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ar.Jones【约瑟夫我老婆】

阿离大宝贝,公孙和小齐是二宝贝。
主吃钤离副蹇齐,执杰执峰桓易。
基三pvp二少,藏策秀都是心肝宝贝。
执杰之手,钤守不离。

遇见(小霸王在钧天26)

我还是舍不得公孙死的鹅鹅鹅饿

————————正文————————

毓埥能光明正大寻来慕容黎,也确实没有对慕容黎下手的意思。


不过单独请来慕容黎,也着实让其余几国的人摸不着头脑,例如莫澜孙策一等人,是对慕容黎的挂心居多,而仲堃仪公孙钤则是对毓埥请慕容黎单独叙谈的内容好奇居多。


遖宿本就一边陲小国,若非遖宿王主动修建通往中垣的道路,派出使臣通知他国,他们还真就不知道中垣之外的地方,竟会有这么一个国家的存在。现在这个国家要邀请这里身子尤其特殊的慕容黎,面上天玑使臣,实则身份是瑶光亡国王子的他,莫非这遖宿与瑶光有什么牵扯不成?


那头几人如坐针毡地候着门,等待慕容黎回来。


这头和毓埥两相入座的慕容黎,正起身子端坐在毓埥的左边,桌案上摆放了精致的琉璃餐具,精巧的吃食摆放了几碟,盛着酒水的琉璃盏飘出一阵醇厚的酒香。


慕容黎一扫这吃食,怀中抱着的萧捏紧,面对毓埥热乎的话,句句字眼往瑶光血脉上牵扯,缄默不言地听了毓埥单独唱了一盏茶时间的独角戏,乘着毓埥饮茶润口的时候,慕容黎才道:“王上不妨有话直言,这里仅你我二人。”


闻言毓埥一挑唇角,发涩的喉咙被茶水润过之后减少了些苦涩。


“好!”



毓埥突的抬高音量,从兽皮座椅之上起身,渡步到慕容黎面前,压下的肩,将人压回位上。一双鹰目盯住慕容黎抬起的双眼,幽深不见底的墨色倒映在对方的眸子里。


“天璇举事,瑶光遭难,这对瑶光何其不公?那钧天共主分明统军三十万!若是在天璇首次对瑶光发兵之际,分拨出一支精兵,即便瑶光不敌,又何以落得当今死城一座?小叔叔,莫非就不想做些什么?”


毓埥半弯下身子,凑近了慕容黎缓道。音量并没有因此缩进距离而减小,却如同天边飘来的蛊惑,字字敲击在慕容黎心头上。


确实如此,慕容黎也曾想过钧天启昆帝若是发兵增援瑶光会如何,然而想来想去,最后的因还是落在了瑶光本国上。、


不过就是瑶光自己不争气罢了,偏生以为依附于共主,为共主铸币弃武,便能得共主信任,是他们太蠢,自己没有能力抗衡来犯的天璇罢了。


毓埥的话全然在慕容黎的所料之中,包括毓埥那句“小叔叔”。毕竟从一开始,慕容黎就没有想过孙尚香他们会隐瞒好这事,不是他不信他们,而是他知道一个王的心理。


一个王,越是有野心,越是聪明,就越不会让手下脱离自己的掌控,正如这次的谈话,能在这里叙谈,就越是证明了毓埥对他自己势/力的自负。孙尚香在这里待了有段时间,和孙策通话时也没有避讳过其他人,哪里会逃得过毓埥的眼线?


至于毓埥的目的,慕容黎在他与他套近乎的第一句起,便明白了他的意思。


“你我心知肚明,王上又何必绕圈子?”


