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ar.Jones【约瑟夫我老婆】

阿离大宝贝,公孙和小齐是二宝贝。
主吃钤离副蹇齐,执杰执峰桓易。
基三pvp二少,藏策秀都是心肝宝贝。
执杰之手,钤守不离。

遇见(小霸王在钧天22)

止香着陆钧天一事,孙策还未得知。


这几日忙于处置切断玉衡故道后续一系列杂事,连孙策各类以siman形式,告诫自家妹子注意身份,注意言语,注意安全等等的简讯都少了许多。


天枢那头率先递交和书,赵云应了。算是得到一段时间的平静,领略过“齐之侃”的能力,短期内天枢不会再乐意与天玑开战,有天枢这一例子在先,孙策不怕天璇会发兵天玑。要先发兵,也要掂量掂量天玑的上将军是不是吃素的。


故而回城的路上碰巧遇上规程的慕容黎,孙策乐呵呵地邀人一块回城去,和阿黎一块在天玑王城中坐等天璇谈和的使臣。


除了等天璇使臣,另有一件让孙策介怀不已的事。


慕容黎这次去了一趟浮玉山回来后给人的感觉大不相同,作为自以为很了解慕容黎的孙策,想当然在回城的路上便发现了慕容黎的变化。


不过这次阿黎的变化虽大,但是他给人的感觉轻松了许多,连眉眼都是舒展开的,就像是放下了什么千斤重的包袱,这一点着实让人在意,但慕容黎不说,孙策也不问,阿黎的事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他很满意。


然而惬意的日子总是在不经意间就已流逝,连孙策还没来得及感受感受这什么都不管,只用和阿黎腻歪在一起的生活,周瑜的siman打来了。


专属siman的叮咚声作响,优哉游哉枕在慕容黎大腿上,于天玑一隅的草坪中晒太阳的孙策,闭阖的眼睛懒懒睁开一条缝,扒拉上左腕触下接听后,蓝光一闪,周瑜那一张脸出现在空中漂浮的siman荧幕上。


“总长,大小姐和你汇合没有?”


“阿香?!”


被周瑜话中信息量一惊,孙策登时坐直了身体,猝不及防的起身叫慕容黎也反应不及,额头与下巴相撞,撞的孙策脑壳子发晕,顾不得疼痛,率先倚身去瞧瞧慕容黎下巴。


他的耳力一向不错,刚刚阿黎的确是倒抽了一口冷气,想必是疼的厉害了。


“阿黎,你怎么样?”


凑近了,那一块不同于其他地方的红肉显得意外显眼。


“没什么事,策,你太紧张了。”


慕容黎微微偏过头,叫孙策又捧着他未伤及的脸颊半强/迫的转过来。一向强/势的眼眸蒙上一层化不开的疼惜,不停轻柔摩挲下巴的手掌温度灼/热,看的慕容黎怔怔出了神。


“下次我会注意。”


“咳咳——”


眼看着孙策又要在一个单身/狗面前秀恩爱了,周瑜不得不拿出早起备好的墨镜,带上后发声让陷入二人世界的拔出来。


周瑜的办法是不错,孙策虽然没有顾虑自己被闪到眼睛的下属,可慕容黎却是要的脸,有周瑜在,无论是否和孙策什么关系,慕容黎都不好意思再继续炫下去。


肉麻的主角少了一人,剩下的一个也自然而然拍不响这一个巴掌了。待孙策再次将注意力从慕容黎身上转移到周瑜身上时,他表情变得稍稍奇怪。


“阿香发生了什么?你不是一直看着她的吗?怎么回事?”


除了最初的关心则乱,孙策镇定下来后还是很信任周瑜的处事能力,不仅仅是青梅竹马的友谊,单凭着友谊孙策是不会放心把孙尚香交给孙策的,这是多年以来周瑜为孙策做事的信任,还有凭着周瑜那无可救药的聪明脑子。


或许真的脑子进了水,又或是脑壳子被门给夹了,当周瑜说出孙尚香的处境时,意料之外的局面来临。


周瑜凝重道:“大小姐去异时空了,按照时间流速,怎么也应该和总长汇合了。”


孙策愕然失声:“你是说阿香来到钧天?!”


周瑜道:“是。”


上挑的眉峰扬起,眉头处紧成川字,孙策站起身焦距地来回渡步。这幅样子周瑜再看不出意外,就太浪费他的脑子了。


他安抚道:“总长,大小姐的武力值数不是吃素的,何况大小姐机敏伶俐,多的是鬼点子,连校长都拿她没办法,想必换一个世界也不会出危险。”


明白周瑜这话是安慰,听在耳朵里,孙策就莫名会升自个竹马的闷气。阿香在他那里的地位有多重要,周瑜心知肚明,偏偏这事/后炮打的响亮,搁孙家任一香控身上都得气。


“策,你的胞妹很担心你呐。”


慕容黎一手搭上孙策的肩,作为这个世界最为了解孙策的人,他同样对孙策的情绪摸得知根知底,将孙策的怨怼看在眼里,慕容黎拟声安抚道。


柔软的声线清清冷冷,将火气荡涤了干净重新拾回理智。


“总长,慢慢来,大小姐这次去异世界可是有准备的,要不然你先联系一下大小姐?看看大小姐现在身在何处?然后你们再带上马超和赵云一块回来?”周瑜也劝道。


看了看身边隐含担忧的目光,再瞅了瞅隔着一个时空的友人歉疚的表情,孙策呼出一口气道:


“好,听阿黎的。”





止香来到遖宿不足两日,孙尚香就近乎快被毓埥的监控逼疯了。


周围明面上没有什么监视他们的,实则用上武力值数就知道,周围暗处,每一处的死角都有活人活动的气息。虽说性子爽直,孙尚香也明白毓埥这么做的缘故,但有的时候,明白不代表她认同!


