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ar.Jones【约瑟夫我老婆】

阿离大宝贝,公孙和小齐是二宝贝。
主吃钤离副蹇齐,执杰执峰桓易。
基三pvp二少,藏策秀都是心肝宝贝。
执杰之手,钤守不离。

五十度灰(14)


公孙钤的行程很快,第二日的晌午,他便出现在了z市机场中,接他的是他的老朋友仲堃仪。

经年不见的旧友重逢,难免眼角湿润,相互熟络的拥抱后,仲堃仪略略打量了一番公孙钤,继而拳头就落在了公孙钤的肩窝处,面上挂着他不多的真心笑容。

“不错,没缺胳膊少腿,可真有你的。”

对仲堃仪难掩喜悦的调侃给暖了心窝,拍拍对方的肩膀,公孙钤也不由诞出笑来。笑容温温煦煦的,跟当年上警校的时刻无异,未变分毫。

“祸害遗千年,很不幸,我这个祸害还活着。”

“这话要让你的红粉知己听到,我怕是要被生吞活剥咯。”

仲堃仪嗤的哈出声,清俊的五官被挤出些勉强和窘迫,让他整个人都带出了几分滑稽。

摇了摇头,公孙钤对仲堃仪的调谑置若罔闻。

“不多说了,走,回去,这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你也应该饿了,我请客,下馆子去~”

仲堃仪尝试勾住公孙钤的后颈,成功了。不过因为低了公孙钤半个头的缘故,公孙钤不得不垂着头,让仲堃仪能够勾到他。虽然这动作在走起来躬的他脊背难受极了。

顾左右不见往日和仲堃仪如胶似漆的人,他不由问道。

“小孟呢?怎么不见他?”

“他啊,最近听说C市有一场画展就请了几天假去看了,你也知道我对这方面没什么兴趣,就没陪他。就是一场画展,没什么事。”

提起孟章,仲堃仪既是头疼又无奈,不过看得出更多的是甜蜜。提起孟章时挚友刹那柔和棱角的表情。

“难怪,若是小孟在,以他的厨艺你也绝不会下馆子去。”

或许是自己都觉得这个姿势别扭,仲堃仪收回了胳膊。

再一个眼刀扫过来,公孙钤警铃顿响。

“没人和你抢小孟,放心。”

没了仲堃仪的压制,公孙钤瞬间挺直了身板,呼吸都畅快许多。

对于挚友的警觉,他看在眼里只觉得好笑。

他这挚友,从以前到现在都是这模样,提及孟章就整个人的毛都炸了,瞬间从一个无害的金毛化身为破坏性十足的哈士奇,尽管旁人只是提一提孟章,或关切一句,都能让他摆好几个臭脸。

不过也好,他们都没有变过。

“我放心的很,你可是我的老朋友嘛。”

“老朋友都能被你以防贼的眼神对待,何况其他人呢?”

谈笑间,二人齐步停在一架明黄的跑车前。仲堃仪的家世富裕,足以让他随意花销,从警校开始到现在,公孙钤见他的车没有一辆能让他开过超过一年的。

因此,对于这架不曾见过的跑车,公孙钤并没有抱有疑问,自然地将行李放入后备箱,人也随着仲堃仪都入了车内,车板一踩,油门上档后,闪了出去。


“最近的警方怎么老跟我们过不去?两次三番地跑来搅局,老大,用不用敲打敲打?”

莫澜憋着火,压着自己的腔调,尽量趋近平和。

但显而易见的火气让周围畏惧他的都低着自己头,向后挪了半步努力缩小存在感,生怕他的火苗燎到自己。

而距离莫澜最近的,走了一个齐之侃,最近的自然就是执明与慕容离。一个是莫澜忠诚的人,一个是不知害怕,二者都没有其他的意思。甚至都是兴致缺缺。

“不用。”

半倚在转椅里,双腿交叠翘在右侧的扶手上。浅浅闭着眼假寐的执明,看起来人畜无害。不过在场的人都不认为他在生意往来上或接送货物时仍然是这模样,见识过执明另一面的他们,再看到这模样的执明,只会心生寒意。丝毫不敢生出僭越的心思。

“警方那边就让他们继续蹦跶,近期重要的是c市的那批货,齐之侃去了x市,c市这边的货源就断了,诸位有谁想顶上这个缺位,去c市跑一趟?”