被一双洞穿秋水的眸子看着,毓埥又哪里不知道慕容黎的意思,不过见慕容黎没有拒绝的态度,只当慕容黎是默认了的,他又直起身子,笑道:“小叔叔莫要多想,“我”不过是想尽一下你我二国之间的亲缘关系嘛,那天璇欺负母国无人,害的小叔叔流离失所,本王明日就能为母国讨回这一口恶气。”


隔着肚皮,对对方肚子里的那点浑水都明白的紧,慕容黎没有立刻答应毓埥,相反的毓埥也没有逼/迫慕容黎立刻作出答复,一幅事态尽在掌握的态度,叫慕容黎微微蹙起眉,继而慕容黎淡淡道。


“过去事罢了,王上若一心为瑶光,我也无话可说。”


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慕容黎将权力抛给了毓埥。


一步模拟两可的话,叫毓埥展露了笑靥,他拍了拍慕容黎的肩头,旋身回到王座旁,捏起一盏酒酿,面对慕容黎举起,朗声道:“小叔叔放心,本王定会为瑶光讨回公道。”


言尽了,毓埥一仰面将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


慕容黎不沾酒水他是知道的,无论慕容黎给不给面子,认不认得这个关系,他的目的已经达到。


瞄了一眼天色,算了下时间,慕容黎站起身朝毓埥一礼,说了几句敷衍话便被下人领着离开了这里。


说是毓埥的目的达成,不如说这些也在他的掌控之中。


遖宿王缺的,不过是一个名正言顺进攻天璇的理由,一个不能让他国插/手这一场战役的理由。


说道情报,遖宿终究了解中垣要少一些,当今中垣局势,若是毓埥真的有逐鹿天下的心思,就必须清理中垣的挡门石。


天权易守难攻,天枢地理偏远,天玑如今上下一心,唯有天璇,既是遖宿进入中垣的拦路石,又是一块相比较软的骨头。


近年来,天璇的情况着实每况日下,若非早年陵光的励精图治,将朝堂上下治理的井井有条,就是当今天璇老将们垂病的病,王上颓废不振的模样,就可以毁了天璇的根基。


更何况对付天璇,他有正当的理由。


这个理由,也是慕容黎心头的一块石头。


“阿黎,你怎么样?毓埥有没有把你怎么着?”


远远地被人一通报,宫侍尖锐的嗓子一拉腔,陆陆续续从屋里走出一众人,而走在最面前的那个人,流于言表的关切,让慕容黎心里蓦地一暖。


面对孙策直接上手检查,慕容黎软了话语,去了大部分的冷淡,轻道:“无碍,遖宿王并没有对我做什么。”


“我就知道遖宿王不敢把大嫂怎么样的!”


孙尚香蹦到孙策和慕容黎的旁边,比二人都低一个头的个子,让她说完这句话后又往人群的方向进了一步。


慕容黎含笑摇了摇头,注意到孙策身后的公孙钤还有止戈,慕容黎朝二人一颔首,提道:“回屋吧。”


“好,回屋~”


孙策拉起慕容黎的手,快步往屋里走去,与孙尚香擦肩而过时二人互相投递了一个眼神,孙尚香了然地摇了下头,在他们入室后,身子一斜,双臂一张横在诸多人的面前。


突然的挡路,让紧跟其后的男人们立刻驻步,以免和面前的未出阁的姑娘身体接触。


“孙姑娘这是?”


“阿香,怎么突然把路给拦住了?”


孙尚香挤出个官式假笑,朝公孙钤道:“今日天色不早了,大家伙不累,老哥和大嫂也累了,回去吧回去吧~”


晴空当头,硕大的太阳照射在脸上,烫出热热的余温。天色不早?显而易见的是借口。


“阿香你……”面上挂不住憋屈的止戈首当其冲,还想问什么的话在看到孙尚香朝自己抛来的wink后立刻噤语。


阿香行事,一向有她自己的选择。


“那,在下先告退了。孙姑娘,刘公子。”


知道孙尚香的话仅仅是对自己说的,公孙钤朝二人微微点头示意,便回身离开。蓝衫远去。


等公孙钤的背影出了视野,孙尚香才朝止戈招招手,看到止戈贴过来后,蹑手蹑脚地爬在门口,余光注意到止戈不自然地表情,示意止戈跟着自己一起趴门缝上,竖起耳朵。


“阿香,我们这样不太好吧?”跟着孙尚香听墙角的止戈犹豫道。白净的面孔上显出两片做贼心虚的红。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好好听着,备。”