她实在无法忍受上个茅厕,或是洗澡都被暗处人监视的眼神,即使在第一次碰到这事后,揪出一个蒙面男子,之后毓埥都好心将监视她的人换成了女子,孙尚香也无法接受被人半偷/窥的目光。


而遖宿的王,毓埥似乎没有任何要理会她的意思,不,应该说丝毫没有再搭理他们的意思。


从被毓埥留下起,孙尚香和刘备就没有再见过他,最近一次见也是因为遖宿要立国一事,说是要请四国使臣来见证遖宿的立国庆典,作为无忧无虑长大的孙家大小姐,孙尚香不明白毓埥那古怪的语气是为了什么,不过毓埥野心勃勃的话着实没有给她添什么印象分,尽管那人和止戈有相同的容貌。


请帖从昨日开始发出,相信过不了多久,其余四国便知道除钧天之外的一个新立的国家。尽管什么都不懂,孙尚香隐约察觉出这是个机会。


而这机会没等她和止戈仔细详谈,孙策的一通siman打来的措手不及。


Siman的亮光在一个空旷的房间里便格外的抢眼。


深深呼吸一口气,无论是神态或是小动作都和孙策有八分相似的孙尚香,终于用指甲碰了碰那一块绿色的按钮。


“阿香,你现在在哪?我来接你。”


几日未见的音容再现,孙尚香也不免觉得鼻头酸酸的。到达异世的不安终于有个着落点,孙尚香软语道:“大哥,我没事,你放心好了。”


孙策道:“你这样子真的不像没有事发生的样子,阿香,老实说,是不是有人控制了你和刘备?”


孙尚香道:“没有啦,大哥你哪里听来的消息?我和备是那么容易被欺负的人吗?”一闭口,才反应过来孙策口中提到的刘备,孙尚香肯定这几日止戈没跟孙策通过话,作为时空秩序者,露出与这个时空脱节的东西后果严重一事还是止戈告诉她的,虽然不明白止戈从哪里知道的这东西,但不妨碍她从止戈面上看出他的重视。


孙尚香有道:“大哥,是周瑜还是太史慈告诉你的?”


孙策果断道:“周瑜。好了,阿香,要找他的麻烦总得回去找,还有无论你现在有什么顾忌,听哥哥的,用你的武力值数来天玑,只有你到天玑这一块,哥哥才不会这么挂心。乖。”


一声“乖”,让孙尚香原本想搬出止戈当挡面牌,不能暴露武力值数的说辞给咽回肚里,撇撇嘴,心里明白这是孙策着急了的作为,孙尚香面上敷衍了事地应了,嘴角却是抑制不住地上扬起。


她的兄长终究是看重她的嘛,哪里有周瑜说的那样,一心只有大嫂,真是挑拨离间她和大哥嘛。


至于对止戈的劝告,孙尚香已经完全拍之脑后,总体上siman也被这个世界的人见了,她也不介意给这些人一人一记弓矢,然后利索的带上止戈走人,倒不是她自大,孙家人遗传的骄傲让他们自信自己可以敌的过一切人,犹如孙策可以为了慕容黎面对天璇大军而面不改色。


“阿香,无论如何,哥哥都是站在你这边的,你要记住不管是在江东或是这个异时空,哥哥都是你的后盾,有什么困难哥哥都为你做主。”


孙尚香重重摇了摇头,杏眸弯了弯,道:“大哥,这一点我向你保证,你的妹妹从不会被人欺负,明天,明天我就带着备离开遖宿去找你说的天玑。”


明白孙尚香的意思,也懂自家妹妹的个性,从小到大不是她招惹的祸事也够了,哪里敢有人欺负她去?不过在这个不知深浅的异时空,能让孙策放心得还是孙尚香的身手,孙家没有弱者。

孙策应道:“好,大哥在这等着,有事siman通讯。”


孙尚香瞄了一眼左腕上的siman显示电量,嘟着嘴道:“好了好了,大哥快挂siman吧,我的siman电量要不够了。”


孙策泯然笑笑,半是谑笑半是宠溺的眸子盛满了温柔,正当孙策准备挂siman时,身旁一直旁听的慕容黎拦下了他的动作,秀眉半拧,神色犹疑不定。孙策疑惑道:“阿黎,还有什么事吗?”


慕容黎浅浅颔,视线落在siman的屏幕上,面对屏幕那头与钧天闺阁中姑娘截然不同的姿态的少女,面色不改道:“我知道遖宿。”


“!”


“大嫂?”


和孙策的惊讶不同,孙尚香听到这声音立刻就认定了慕容黎大嫂的身份。即使siman上没有显露出慕容黎的模样,孙尚香依旧认定了慕容黎的身份,她在周瑜的siman记录上看到过慕容黎的模样,还有声音。


至于这一声大嫂,完全是孙尚香初次见大嫂的欣喜,没有别的意思。少女的心思好猜的很,即便不是无意,慕容黎也不至于和孙尚香一个姑娘家计较一个称呼问题。


他注意的是孙尚香口中的遖宿。


遖宿,是瑶光另一支脉,是瑶光先人留在中垣之外的一支血脉。不过时隔久远,慕容黎也没有要与遖宿相认的意思,若非孙尚香突兀的提到,慕容黎也几乎将这一支血脉给忘了去。


“遖宿,乃瑶光的远亲。”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