众人面面相觑。近期来警方的动作大的离谱,猝不及防的突袭频频出现,他们虽然想立功,不过也都明白这个风口浪尖上出头,并不讨好。

“我去。”

“我去。”

异口同声的二者,相互一瞧,顿时两看相厌。

开口的人除了慕容离,另一人是威老。最初的时候,慕容离就与威老势同水火,与若木华给他的感觉无异,威老给慕容离的感觉就似一只恶心人的鼻涕虫,黏着身上,膈应。

对于本次的货,慕容离倒真的想不到会有人出来接这个操心活。威老是在他的意料之外了。

“这次的行动不过是一次小行动,怎么能劳烦三爷亲自去呢?”

没有理会威老的阴阳怪气,慕容离定睛看向执明。这一年来除了一年前执明的那次强硬外,一切如往常,似乎没有什么改变,而又似乎有什么已经变了,慕容离不过是维系着表面工作罢了。

“行。”

从假寐中睁开眼,执明给慕容离回以笑容。那双眸子里哪有惺忪迷糊?倒是锐利被他外泄的一览无遗。

“这件事就交由阿离来负责。”嘘声制止一旁压着恼火的威老,执明又缓缓道:“阿离,你带上些人,把事情办得漂亮些,别让我失望。”

慕容离点头,垂下的睫羽扫了扫,衬着光给眼睑打下一片阴影,遮了半目。

空气静滞,一向喜欢拍马屁的众人瞧了瞧面色不善的威老,一个个继续垂着头闭紧嘴巴。

“阿离,老大这次把事情可全权交给你了,加油办吧。”

一道男声打破了这寂静。

莫澜呵笑搭上慕容离的肩膀,明亮的眼眸扫遍众人,从鼻间发出一哼声,再转向身旁的慕容离,端起了一贯的和煦。

“会的。”

余光觑了一眼莫澜搭在自己肩头的手,慕容离没有做出拒绝。

“还有,阿离,我最近捞了一个新人,你帮衬着带带。”

莫澜招招手,被一行人挡在后方的一道人影,敏捷的站了出来。

高低适中的个子,身板精壮,微微有些肉的面容放入人群也算得上是硬朗,稍翘的桃花眼下窝着两处卧蚕,因他弯起眸子的表情被浅浅眯起。

深色的唇动了动,透亮的男音倾泄流出。

“初次见面,三爷。我叫骆珉。”

“慕容离。”

打量着骆珉,慕容离报以礼貌的回话。不过以他的回话方式,大多不会让对方感到他的尊重。

骆珉也自然是这范围内的人之一。然而他不恼,跟着慕容离学习仅仅是他未来计划中的一步,有谁会知道毒王会让他来接手慕容离的事宜呢?

他扬起的唇角过分挑起,连带着腔调都颤抖着。

“久仰三爷盛名,以后多关照~”


威老的愤怒和执明的讨好,慕容离已经听不进了。

他现在正坐在去向c市的航班上,随行的几人都是他信任的,或一把手给撑起来的人,除此之外,后方的二等座里也随行了几个身手不错的打手。

斜着头,放空的视线落在窗外。被分为两层的云雾,连成一幅白色云街,上方飘着几朵云,再上方才是清澈的蓝天。

注视中,慕容离已经许久没有眨眼了,直直的目光没有焦距地斜视着窗外,身旁坐着的人轻微推了他一下,慕容离才回过神,收起视线扭过头,映入眼帘的则是艮墨池关心的视线。

“怎么了?”

“在想今天的事?”

明明是慕容离先问,却落了主动权。他摇摇头,吁出一口浊气。

“你倒是懂我,什么都瞒不过你。”

闻言,艮墨池也抿了抿唇,宛若慕容离般清冷的眸光缓缓。

“无论毒王和二爷是什么意思,你总得说也接触到了暗货,不是吗?”

“不错,总体上仍是我赚了。”

颦眉抚平,被艮墨池一提,慕容离也算是释然了。梗在心头的石头子给钳出来,舒服了不少。

对待艮墨池的通透,慕容离怜惜有,忌惮有,独独没有的是避讳。

早年他就知晓,他所领着的这些人中,与他契合最高的是艮墨池,往往他所想的,都可以被艮墨池猜的八九不离十,虽然其中不乏艮墨池情报能力的强大。至少也是他所见的鲜少的知道他心话的人之一。

他是知晓他底细的唯二人士,也是为数不多他能交予后背的人选。

……也就是如此,艮墨池是最适合顶上“火狐”名头的人,没有第二者。

似乎又恢复了平静,暖暖的感觉促使催困的细胞绵延,慕容离提了提眼皮,也闭起了眼。

而丝毫没有睡意的身侧人,看着他的睡颜,和与自己手旁近在咫尺的纤手,隔着稀薄的空气,也像受了巨大阻力。动了动手指,艮墨池终是按捺下触碰人的渴望。

“慕容。”

他唤道。除了飞机内运转的嗡响,寂静一片。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