孙尚香兴致勃勃地紧紧竖着耳朵,一幅兴趣央然的模样,让第一次做这类事的止戈按捺下羞耻心,努力放松呼吸,听听孙策和慕容黎说的什么。


“遖宿王没有为难你吧?阿黎,”


“难为倒是说不上,只是那毓埥准备打着瑶光的旗号,迈进中垣。”


孙策细想了少顷,低声笑道:“这毓埥倒是精明,直接拖瑶光下水。”倒出一杯热茶,递给慕容黎。


接过茶水抿了一口,慕容黎淡然道:“我答应了。”


闻言心中一紧,孙策从凳子上猛然起身,愕然道:“阿黎你竟然答应了他?”


比起孙策的惊讶,慕容黎表现的倒过于冷静,他瞧了瞧比他更像瑶光子民的孙策,轻松道:“策,你的火气怎么比我都大?”


“这不是火不火气的问题,阿黎,瑶光的名声你不要了吗?”


看着眉头紧皱的孙策,微微抬高的音量也尽是充斥着关切,慕容黎更加肯定了这个决定。他道:“你想到的,我又怎么想不到呢?那是我的故国,策。”


孙策张了张口,万千的疑惑犹如被卡在嗓子眼里,愣是憋不出一字半句。


“他毓埥想要借着瑶光为借口进攻中垣,先是需要一个借口。而遖宿与瑶光,无论这个关系是否是真的,他都会让这一层血脉变成真的。我不过就是走个过场,答应与否与毓埥的决定也没有多大关系。”


孙策眉头缓缓抚平,继而被以往的自信所替。


“这好办,我去,一个人罢了,若是搞不定,我孙策在江东的这数十年的白饭当是狗啃了。”何况,他不愿意旁人强/迫阿黎做什么。


孙策是不懂异时空的格局,但有一点他知道,争霸天下需要的是名正言顺,只要遖宿涉足一日,介时的瑶光就会为遖宿顶一日的罪名。尽管遖宿有幸成为共主,瑶光的罪名也会随着遖宿朝的成立,而在史实上打上烙印。


别说做别人的替罪羔羊,就是瑶光真的有罪,他也不会让瑶光落的那种地步。


着眼孙策擦拳磨掌,慕容黎摇了摇头,他解释道:“遖宿在利用瑶光,我又岂不是在利用他?毓埥……”


“嘘,阿黎等等。”打断了慕容黎的话。


孙策团起体内的战力指数,开始缓缓释放气劲,火焰一样的红色气劲逐渐将这一块空间包括,紧贴起地面形成半个椭圆状,倒扣在地面上。


这是银时空另类的交流方法,为的就是防止第三人听到。只有在气劲中,才可听到被气劲包围的人的谈话,或是武力值数要比孙策高出不少,能力破气劲的。


孙策的武力值数放在银时空便是数一数二的强者,何况钧天没有武力值数的时空?尽管气劲外放会源源不断消耗武力值数,他也对自己的持久力很有耐心√。


虽然不知道孙策做了什么,见孙策搞定的模样,慕容黎又继续道:“毓埥要的是整个钧天。而我们通过几日的观察下来,遖宿确实要有超过中垣几国的资力和人力。但中垣四国也非任人拿捏的柿子,团结一致对抗蛮夷,本是人性之一。”


孙策似乎明白了慕容黎所想,狐疑道:“那天璇与瑶光的仇怨?”


“那不过是应对毓埥的将计就计,天璇如何,我想比起亲自脏了自己的手,兵不血刃更适合我一些。再而言之,那天璇并非尽是庸人集聚之地,待城破的一日,我想比起归降蛮夷,选择同为中原的其他三国更不错一些。”


琢磨透了慕容黎的意思,孙策比麦色偏白的脸庞顿时一黑,暂且压下慕容黎暗里提到的“天璇有用之人”,沉声道:“难为你了,阿黎。”


慕容黎浅浅一笑,道:“结果如何,我们都尚未可知。能否成功一跃成为钧天第一国,还是要看赵公子的本事。”


评论(3)

热度(3)