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ar.Jones【约瑟夫我老婆】

阿离大宝贝,公孙和小齐是二宝贝。
主吃钤离副蹇齐,执杰执峰桓易。
基三pvp二少,藏策秀都是心肝宝贝。
执杰之手,钤守不离。

五十度灰(7)

劳动节二更




打开家门进去的时候,公孙钤才发觉了和往日不同的氛围,原以为是慕容离回来了的公孙钤等放下蔬菜在厨房,走近客厅的时候才察觉到家里坐着的,应该不是慕容离。他熟知的慕容离不是个喜欢看肥皂剧的人,而此刻客厅里传出的声音,明显是电视就经典的狗血桥段,再者,慕容离喜静,这么吵闹的声量,不是慕容离的习惯。

下意识认定家里坐着的不是慕容离后,原本歇下的警惕被牢牢地吊起,心知对方能光明正大来这里应该与慕容离来说应该不是陌生人,公孙钤也没有做太多的防卫措施。

仅仅走进客厅里,放轻的脚步声悄无声息,远远看去,入眼的轮廓让公孙钤紧着的心放下来,接着公孙钤便瞧见了紧挨着慕容离落座的男人。周身没有多少威压的气场,却偏偏能让人一眼注意到他,分明他是笑的简单,公孙钤却能感受到对方背景的不纯,是个人物。

公孙钤没有出声,但过度打量的视线引来了那人的回望,一个七分的侧脸,依稀让公孙钤认出了这个男人。

毒王执明。

是选择他来到慕容离身边的男人,也是个光明正大追求慕容离的男人。

“哟,回来了?”

招了招手,执明挂着孩子气的笑颜。若是让不认识的旁人见了去,定不会认此刻执明的毒王身份,一个看起来稚嫩的大男孩,哪里能和毒沾边?何况还是钧天贩毒的第一大毒枭,执明。

被执明的笑晃了眼,公孙钤按下心里消散的警惕,打起了十二分的戒心,不过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朝人欠身行礼。

“公孙,你去哪儿了?”

慕容离也回过头来,看向公孙钤,没有什么责备的语气,一如平日的简单询问让公孙钤的心稍稍被抚慰了不少。鲜有的紧张也慢慢变平缓,公孙钤回道:“晌午的时候见冰箱里的蔬菜没了,就出去采购了一些回来。”

慕容离点点头,没有多问,管他公孙钤说的是真是假,这一问都是给公孙钤找台阶下的,本是给慕容离当打手的公孙钤趁着主子不在溜出去,即使执明没有注意,事后总是会察觉到的,也算是当着执明的面,说与执明听的。

“阿离说过你做饭不错,正巧今天我和阿离不想出去吃,就回来了。我也想看看阿离说的好吃,究竟是个什么好吃法?能被阿离夸奖的,倒真是想让人尝试尝试。”

执明也貌似没有太过注意公孙钤,一味黏在慕容离身上的视线和动手动脚的小动作,加上慕容离没有拒绝的反应搁公孙钤眼里,免不了心里吃味,连带着执明说慕容离夸过他厨艺的话都没进耳朵里。

“那少爷,我先去做饭了。”

经人点头,公孙钤失了活力,重新回到厨房。着手洗着要翻炒的菜类,公孙钤也难掩酸涩的内心。

听到和见到,终究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即使初入天权时,公孙钤就知道了执明和慕容离那近乎明晰的关系,但也始终没有亲眼得见,今日总算是见到了他们二人融洽的相处,自觉灰头土脸的他,毫无介入的余地。

明明早上的时刻,还在为慕容离似乎想起他而欣喜,一个上午的时间,就将这份好心情彻底地丢了。

公孙钤没有过感情经历,但他也大抵的明白,自己怕是真的陷进慕容离这个深坑中出不来了,或者说他本人也不想出来,像是尝过禁果的虔诚者,一旦品了这份美味后,就再也没有挣扎的余地。

变节……,呵,变节。

冲洗肉类的手掌用上了力,黏腻的肉感在手中被挤压的触觉让公孙钤暂时性疲累地闭上眼睛,放松下精神。

公孙钤倒是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优秀的前辈,多数都愿意披着一被子的卧底面具,又是任务失败的名头葬身任务目标上了。不是因为他们不够出色,而是因为他们,动了心。

变节的可能性在记录档案中不是没有过,近年来的裘前辈就是个典型的例子,那结果又是什么?被两道追杀,永无宁日的生活?然后有一日被仇家追上门遭的丢了命?

