣脱的力量也去了七七八八。


他究竟是因为我作为“慕容黎”的分/身,和他的阿黎有相同的喜好而开心?还是单单的热情?我想,面对一个陌生人,应该都不会是后者。


手中的拳头不知觉攥紧了,直到从手心里传来一阵刺痛,才发觉用力过了头,指甲都陷入一些进到肉里。


蓦然松开手掌,余下的疼痛刺激着大脑,维系着封印在心田中的最后一块净土。


阿煦……


清风吹来,迷了眼。





饭点的时刻,在曹宅用了餐。吃食上没有和钧天有太多出入,或许是调味料多的缘故,这里制作出来的菜式多上几番,味道更是不错。


菜色多,基本一样尝一口也填饱了肚子。不过有孙策在一旁一味的夹菜,导致胃已经满了,也没有见碗里的东西下去多少,依旧堆积成山。而造山的人,仍然没停下在餐桌与碗碟里迂回的动作,小山在逐渐的堆高。


“离,你初来乍到,试试看这里的餐食,看看合不合你的胃口。曹校长家里的东西,也不是一般二般能比得上的。”


“鱼不错,听人说吃鱼能耳聪目明,多吃点。”


“离,麻辣膝骨不错,不知道你吃不吃辣?阿黎是吃的,也来一点吧~”


面前的东西越堆越高的同时,张口的拒绝却是怎么也说不出。


可能孙策是将他对慕容黎的习惯转移了到他身上,一味的给人最好的,但他毕竟不是真正的慕容黎。即便……他和另一个慕容黎有着大同小异的身世。


“我饱了,不用再夹了。”


“一生难遇一次的异时空之行,不拼力疯一下怎么行?不要学的太内敛了,像阿黎,才来这里的时候也是矜持的不行,现在也不是放得开了。”


一提到慕容黎,就感觉孙策整个人的气息都为之一变,明明周围没有什么,总能让人的眼睛感到轻微的刺痛。


微微偏开目光,放到同桌用餐的几人上,登时一愣,便见对方几人均带上了一幅黑色的眼镜,努力的往自己的方向远离了些。


果然不是自己的错觉?


“孙总长啊,够、够了。你想让他撑坏吗?”


“……一时忘了,你和阿黎一样胃都小的很。”


亏了距离孙策右边的华佗劝言,孙策的热情再有了控势。余下的另外三人也都狠狠的点点头。


“老哥,距离华佗调配出移形换影的解药还有一段时间,而且这位……慕容离先生既然来到咱们的银时空,就表示和我们有缘,不如趁着这段时间尽一尽我们的地主之谊。带他去我们这里好玩的地方游玩游玩,等我们以后去其他时空游玩的时候,也可能会遇上慕容离先生嘛,那个时候就要靠慕容离先生来照顾我们了。”


举目看去,那个与孙策与几分相像的少女,正回望过来,眼神交接,极大的善意从里面传出来。


“?阿香你还要去哪个时空?”


少女身旁的男人紧张的蹙起眉,白净的脸颊和遇上少女就略显紧张的姿态让他看起来有些弱势,但不妨碍这是一种表层假象。


“当然是大千世界啦!小戈,武力值数既然能通过时空缝隙穿越时空,那么我们干脆物尽其用一点,银时空呐,我是有点玩够了,金时空也了解的七七八八,不如再确定一个未知的地标,去探索探索未知地图~”


“诶!干什么啦!异时空很危险的,阿香你有这个打算要早点对我们说嘛。而且穿越时空是一件很危险的事!”


“好啦,我会注意的~”


面前忽然一暗,鼻梁上便多出一幅墨镜来,似乎是经由人手,连上面都附上了一层那人的温度。


“防闪。”他道。


“多谢。”


评论(9)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