公孙钤忘不了上任毒王——陵光的结局。对于他而言,变节不存在,毒王执明,给不了慕容想要的,他可以,而且可以做的更好。然后,他会将慕容拉出这个泥潭,洗去慕容在这儿的罪。

慕容……再给我一点时间。


一顿午饭,六菜一汤,吃的并不是特别安稳,公孙钤的厨艺算的上可以,但对于吃惯了莫澜给他准备的最好的食材的执明来说,饭食并不算可口,加上他是个肉食性主义者,而公孙钤炒的大多都是按照慕容离素食口味来的,执明也就是尝了个味儿,撂下筷子没再动过了。

支着腮帮,斜睨着侧面在吃饭的慕容离,嘴角的弧度怎么也压不下去。

本身挺享受公孙钤做饭的滋味,但是明显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再好的胃口也没了进食的欲望,尽管慕容离已经在适应执明随时随地黏在他身上的目光。

搁下碗筷,慕容离回看向执明。

“执明吃不惯公孙做的饭菜?”

“公孙做的饭好吃是好吃,但是,我喜食肉,阿离也知道。”

在一侧的公孙钤闻言一蹙眉,张口道:“我再去炒一些肉食。”

“不必了。”执明挥了挥手,“难得公孙有心,知道阿离食素。”

有心?

公孙钤偷瞄了一眼慕容离,发觉对方没什么反应后,垂下了头。而慕容离则是细细品味这二字,大致阅遍面前的菜色,慕容离才懂了他忽略的什么。

公孙钤炒的菜色,是他以往偶尔用的晚饭,为了搪塞胃袋而多吃了几口的菜色。他喜食素,所以桌上一片菜式都是花花绿绿用各类素食翻炒出的食物。不过公孙钤也说过为了给他均衡营养,起码餐桌上会有一道肉食。
难得让他去记着了。

慕容离大概明白了公孙钤的菜色对他而言的不同了。为什么执明带他去的餐馆,或执明手下所谓的“大厨”没有公孙钤做出的滋味,心与心的不同,结果自然就不同。

“公孙,阿离既然这么喜欢吃你做的东西,不如你以后专门给阿离做饭得了?我再叫一个身手不错的过来跟着阿离。”

“不用。”

“不行。”

话一出,两声不约而同的声音同时反驳。被二人的态度咋呼地一愣,执明微微眯起眼睛,笑容不变。

“怎么不行了?”

公孙钤刚想开口,被慕容离一个投过来的目光制止,多日的相处让他早能明白慕容离的一举一动,没有再贸然说话。垂下的手掌握成拳,不发一言地站在一旁。

“我不喜人多,一个就够了。”

难得慕容离给一个人作解释,用的理由也是执明知道的一点。不过显然,慕容离的维护让执明有了追问的余地,往昔对慕容离百依百顺的执明,在这一事上对着表明态度的慕容离更进一步试探着。

“阿离,不过就再多一个人嘛,你看看这里这么大,让公孙一个人打扫也挺累的,多一个给他减点压力。”

“执明,我不傻,公孙的底细你我二人都清楚,他一个就已经够了,如果再来一个,执明不怕他们二人起来内讧?”

对上执明一味的逼近,慕容离也不退让,干脆了当的撕开表象的皮,倒是让没见过他们二人如此敌对的公孙钤惊了一惊,拳起的手掌心都隐隐发了汗,不免为慕容离的口无遮拦提心吊胆。

“若木华的手下一个个都什么德性,我想你比我更清楚。”

四目相视,慕容离与执明皆在对方眼里看到了不让。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